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不喜歡也沒關系

    快到十一點時,衛琮表示母上大人還在家裏等他吃飯:“在美利堅種了一個月的地,回國第一餐飯總是要回家吃的。”
    “種地?”衛家的少爺在天朝不說呼風喚雨,起碼也是要什麼有什麼,結果跑去美利堅種地?她語調怪異道:“種個地都要去國外,你還真是──”她想了半天沒想出形容詞來,“那裏的地種下去是草,長出來的肯定是金子吧?”必須要強裂鄙視!
    衛琮斜了她一眼,用一種“無知小兒”的眼神看著她:“沒讀過《憫農》嗎?”
    “什麼農?”崇洋媚外的家夥!
    “你的腦袋裏大概只想著怎麼勾引富家少爺吧?”衛琮譏誚道。
    “哈?”誰要勾引了?
    他把她從頭到腳掃視了一遍。她從來不知道人的目光可以有這麼強的穿透力,似乎在他眼裏她就是一絲不挂的。目光到達胸部時,她雙手交叉疊在胸前,凶狠地瞪回去。
    “全力以赴地勾引吧!”衛琮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哥倆好地攬住她,“用這個身體,”一手握拳朝她肩膀捶去,“加油!”
    “加你個頭啊!”沈行青用力推擠他,“都說了我沒那種想法!”
    “我走了!跟阿璉說一聲。”衛琮呵呵笑著,放開她,朝門口走去,中指、食指並攏,在額際朝外一劃,“再會。”
    門關上之後,沈行青才想到,剛剛明明是要鄙視他的吧,為什麼到最後反而變成她為自己辯解了呢?
    她沒有料到衛璉會親自下廚。
    圍著紅色格子圍裙的少年低頭拾掇著食材,不時向站在旁邊的管家跟廚娘低聲說著什麼。他的動作並非行雲流水,也沒有一絲瀟灑炫目,只是認真專注的表情,奇異地吸引了她全部注意力。
    管家很快注意到她,提示衛璉。他立刻回頭:“結束了?”
    “啊,嗯。衛琮已經先走了,讓我跟你說一聲。”沈行青有些局促地從挎包裏拿出一個紙袋,放在桌上後又退回門口,“這個是自己煮的茶葉蛋,是禮物。那……我回家了,拜拜!”她飛快地轉身,懊惱地抿了抿嘴,疾步離開,一步也不敢停留。
    她沒有看見桌上明顯多於一人份的食物,下廚是衛璉的興趣愛好,那個失望的眼神是她的錯覺,她只是來補個課而已,補完就應該回去了。
    “把菜裝盒,再放幾個點心。”衛璉吩咐完立刻追上去,“沈行青!”結果發現他越叫,她走得越快。他開始悶不吭聲地跑步前進,一個跑一個走,沒幾步就追上了。
    “不想跟我吃飯,也不用不理人吧?”他失笑,“這裏離車站有好幾公裏,我送你。”
    沈行青低著頭不看他:“我可以坐計程車。”
    “附近只有一戶人家,你覺得這裏能搭到車?”早有傭人把他的腳踏車推過來,車兜裏放著一個袋子。衛璉把圍裙脫下交給傭人,跨上去:“上來。”
    上一次見他的車還是只能單人乘騎的山地車,現在變成了普通的腳踏車。
    衛璉見她直愣愣地看著車,解釋道:“上次那輛我看你坐在前面很不舒服,而且穿裙子坐的話容易走光,就換了一輛。”
    沈行青默不作聲地坐上去。
    車站在公路邊上,大概是最後一站的緣故,站台上並沒有人。衛璉把腳踏車放在一旁,陪她一起等。
    “今天也沒好好地跟你說過話。”他雙手往後撐在椅面上,望著藍得不像話的海面,“結果就要回去了。”
    沈行青沒接話,公車緩緩開來。她站起來。
    “裏面有點心,可以路上吃。”衛璉把車兜裏的袋子拿出來給她,“還有菜……第一次做,你嘗嘗看。”語氣裏帶著少許的不自在。
    這個人是白癡吧?
    沈行青歎了口氣,把袋子塞回他手裏,無可奈何地轉頭:“普通朋友什麼的,是我想得太簡單了。以後我不會再來,今天謝謝你費心。”她低估了男主角的魅力,也高看了自己的抵抗力。何況再不抽身,只會卷入更多的事件當中,這並不是她的本意。
    公車恰恰好停下,開門。
    她沒有去看衛璉的反應,裝作毫不留戀地上車,走到最後面坐下,心裏一陣一陣地發悶。
    她竟然喜歡上了?!真是有夠沒出息!
    車子發動,直到開走,乘客也始終只有她一個,其實她有隱約期待他會追上來。雖說表面上不在意,但其實還是在意。初次H的對象,一定會另眼相看。
    不過不追上來才是正常──一方太體貼的話,做菜、換車什麼的,另一方不可避免地會想太多,尤其是被體貼的一方是女生的情況。搞不好並不是喜歡,只是性格使然。他又是衛家的少爺──面子什麼的還是很看重的吧?
    抗拒的人也是她,心動的人也是她。從頭到尾都只是她一個人瞎折騰罷了。
    “這種蛋蛋的尤桑真是要命!”她垂頭喪氣地把頭抵在前座上。
    汽車一站站駛過,乘客上上下下,沈行青看著窗外不斷變化的風景,腦袋裏思緒紛亂。突然聽到有人在她耳邊說:“我喜歡你,你呢?”她錯愕地抬起頭,衛璉從容而矜持的笑容就這麼撞進她的視線裏,就如同這秋日的陽光,明媚卻不灼人。
    “不喜歡。”盡管心跳快得好像心髒隨時能從胸口蹦出來,但沈行青否認得比任何時候都要幹脆。
    “不喜歡也沒關系,”衛璉湊過去親吻她的額頭,“我可以帶你喜歡我的份一起喜歡你。”
    被他親過的地方像是火燒一樣燙,她捂著額頭不知作何反應。她內心再現實,實際上也還是一個少女,對這種浪漫柔情攻勢也很是吃不消。
    “那個剛上車的小子,”頭頂響起凶巴巴的聲音,“打情罵俏夠了就趕快給錢!以為談戀愛就不用買票啊?”
    衛璉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只能由沈行青替他付。對著同樣沒吃飯的他,她也說不出“你回去吧”這種話,只好帶回家。
    “我爸媽在隔壁鎮的工廠上班,兩個禮拜才回一次家,”沈行青看不下去衛璉心神不寧的樣子,解釋道,“你不用擔心。”
    “我不擔心。”他明顯舒了一口氣。
    “可是你看起來很緊張。”而且是那種好像隨時要暈倒的樣子。
    “一點點。”開玩笑,當然緊張!他怎麼知道自己表白之後就能直接去她家。去她家就意味著要見家長,帶著冷掉的菜當禮物嗎?要是真的這麼做了,估計他以後就不要想再見她了。
    沈行青去廚房熱菜,衛璉跟進去幫忙。廚房不大,他一個人高馬大的站在旁邊不僅幫不上忙,還很礙手礙腳。胳膊第三次撞到他之後,她終於忍無可忍:“滾去外面。”
    “喔。”人形障礙物萎靡地消失了。
    菜很簡單,西紅柿炒雞蛋、黑胡椒培根,還有水晶芋餃。她打開冰箱,用昨天晚上剩下的白飯開始做蛋炒飯。
    沈行青對味覺一向不敏銳,要求自然也不高。衛璉做的菜不算好吃也不算難吃,所以她還是吃得很歡。只有一點不滿,衛璉的吃相實在是太賞心悅目了,簡直可以去參加世界餐桌禮儀大賽,她覺得自己跟他相比之下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飽暖思淫欲。”這句話一點都沒錯。
    吃完飯,衛璉自告奮勇要洗碗,沈行青就去冰箱裏翻水果,結果沒一會兒聽到這小子說:“今天是安全期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