正文 09 年輕的情夫

    張愛玲筆下的傾城之戀中的淺水灣酒店早已消失,改為影灣園,如今只留下那場景中的露臺改為餐廳,等他們一行人到後,天色已成海似的暗藍,燈光將露臺裝飾的金碧輝煌,帶點浪漫奢侈的矯情氣息。
    走進餐廳,一層又一層的挑高的拱廊,潔淨窗戶嵌在木框中,白色桌巾上擺著銀做的燭台,在養父母有意安排下,若曉和若暮兩人單獨坐在窗戶邊,點了二人份的下午茶套餐,而他們則躲到其他地方談情說愛去了。
    先送上銅製的糖罐、兩人各點了的茶,期間兩人依舊靜默不語,甚至連眼神也從未交錯——或者該說,是玩著你追我躲的無聲遊戲,若暮虎視眈眈的眼神始終追逐著若曉,但她卻總在他目光聚焦的剎那,警戒地逃開。
    若暮拿起瓷杯,他點的是花茶,飄著悠揚的淡香,淺淺啜了口,嗓音仍是沙啞:「妹妹,妳不要再鬧彆扭了,妳不會覺得自己很幼稚嗎?」
    妹妹那詞聽來實在刺耳,若曉賭氣地捧起血紅的紅茶,喝了一大口,卻沒預想到其苦味之濃,忍不住皺起臉,不滿全寫在臉上。
    「彆扭?比其我幼稚,我倒覺得你很變態!」她怒意一時壓不住,語氣不禁加重了些「對,你,禮若暮,你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領養錯了我確實也覺得抱歉,但那時候我真的不知情啊,你恨我不覺得恨得有點心虛嗎?還有……」她低下頭,雙手抓皺膝上的裙子,肩膀輕顫「就算恨了,你也不必要,不必要……」
    若暮臉上漾起好看的微笑,但在這樣的場合看來,卻只能以無恥來形容:「不必要強暴妳,玷汙妳演變成亂倫,對吧?」
    「你…!」這般直接的語言,讓若曉瞪大眼,一時間堵住說不出話來。
    亂倫……
    她著急了,臉頰也迅速地漲紅起來。
    「不、不對…什麼亂倫…你不要亂說話。我知道你是恨我,想讓我害怕,想叫我嘗嘗什麼叫地獄的滋味,不是嗎?」她盯著窗外,有些無奈「那我順便告訴你,你贏了,雖然不能和你留下來的傷害直接拿來比較,但我也確實受傷了,很重的傷。」
    你對我造成的傷害,這輩子是無法忘懷了,這樣,足夠了嗎?
    「說是傷害,但妳不是也很享受其中嗎?」若暮撐著下顎,順著她剛才的視線看向窗外,窗外一片灰濛。
    「禮若暮,閉嘴。十年不見你到底變成什麼樣了,對自己的妹妹……你為什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以前你明明很溫柔的……」
    「妳說溫柔?」若暮唇角笑意在若曉話一說出口的瞬間,便被陰影吞噬,留下昨夜殘存的陰戾「妳離開孤兒院後,在我這樣活過來後的今天,妳還冀望我跟以前一樣,溫柔的面對妳嗎?」
    在若曉想說些什麼時,服務生將三層的下午茶餐點搬上桌,硬是打斷了兩人一觸即發的僵局。
    表面看來,若曉神色僵硬,一臉惱怒,而若暮則恰恰與她相反,舉手投足間皆顯得自在許多,絲毫沒被昨日影響,反而冷靜。這樣一對氣質出眾的少年少女單獨坐在窗旁最顯眼的位置,也開始引起周遭顧客的注意。
    非常美麗的一對兄妹,在任何人眼中是那樣明確的關係。因為他們實在過於相似,不只美好的容貌,還有強烈的羈絆牽引著這兩人。
    「……吃吧。」若暮望著眼前的三層點心,自在地拿起小夾子,抬頭望著若曉「哪個?」第一層是鹹食,有著司康、鹹派、小方格鬆餅和酥條。
    「禮若暮你還有心情吃東西?」
    「不然呢?…不對,應該說當然有那個心情,特別是我從早上到現在幾乎沒吃任何東西,真的很餓啊。」
    「……你真是個渾蛋。」若曉悄聲吐出這樣一句話。
    若暮沒有生氣,他拿過若曉前桌上的瓷盤,放上鹹派遞給她:「嗯,大概真的是吧。」
    一個想吵架的人,遇上了這樣無賴的對手也是毫無勝算的,若曉疲憊地用力嘆了口氣,接過盤子,拿起銀叉戳了下去,想像破碎的派皮是眼前這可惡少年的臉。
    她深吸一口氣,決定使出最後一擊:「你不怕我告訴我養父他們?」
    「不怕。」
    「…啊?」
    「從昨天見面到現在,妳都沒問過我過得好不好。」若暮平穩地抿了口茶,抬眼看著若曉。
    「電話不都說過了?我知道你靠獎學金考上了第一音樂學院的亞洲分部,昨天又正式成為我養父母的養子,你看來混得不錯啊,不是嗎?」
    今天第一次,若暮以近乎殺氣的眼神瞪著若曉。
    「妳對我到底有多少了解呢?泰伊絲小姐。我這十年,至從妳離開去了英國,我這十年除了電話裡那些愚蠢的客套話後,真實生活的面目,妳都沒興趣聽聽看嗎?」
    被他這樣一看,若曉有點恐懼,卻又有點不服氣,她裝不在意地低下頭,大口塞下半塊鹹派吞進肚子裡,接著嘟起嘴,語帶辯解似的嘟嚷著:「什麼真實的生活面目?」
    若暮沒正面回答,他拿起若曉的茶杯,打開糖罐丟了顆糖進去,拿起銀匙攪了攪,塊狀的糖在茶中形成的漩渦中不停轉動著,直到消失化去。
    「我為了存活下去,為了繼續彈鋼琴,這十年過得相當精彩,妳知道嗎?那些美其名是善人的有錢人,把錢施捨似的扔在地上,我則像乞丐一樣跪著磕頭,笑著說真是感謝你們…妳體驗過嗎?該說習慣成自然還是麻痹了呢…這些我都無所謂了,反正我的父母早就死了,唯一的親人也離我而去了,什麼也沒有的我,早就習慣屈膝卑躬地接受施捨了。」
    他溫柔地微笑著,伸手抹掉若曉嘴角上的派屑,不經意地彈了下手指。從旁人看來,絕對猜不出他唇中吐出的字句,有多麼令人毛骨悚然:「但是,那些人還不滿足。」
    「…什麼?」
    若暮似乎很滿意若曉的困惑,他微微傾身,雙手優雅地交叉併著,撐住下巴,臉上帶著魔鬼化身似的殘忍微笑:
    「那些人……我該慶幸只是幾個老女人嗎,她們要我懂得感恩圖報,付出些代價回報她們的施捨。」
    被他輕觸的唇角不自覺燙起來,若曉渾然不解地望著他:「你說什麼回報……」
    「妳還不明白嗎?果然很天真無邪啊,泰伊絲。」
    「昨晚很舒服吧?雖然我多少有點粗暴,但好歹在技巧上我可是有不少經驗的。」
    若暮幾乎是像蛇一樣的嘶聲把話講完:「畢竟,我可是那些貴婦們的年輕情夫呢。」
    匡噹,若曉手上的叉子掉在地上。不遠處的服務生趕緊上前,替她補上另一隻乾淨的銀叉,但她卻沒有任何反應似的呆住了。
    她看著隔著三層食物架的若暮,像昨夜自己被強暴那樣的驚恐。
    「你剛剛…說…什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