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 他對她的貪婪,永無止盡

    「我…」
    她低下頭,還沒說完,若暮就搶先開口道:「有什麼事現在說,我們趕時間,等會要去圖書館。」
    尹伊承挑眉,一副“我又沒問你”的不以為然。他低頭看著若曉,笑咪咪地繼續說著:「是學生會的事情,泰伊絲小姐是新生嘛,所以我有幾件事想跟她說明一下。啊~~對了對了,禮若暮,你回來怎麼不先去找理事長呢?他似乎又有幾件事想要麻煩你了。」
    「我明天才正式回學校上課。」若暮毫不掩飾不爽地狠狠瞪著笑得欠揍到極點的尹伊承,咬牙切齒地回答他。
    「嘿嘿,是喔~你也知道,上頭那些人總是猴急嘛…」他不在意地擺了下手,雙眼卻始終盯著眼下的若曉「我勸你趕緊去一趟比較好,雖然說你現在身分不同了,但曾有的恩惠還是有還清的必要……」
    若暮眼神益發兇狠,他抓住若曉的手力道也不自覺加重起來,剛才的瘀痕被這樣一掐,若曉痛到差點慘叫出聲,她狼狽地試著把手抽出若暮的掌間。
    但她這樣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對若暮的掌控感到厭煩,想叫他趕緊離開似的彆扭。
    若暮此刻心神早已不寧,他對尹伊承感到吃驚、擔心和不安,而他對若曉表現出的極大興趣也再再增強他的惶恐。而尹伊承,他那似有似無的動作,眼神間不經意的淡淡暗示,都極其巧妙地操弄下,讓若暮本來就不甚平靜的心臟跳得更劇烈,加深他的惶恐。
    他就像隱身在幕後的導演,讓這場本來就已張力十足的戲劇更添精彩。尹伊承正刻意煽動若暮的情緒,甚至因此產生迷惑,以為若曉對自己的情緒是不耐。
    被搶走一切的惶恐。
    也在這個時間點上,沒緊掩上的門傳來學校的廣播,要禮若暮同學立即到理事長室報到。
    「哎~~你瞧瞧,學校該不會是每個角落都裝了攝影機吧?情報傳的那麼快,居然知道你已經迫不及待地跑來學校了…」尹伊承嘻皮笑臉地鬆開抓住若曉的手,兩隻手掌安撫似的拍著若暮僵住的後肩,把他往門口推去「快去吧~~王子殿下,不然等下被那些女同學攔住你又抽不了身了~~」
    「你…」若暮回神,他轉過頭來,殺氣騰騰地瞪著尹伊承「你這傢伙…」
    他自己或許也不願承認,但對自小從未擁有過什麼的人而言,擁有什麼、得到更多這樣的念頭,永遠像個深沉黑暗的無底洞。他們對屬於自己的東西是如此的貪婪,不知足的令人如此憐憫。
    他們不是不願放開,而是根本不懂得如何放手。緊握的拳頭也許只有到死的最後,才會恍然自己什麼也沒擁有過。
    但無論如何,他們總是不停的需要讓自己相信,他們確實擁有著什麼。
    而對禮若暮而言,此時站在他身邊的若曉,正是這樣的存在。
    何況在此時此地,還有那傢伙的存在。
    若曉深吸一口氣,抬頭看著他道:「就是啊,你快點去吧,哥哥…」
    她竭盡全力想在尹伊承的詭異眼神下裝得若無其事,想假裝她和若暮就只是全天下最平凡的一對兄妹一樣。
    但這一句話在早已喪失冷靜的禮若暮耳裡,聽來就像是她趕他走一樣。
    若曉站在伊承身邊,臉上帶著鬆一口氣似的微笑……
    他那早已撕裂過不知幾遍的心臟,又再次劇烈地劇痛起來。
    「那我先走了…」
    他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他只知道自己對他們微笑,轉身,然後走出練習室的門口。
    幾個小時前,他明明是如此期盼著看見她的臉,她的模樣,還有她溫暖的觸感,在他指尖下輕顫的脆弱……像瘋了似的不停想念的。
    明明只是三天的分別,但那十年裡的忍耐,像洪水暴發洩堤似的無法控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