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 妳對妳哥哥的態度很不一樣

    二樓空間不大,簡潔的擺了兩張大桌子,有點像包廂的感覺。但尹伊承連看也不看,逕自往前走了幾步,推開原本關上的落地窗扇,外頭的寬大陽臺上擺著兩人座位的圓桌,桌上還擺著插了隻白玫瑰的玻璃瓶子,在當午陽光下顯得生氣蓬勃。
    尹伊承一副自己家似的泰然自若走了過去,拉開其中一把椅子,抬頭對若曉笑了笑:「請坐。」
    「呃…」她猶豫了下,最終還是乖乖地在那位置上坐好。待她坐定,伊承便轉身走到對面的位置上坐好,還不正經地翹著腿,對一旁的服務生笑了笑。
    「今日主廚特餐兩份,飲料餐後再送上來。」
    「是…是的,尹先生。」服務生慌慌張張地鞠了個躬,看來不是第一次被尹伊承這樣瞎鬧過了,他迅速地往若曉瞄了一眼後,便鞠躬轉身離開了。
    「不知道今天的主菜是什麼?這裡的東西很好吃喔~」他托著腮,興致很好地對她說道。若曉卻只是僵硬地點了下頭表示聽見了。
    看她明顯萬分不自在的模樣,尹伊承笑得燦爛,卻故意什麼也不說。兩人間便保持著這樣緊張的氣氛,開始陸續用餐。
    首先端上來的是口味清爽的沙拉、滋味濃郁的濃湯和烤得香脆不已的麵包……全都相當美味,但若曉卻拿著叉子撥弄著盤子裡的食物,難以下嚥似的嘆了口氣。
    相比之下,坐在她對面的尹伊承卻像幾百年沒吃東西般大快朵頤著。
    「好吃吧?小曉。」尹伊承相當豪邁地捧起碗一口氣乾了全部濃湯後,呼了口氣,對若曉眨了眨眼。
    「……唔。」她勉強應了聲,嘟著腮幫子,拿著叉子死命戳著盤上的生菜葉。
    她腦子怎麼有種遇上鴻門宴的感覺啊?
    「妳就別悶了,等會吃完我們再來想辦法吧?別擔心了~」
    ……你這樣說我不是更擔心嗎?若曉聽到後,表情整個更淒慘了,她覺得自己此刻根本是刀俎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稍後,主餐送上來了。
    今日主餐是清爽烹調的白肉魚,奶油醬汁聞起來相當滑順香濃。尹伊承看到後很開心地哇啦哇啦叫個不停,拿起刀叉熟練地品嘗起來。若曉看著他,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她其實沒有什麼食慾,特別是知道尹伊承這次找她出來的真正理由。她現在的心情很混亂,連自己的行為都沒辦法準確說出理由來說服自己了,何況是跟尹伊承討論這些事呢?雖說他或許是真的想幫她,但那些心動甚至墮落,她還是依舊無法對他說出口。並非信不信任尹伊承,而純粹是羞恥心的問題。
    吃完餐點後,尹伊承向過來收拾餐盤的服務生點了兩杯熱的薰衣草花茶。薰衣草那令人放鬆的香味,隨著杯子在陽台上擴散開來,十分迷人。尹伊承拿起茶杯,抿著喝了一口,他喝茶的模樣相當優雅,和平常褲紈子地形象的他截然不同。
    若曉看著他的樣子,不自覺有些恍神。
    「幹嘛看我看出神啊,真有那麼帥?」
    「呿…」
    他捉狹地對她頑皮一笑。放下茶杯,將雙手交疊擺在餐桌上,稍微斂容,面帶幾分嚴肅:「所以,妳昨天和妳哥哥談過了嗎?」
    「呃……」談、談過了…是試圖談過了,但還沒談完,就談到床上去了……若曉臉變得通紅,她結結巴巴地猛搖起頭來,清了清喉嚨「咳、咳咳咳,還沒…還沒有機會。」
    「咦?我還以為你們大概談過了呢。今天看你們相處的氣氛挺和諧的啊?」
    「……你是在哪裡看到了啊?」她記得她和若暮今天都沒什麼互動,這傢伙怎麼會這樣說?
    尹伊承輕勾起嘴角,他當然不會說出他偷窺的事:「難道不是?你們總不會又吵架了吧?」
    「沒有。」她飛快地拿起茶,喝了一口,茶很燙,香味很濃,自喉道滾落而下時,彷彿全燒了起來似的。若曉簡單明瞭地否定了「我們沒有吵架。」
    「嗯……可能是我漫畫看太多了啦、」他扶著後腦勺哈哈一笑,刻意露出玩笑般的無奈神情「可是啊,我覺得若曉妳對妳哥哥的態度很不一樣呢……」
    「不、不一樣什麼?」那一瞬間,她心臟似乎停止了。
    「怎麼說喔?…妳是不是喜歡妳哥哥?」
    所謂一針見血,這一直是尹伊承擅長玩的把戲。
    若曉嘴唇全失去血色,還微微發抖著:「怎麼可能…我跟他之間,有點誤會,所以……」
    他直接打斷她的辯解。
    「妳說過,若暮恨妳對吧?可是…妳會不會喜歡著妳哥哥啊,不是親人間的喜歡,而是戀人——」
    「不是的!絕對不是!」若曉激動地站起身來,雙眼直視著尹伊承,不自覺放大音量「我跟若暮不是那樣的!他只是在報復我丟下他去了英國,所以想讓我痛苦而已!我對他、我對他…」
    最後,她拚命否定地搖著頭,無助地把話說完:「只是歉疚,還有…對不起,而已…」
    「可是,妳這樣處處忍他讓他,不覺得有些過頭了嗎?你們可是兄妹耶,還是雙胞胎兄妹喔。這種關係,我是說妳自己個人的感覺啦…妳不會覺得,有、點、噁、心、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