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 一家人

    若曉怔住了。
    即使嘴裡口口聲聲說恨他、討厭他,對他所做的一切充滿憎恨、無奈…但卻會因為他的轉身,他的笑容而心動?被他碰觸的肌膚會發燙,被他撫摸過的地方會像觸電似的癢麻?
    她遲疑了幾秒,想拒絕、不想拒絕……她那咬住下嘴唇的無意識動作和閃爍的雙眼,再再狠狠刺傷眼前的少年。但就在若暮張開雙唇,想說些什麼時,若曉搶先了,她看著哥哥,輕輕地點了下頭:「嗯,走吧。」
    他們必須談一談。
    在彼此都被彼此迷惑以前。
    若曉永遠不會知道,她對他點頭的那瞬間,對他而言,究竟像什麼的存在。若暮低下頭,定定地看著她,慢了一拍才跟著頷首。
    「…不過,先等一下。」
    「啊?」若曉困惑地偏著頭,若暮走近她,在她因為害怕而閃避的前一秒,拉住她的手臂,像跳華爾滋似的把她轉了個圈,背向自己。
    背對一個幾個小時前才非禮過自己的人,若曉多少是有防備心的。但隨後她馬上知道他打算做什麼,原本握緊的雙拳也跟著放鬆。
    若暮拿出那條今天早上她綁頭髮的髮飾緞帶。剛才去練習室替她找到的。他不想,讓太多人瞧見她放下長髮時,那種不經意流露而出的嫵媚。
    她的頭髮極柔極細,沒捉緊就會順著指尖滑洩而下。看著她的背影,和髮絲底露出的白皙頸子,依然能感受到女孩在發抖。他沉默地面對她那披散而下黑髮,強忍著讓自己的心臟撕裂成千片般的疼,像小時候那樣替她綁好頭髮——他很久沒綁了,但手的記憶卻依舊,靈巧而修長的手指迅速地將她柔順的長髮在頭後束起,粉緞打成了個華麗不失高雅的蝴蝶結。
    「好了,走吧。」他依依不捨的將雙手自她髮間離開,還能淡淡聞見她的香氣。
    純粹陽光的暖暖味道。
    「好。」
    於是,兩人一同並肩走出校門。若暮配合若曉的步程,刻意放慢自己的腳步。若曉察覺到後,則稍微加快自己的腳步,不想讓他等自己。
    一切都不需言語,但…在這乍看溫暖的時刻,兩人的心卻同是冷的刺骨。金麥色的夕陽光輝照耀在他倆身上,將彼此的黑眸映照成盈透的琥珀色澤,餘暉則將臉旁的輪廓裹上一層金色,模糊了彼此的界線。
    像一般兄妹那樣,一起放學回家。
    曾經那樣盼望的場景,經歷這一番迂迂迴迴的轉折,化為現實後,卻早已是人事以非。
    若曉抬頭,悄悄地瞄了眼身旁近在咫尺的少年,她的哥哥,這世上唯一的家人。她曾經如此依賴,如此想念的人。
    …很複雜,對他,真的無法輕易斷論對他的感情。
    他感受到她的目光,有些猶豫地撇開臉,清了下喉嚨:「我想…妳和尹伊承,不要太近比較好。他那個人有點複雜。」
    「唔。」若曉沒有馬上反應過來,她遲了會才訥訥地點了下頭「……我倒覺得他人不錯呢。」
    她想起剛才他給自己的意見,不自覺慶幸起自己還有個戰友——她淺淺揚起的嘴角,讓全都看在眼底的若暮心中又是一陣絞痛。
    「……總之妳注意些比較好。」他只這樣說,沒有打算多和若曉解釋自己的理由。他了解若曉的個性,她這人一旦相信的人,通常就會死心塌地的馬上給予百分之百信任。
    而原本,負責守護她,保護她不讓她受傷害的人,是他。
    結果現在,他卻是傷害他最深的那個傢伙。
    她沒有太過留意他所謂的“危險”定義,兩人暫時沉默地繼續往前走著。一同走過兩排整齊華麗的住宅建築,微風飄來不知是哪家的白飯香味,和花的香氣。
    「……謝謝你,哥哥。」她忽然開口。
    若暮不太自在的看了她一眼:「為什麼要跟我道謝?」
    若曉迎著斜坡吹拂而上的柔風,稍微瞇起雙眼,淡淡地回答道:「你不是在關心我嗎?」
    她的模樣,尤其從側面看上去,顯得格外脆弱。眼眸上的睫毛細微地眨呀眨,簡直像米蘭教堂廣場前的振翅飛起的鴿子般美麗。若有所思的無奈笑容,噘起的嘴唇,像隨時會滴下露水的玫瑰般,可愛。
    「…關心…嗎?」他有點受寵若驚,對於她那柔軟而不帶刺的輕柔嗓音感到陌生,以及可笑幸福。
    若曉又偷偷瞄了眼若暮,發現他似乎心情很好,嘴角微微揚起的淡淡笑容,讓人心頭一癢。
    看他的心情似乎還不錯……那今天應該不會再生氣,然後把憤怒發洩到她身上了吧?…既然如此,或許,今天可以找個機會,和他談談。
    兩人回到家時,養母和養父已經在家,合力煮了晚餐等著他們倆。
    「歡迎、回家!」養父用仍有些不太標準的中文對他們說道,還露出溫暖的笑容。
    看著這對對自己視如己出的養父母,若曉不知為何感到有些愧疚。
    但那份愧疚很快就被吃驚所取代。
    若暮他,極其自然地和養父母相處得很好。和先前在香港的情況又不太相同,換了個場景,如今他們是一家人,他的舉止應對,有點像在外久遊的兒子,好不容易回到家裡一樣,拘謹、親切且靦腆。
    若曉不知道這是不是若暮的真心,但不得不說他的表現真的很好。就算只是假象也罷,他們這樣看來,看上去和真正的一家人無異。
    若曉乖巧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口一口地把碗裡的食物扒進嘴裡。若暮和養父養母正在聊著他昨天合演音樂會後台的趣事。因為彼此都有過這般重大的演出經驗,說起話來很容易找到共通點,不出幾下便開心不已地笑了起來。
    ﹍﹍﹍﹍﹍﹍﹍﹍﹍﹍﹍﹍﹍﹍﹍﹍﹍﹍﹍﹍﹍﹍﹍﹍
    近別表示:
    我不會告訴你們~~看到留言滿百我太過開心,所以加更。生『文』不滿百,常懷千歲憂………XD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