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意外

    當天夜裏衛璉終究沒做什麼需要花費很長時間的事來。他回去之後,沈行青躺在床上,一夜無夢。
    上學,放學,回家,偶爾逃課。她依舊照著原來的規律過著日子,只是增加了每天晚上跟衛璉的視訊。有時坐在電腦前聊一兩個小時,有時一句話也不說各自做著各自的事。兩人一星期大約見個三四次,上床的頻率控制在一星期兩次。不管她願不願意承認,她跟衛璉確實是在一天一天地熟絡起來,精神跟肉體兩方面都是。
    蘿莉音沒有再出現,日曆平淡又迅速地翻過,很快就到了聖誕節前夕。街上節日氣氛濃重,到處可見聖誕老人頭像,不少店家都擺放了聖誕樹做裝飾。
    衛英學校舉辦平安夜晚會是傳統,而且是全校性質的。場地選定、舞台搭建、節目編排、現場控制等等所有的一切全都由學生主導。學生們各個非富即貴,自然少不了各種攀比,家長們也卯足了勁贊助。其中尤以大學最為盛大,高中次之。不過大學有各個校區,分得散,在B市還是以衛英高中為主。再加上晚會對外開放,幾乎整個B市的上流社會都聚集在此。平安夜晚會的意義早就不只是學校活動這麼簡單了。
    沈行青以前還沒什麼想法,現在回想蘿莉音給的大綱裏對平安夜晚會的設定,只覺得蛋疼乳酸。不僅是平安夜,校慶、元旦、中秋、萬聖節、情人節,衛英學校都要來這麼一次晚會,其中情人節還分了情人節、白色情人節跟七夕。每逢上述節日,B市上流社會人士就要聚這麼一次。不免給她一種上流人士很廉價的感覺,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
    衛璉自然也在必須出席的名單上。他提前一個星期跟沈行青報備,兩個人或許沒辦法一起過聖誕節,並且各種明示暗示希望她能過來看他。對此,沈行青只是很冷淡地表示:姐很忙,你自己玩兒去。
    三天前,沈行青被告知陳思羽懷孕了,是她前任男友的。
    據說他們一見鍾情,迅速愛得如膠似漆。不到一個月,他就被發現除了陳思羽以外,還跟三中高一女學生有染。陳思羽教訓了高一女生一頓,沈行青還去打過醬油。他聞訊帶人趕到,兩人當場撕破臉。於是陳思羽順手把他跟他帶來的人一並收拾了,利落分手,沒多久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沈行青知道陳思羽情史不是一般的複雜,所以也習慣了她超高的男友更新率,但搞出人命還是第一次。所以陳思羽找來時,她一下子就懵了。
    陳思羽只是很平靜地讓她陪自己去醫院拿掉孩子:“除了你,我不知道還能找誰。”
    “不用跟那個人商量一下?”沈行青覺得她冷靜過了頭,“這是個孩子,又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說拿掉就拿掉,也太兒戲了!”
    “商量?”陳思羽點燃一支煙,吸了一口,濃重的妝容讓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成熟得多,“是我自己爬上他的床,是我堅持不用套。而且他是衛英的,找過去除了自取其辱,你覺得我還能得到什麼?”
    “衛、衛英?怎麼……”要不是那坑爹的蘿莉音找來,沈行青這輩子都不會跟衛英的那幫少爺小姐有什麼牽扯。
    “覺得我下賤?不自量力,想飛上枝頭變鳳凰,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她彈了彈煙灰,一臉的滿不在乎,“那又怎麼樣,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個賤人了麼?別想背著我去找他,被我知道的話,我們就不是姐妹了!”
    “我不會找他,也不做評價。因為跟我無關,那是你的人生。如果你希望我陪你去醫院,我會去的。”陳思羽成為不良少女,她可以客串小太妹;陳思羽想迷途知返,她必定會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每個人的路都是自己選的,她尊重,但從來不幹涉。
    陳思羽怔愣了很久才回過神來。她失笑,用手支著額頭:“我都忘了你是這樣的人。”
    “哪樣的人都無所謂。”沈行青抽走她手裏的煙,丟在地上,用腳尖碾了碾,“既然懷孕了就少抽點。”口袋裏的手機開始震動。她拿出來一看,是衛璉:“我先回家了。”
    “這也是我喜歡你的地方。”陳思羽對著逐漸遠去的背景輕聲說道。
    直接,傷人,真實,跟一點點的言行不一。
    沈行青按下通話鍵:“喂。”
    『衛星傳送過來的最新氣象雲圖顯示,今天有寒流。』
    “我會加衣服的。”
    『別挂電話!我還沒說完重點。』
    沈行青把手指從按鍵上移開:“重點是?”
    『沈女士今天晚上需不需要人暖床?』
    “……不需要。”
    『今天以後我會比較忙,可能聖誕節以前都沒辦法見面。』
    “那就不見。”
    『我想見你。』
    “……”沈行青不想見他。她沒忘記陳思羽教訓高一女生那天,親眼看見衛璉跟一群男生從一輛車上下來。不用說,那個腳踏兩條船的前男友自然也在其中。那麼,他們起碼也是認識的關系。
    她不評價陳思羽,不代表她對劈腿的人渣不反感。在事情結束以前,她不想跟人渣以及人渣的關系者接觸,包括衛璉。
    “我挂了。”她率先結束通話,關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