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 張開…

    當他轉過身來時,剛才溫暖如陽光的笑容由噙在嘴角——可眼底已深沉如無底的潭水般幽暗。他一步一步地朝她走過來,若曉反射性地退後、退後,然後跌坐在鋼琴椅上,背抵著琴鍵,發出匡噹一聲的不協調噪音,她警戒地看著若暮。
    他背著光,輪廓在陰影下越顯詭譎。
    「不…不是要教我彈琴嗎?」她嚥了口口沫,試著轉移眼前一觸即發的危機。
    他不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從她睜大的眼眸、鼻尖、咕噥著的嘴唇、纖細的頸子……一路往下仔仔細細地瞧著,那目光如此炙熱延綿,一瞬間若曉竟像被撫摸過似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不,不可以,這裡…這裡是學校……」她戰戰兢兢地說了個自以為能使人信服的藉口。
    「噗…」若暮對此無動於衷地笑了,他緩緩靠近若曉的臉頰,氣息拂上她紅嫩的肌膚,似有似無地引起陣陣輕顫。他溫柔地伸出手,碰觸著這個令他神魂顛倒的女孩溫熱的肌膚,同時慢慢俯下身子,兩手壓上她身後的鋼琴琴鍵,再次發出大聲的不協調多音。
    若曉縮著身子,努力地在那狹小的空間裡閃躲著若暮的逼近。她那種進退兩難,動彈不得的可憐模樣,如羊圈裡的羔羊般柔弱無助…卻也因此更加激起男人的慾望。若暮感覺到自己全身地肌肉都已僵硬繃緊,連語氣也不自覺變得沙啞低沉──「轉過去。」
    若曉一急,臉瞬間就漲紅起來了:「不、不要!禮若暮!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他把她當成什麼了?憑什麼隨便在哪要,她就要給的?
    相較於她的惱怒指控,他卻反而一副問心無愧,甚至有點無辜地低頭望著她:「…妳不是要彈鋼琴嗎?不轉過去,難道要背著鋼琴彈?」
    呃,原來是真的要教她彈琴嗎?若曉的臉又更紅了,簡直像全身的血液都在此時此刻全部集中到臉上那樣的紅得嚇人。她竟然想歪了?…可是,這也不能怪她啊!禮若暮之前在香港的前科,也不能怪她思想齷齪吧?
    「怎麼了?難道妳現在想做的是別的事?」若暮挑眉,故意用更加無辜的神情緊盯著她。
    這種表情,一下子刺激到若曉,害她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和丟臉,連忙轉過身去坐好。嘴上嘟嚷著:「彈…彈就彈嘛!誰怕誰啊!」雙手也匡噹一聲按下琴鍵,發出不甚優雅的大聲琴音。她雙眼閃避地盯著黑亮的琴壁上倒印著的他們,模糊的輪廓,讓他們看起來幾乎分不出你我。
    「妳不用看琴譜嗎?」他笑了,她慌張賭氣的模樣真的好可愛。
    「…我、我沒有忘記!」若曉心虛地拚命眨著眼睛,手忙腳亂地往手提袋翻琴譜,手顫抖地掏出譜後,打開放在架上。若暮屏息,微微傾身,長臂扶在琴上,看似要幫她調整好譜,實則順勢更靠近若曉些。兩人靠得極近,若暮的胸膛有一半倚在她背上,這樣的姿勢親密得連她肩膀僵硬程度也感受得到。
    若暮懶洋洋地瞄了眼標題:「德布西,拉摩讚歌。妳先彈看看吧?」
    「喔,好!」
    嚴格說起來,有了這樣一個鋼琴家教,她本來應該謝天謝地的。可是在這樣密閉的空間裡,若曉腦子卻一片空白,傻傻的反應不過來。她「哦」的一聲,雙眼緊盯著譜開始彈奏。她一直不太擅長揣摩,尤其是印象派的德布西,那種氛圍是她拚命練習也掌握不住的。她斷斷續續地彈著,一開始的單音旋律、和聲和和絃──忽然,她觸電似的揪起身子。
    若暮竟然趁她沒注意的時候,手掌緩緩地滑過她的右手。
    那樣的觸摸,滑膩、柔軟,溫熱且難掩曖昧。某些本以漸漸淡去的感覺,竟隨著他指掌紋的摩擦如漣漪般在她體內激起:「這裡,妳太僵硬了,柔和些,放鬆…」
    天啊,她沒事反應這麼大做什麼?若暮是在教她彈琴,她卻奇怪地全身發燙是怎麼回事?若曉甩掉念頭地用力搖了搖頭,繼續彈下去。曲子本來緩慢,卻背她彈得零零亂亂,像體操般鏗鏘有力。不知是聽不下去還是另有打算,他嘆了口氣。一手覆蓋在她右手背上,制止了她右手動作。
    「妳的手太小了,這些十度和弦彈起來很困難吧?」他的手掌下,若曉的手小得彷彿輕一握就能抓在掌心中,永遠不放開般「妳聽,要像這樣…」他修長的手指在若曉面前流暢而優雅地演奏起弦律。
    他氣息彿過她耳畔,低沉輕笑著:「若曉,配合我啊,怎麼還不動?」
    「咦…喔、喔!」若曉愣了兩三秒,才又認真看著譜彈了起來。
    兩人配合得七零八落的,她很難趕上他的速度。就像在追趕一樣,原本柔和帶有奇異的寂靜弦律,慢慢的,若曉抓到若暮的節奏,開始配合上他。聽著這樣的演奏,她不自覺露出一絲欣喜的笑容,情緒也隨著強音的演奏,感染到若暮。
    「張開。」他毫無預警地開口道。
    「…什麼!」原本沉浸在弦律中的她硬生生嚇了一大跳,轉過頭來像受驚的小鹿般睜大棕眸,並迅速染起慍怒的防備「你又想幹嘛?」
    「手指張開。德布西附注的,這曲子要張大手指來彈…怎麼了?」
    …是她又想歪了嗎?若曉臉上一燙,她清了清喉嚨,掩飾地順了下髮絲撥到耳後:「沒事,繼續、繼續…啊不要…!」
    若暮的左手不知何時攬上她的腰。這樣的碰觸,讓本來就怕癢的若曉敏感地緊繃起身子。
    「繼續彈吧。」他平靜地開口。語調很正直,毫無任何邪念似的。
    此刻的她真覺得有羞又惱,她今天是怎麼了,若暮是好心要指導她彈琴,她卻老是這樣誇張反應。他一定覺得很奇怪吧?…可是,他們兩個現在的關係可以這樣,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那樣自在相處嗎?若曉覺得很困惑,但卻又鴕鳥地想繼續保有這,溫馨如真正兄妹的相處。
    直到他的左手邪惡輕柔地捉住她敏感的左胸,若曉「嗚…」了一聲,仰起小臉,不安地扭動著身子。
    「別…別這樣…」
    「妳又彈錯了,若曉。」說著,少年柔軟的指尖繞著她隆起的弧度,不輕不重撫摸。隔著胸衣的阻擋,癢,麻和穿透進肌膚底下的戰慄,讓她本能地蜷起身體,半仰著往後靠近若暮。她的反應如此激烈明顯,但身後的少年卻無動於衷的事不關己。他雙眼仍盯著琴譜,右手也依然演奏著美好的音符。
    從琴房門上的窗戶窺探,也頂多能看見兄妹倆正融洽地演奏著鋼琴的畫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