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另一種含蓄說法

    說是要放過她,但衛璉還是接著折騰了好一會兒才從她身上起來,伸手去床頭櫃上抽了幾張紙巾,一回頭就看見沈行青正瞪著自己:“又在心裏罵我‘變態’了吧?”他語氣自然地問道,掰開她一條腿,用紙巾擦拭從蜜洞裏流出的精液。
    “難道不是嗎?”沈行青回想一下簡直要瘋了,“怎麼能對著那種地方……”她甚至想不出詞措來,只好氣惱地用腳去踢他,“你到底腦子在想什麼?!”
    “當然是在想你,這還用問嗎?想要占有自己女人的全部,這個是男人在戀愛期的正常表現。”衛璉輕松抓住她亂彈的腿,“別鬧,要弄到床單上了。”
    這種肉麻的話也能輕而易舉地說出口,他還真是各種不要臉啊!“我自己會弄,不要碰我!”
    “裏面還有很多,你要自己弄?”衛璉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害羞如你,我不覺得你能做出把手指伸進穴穴裏類似自慰的舉動。”他再一次成功地把她弄得從頭紅到腳,“所以,還是我來吧。”
    他把一張紙巾揉成團堵住蜜洞,想想不夠,又塞了一張:“有點難受,稍微忍一下。”他把她打橫抱進浴室。狹小的空間裏放置了洗漱台跟座便器,手提式花灑固定在牆壁上,甚至沒有隔出淋浴房。因為裏面另外放置的東西也不多,看起來還算整潔。
    “外面的衛生間比較大。”沈行青看他連轉個身都很困難的樣子,掙紮著下地,手指著臥室外面。
    衛璉握住她的手,把她拖回懷裏咬耳朵:“用不了那麼大的地方。”
    呼出的氣拂過耳朵,沈行青覺得有些癢,伸手去撓,卻被他一下壓在牆上。他的臉靠得太近,睫毛都曆曆可數,搭在腰上的手緩緩向下探去,在大腿上遊移。氣氛又變得曖昧起來。被他撫摸過的皮膚起了細細的小疙瘩,腰間感到一陣陣的酥麻。她別開頭,緊張地吞了口口水,一條腿突然被抬起,踩在座便器蓋子上。
    “不用這麼緊張。雖然……”衛璉看著她隨著呼吸起伏頗大的雪乳,目光閃了閃,把“在浴室做”四個字省略,“是遲早的事,但不是現在。”以沈行青目前連叫床都不太肯出聲的程度,把浴室的“功能”都發揮出來的話,她肯定又會羞憤欲死,而他也無法盡興。起碼要等她有身為他的女人的自覺,才能考慮這些。但他又不想就這麼讓她安下心來,又使壞地加了一句:“要是你有額外的期待自然又另當別論。”
    “那種事,絕對,不可能。”沈行青才剛斬釘截鐵地說完就被他親了嘴唇,她一眼瞪過去卻被他越發靠近的臉龐給逼得不得不緊貼著牆,氣勢也弱下來,“幹、幹嘛?”
    他故作淡然:“沒什麼。因為你一直討我歡心,所以一時之間沒忍住。”
    “誰、誰討你歡心了?!”
    “從剛才一直到現在。”衛璉語氣平淡地丟下爆炸性發言,“行青脆弱又逞強的樣子,會讓我想看到你在我身下情緒崩潰,”他停頓了一下,“用稍微激烈一點的手段。”
    “你現在可以回家了。”行青推搡著他。
    衛璉勾起唇角,一手扣住她兩條手腕壓在頭頂:“不鬧你了,我給你弄幹淨。”手探進她腿間。那團堵著蜜洞口的紙巾已經完全濕透,變成濕乎乎的一坨,扯出來時掉落到地上,發出“啪”的一聲響。
    還有一團。
    他伸進兩指去勾紙團,每次都只是把紙團往更深處推而已。她百分之兩百肯定,他是故意的。
    “沒錯,是故意的。”手指一下一下搔刮著肉壁,衛璉低聲道,“因為能夠預想到吧,這種事情。清理精液也就是指交的另一種含蓄說法而已。射在裏面的精液不用水沖幹淨的話,就要用淫液沖出來。被水沖洗那裏,我猜你不會願意,所以不用說話,放松身體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這個……混蛋!
    “一開始只能吃下一根手指,現在輕輕松松就能插進兩根,要挑戰一下三根麼?”衛璉把濕透的紙團塞在甬道裏突出的軟肉下方,手指用力按了按。沈行青立刻咬著嘴唇,站立在地上支撐身體的那條腿微微打顫:“嗯──”
    “剛剛按的是宮頸,好像舒服得身體都發抖了。”他點點頭,指尖在軟肉上摸索著,終於摸到微陷的小孔,“這裏進去就是子宮,肉棒是進不去了,手指好像是有可能的。”說完指尖竟真的開始頂著那個小孔。
    沈行青腳一軟,整個人坐到衛璉手上,指尖陷入了宮頸口一小截:“呃啊──啊……啊……”
    “喜歡就多吃一點,好色的穴穴不喂飽可不行。”甬道被整個撐開,手指快速進出,每次指尖都毫不客氣地撞上微開的宮頸口。她已經顧不上介意蜜洞裏到底被插進幾根手指,也不記得什麼時候自己已經握住了他勃起的肉棒前後摩擦,只覺得下體又酸又痛又舒服,精液跟淫液混合成的白濁液體地順著手指流出,在他掌心彙成一灘,又繼續向下流去,滴落到地面上。當那團紙巾最終被取出來時,沈行青已經全身癱軟,偎在衛璉懷裏,下腹濺滿了他的再次射出的精液。
    磨磨蹭蹭清理身體用了快一個小時,她的體力消耗殆盡,躺到床上沒一會兒就睡了過去。衛璉收拾完被他扔了一地的衣服,才跟著擠上床,手機開始震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拿起手機走到客廳,眼睛仍然看著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某人:“我是衛璉。”
    『現在在哪裏?』
    “你說呢?”
    『嘖,聽聲音都覺得春風滿面。我這個顧問沒白請吧?』
    “物超所值。你那邊進展如何?”
    『沒進展,看不到你,小丫頭嘴巴扁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才哄睡了。』
    “需要幫忙麼?”
    『你還是顧好自己吧,小丫頭我能自己搞定。先挂了。』
    “再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