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宴會

    聖誕過後是元旦,複習兩個禮拜,考完期末考,就開始放寒假了。
    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沈行青一個人在家裏閑著也是閑著,就去了隔壁街的租書屋打短工。原來的店員回老家去了,這才又招臨時工。上班時間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午飯在店裏吃,做些整理書架、打掃之類的活,日薪50元。不忙的話,還能用店裏的計算機上網。她做了幾天,覺得還不錯。
    沈行青正坐在店裏看漫畫書,手機響了,一看是不認識的號碼。本來不想理,似乎打電話的人很鍥而不舍,一通未接電話之後又立刻打了過來。她接起來:“喂?”
    『衛琮。』
    某種程度上,沈行青不是很想聽到這個聲音:“你怎麼有我號碼?”
    『隨便一查就知道了,晚上有空吧?』
    “沒空!”
    『那就空出時間來,要你幫個小忙。五點到東方酒店來。』
    “我不介意你繼續說下去,反正我不會去的。”
    『我想你大概也不會介意我跟衛璉談一談青琮分隊‘超友誼’的表現的噢?』衛琮的語調不是一般的讓人拳頭發癢。
    她牙齒咬得咯咯直響:“你到底想幹嘛?!”
    『來了就知道了。』
    “……”沈行青拿著被挂斷的手機,氣得直跺腳。
    她下了班,才坐上開往市區的公交車,衛琮電話又來了:『我衛琮,你怎麼還沒到?』
    “我剛下班啊,正在車上。”
    『下班?你在上班?』衛琮似乎來了興趣,『在哪裏上班?』
    “你自己查啊。”
    『喔~到了打我電話,先挂了。』
    沈行青在酒店對面的街上就看見鮮紅的充氣拱門跟橫幅,即便天色太暗,她沒有看清上面的字,通過不斷駛向酒店停車場的豪華轎車也猜得出今晚有活動。她給衛琮打了個電話,跟著他的指示她一路摸到了酒店後面的巷子裏。
    衛琮早就等在門口。他穿了一身正裝,英俊得讓人不能直視。沈行青剛走到他面前,他就開始抱怨:“向家的小鬼從奧地利回來了,他家就非要辦個宴會折騰人。發請帖的腦子也不知道怎麼長的,把小二嬸跟瑤瑤都給請了。小二嬸也就算了,瑤瑤可從來沒出席過這種場合。”
    沈行青停住腳步:“那你找我來幹嘛?”
    “我當然不是讓你照顧瑤瑤,主要是看著點阿璉。”衛琮當然相信沈行青不會讓自己吃虧,但那只是在平時,她那一套不適用於名媛小姐的社交。
    “幹嘛要看著他?”她被他強行拉著向前走,“你怕他對衛瑤發作?”
    “怎麼會?阿璉家教很好的。我怕他心裏不舒服,特地帶你來給他解悶。”衛琮帶著她穿過廚房、洗碗間、洗衣間,走完一條長長的走廊,在一扇門前停下。兩個美貌的酒店服務生等在一旁。
    “……”沈行青幾乎可以預見門後面會發生的情節──她換過一套又一套華麗閃耀的昂貴禮服,衛琮坐在一旁用表情做評價,頂級的美發師、化妝師都等著為她服務,然後完成一夜灰姑娘變公主的童話。歎了口氣,她當然明白自己是個什麼貨色,轉過頭:“我好像偽裝不了名門小姐,只要說一句話就肯定會穿幫──”
    衛琮打開門,把她推進去:“誰讓你裝名門小姐了,是服務生。你們快給她換上衣服!”他忍著笑,站在外面解釋,“來的那群人每天低頭不見抬頭見,阿璉旁邊突然多出一個你,別說是你引起注意了,估計沒五分鍾你祖上都能被查出來,所以裝成服務生還稍微保險一點。”
    沈行青穿著服務生的衣服出來時,衛琮很給面子地吹了聲口哨:“不錯嘛!”
    “不錯個頭啊!”雖說她對變成灰姑娘沒什麼想法,但直接變成服務生也太扯了,“我只在奶茶店裏打過工,你現在讓我冒充酒店的服務生?拿錯東西怎麼辦?”
    衛琮一點也不擔心地帶著她往宴會廳裏去:“那個不需要擔心。”
    “怎麼能不擔心──”眼前的門緩緩打開,歡聲笑語傳出來。背後被推了一把,沈行青就跌入了那個暖意逼人,充滿著歡聲笑語的場所。
    言語無法描述的金碧輝煌,比電視上出現的豪門場景更加奢華。沈行青還在好奇地張望,衛琮碰了碰她的手臂:“阿璉在窗邊。”她望過去,一眼就看到了。
    也不見衛璉說話,只是那麼站著,身邊的人卻好像把他作為中心一樣圍著。他身材比例很好,站姿又端正,穿正裝顯得更加挺拔,加上他那張臉,周身圍滿了少女無可厚非。也不見他說話,但連少年都混雜在其中,難道他是這幫富二代的頭頭麼?
    “有必要擺出這種表情?”衛琮邊向衛璉靠近,邊說道,“阿璉就像個上天丟下來的BUG,雖然站在他旁邊會被比得低到塵埃裏去,也不見他對誰熱絡,但男男女女都喜歡圍著他轉。你要說這裏是因為家世,國外可沒人知道他家是幹嘛的,照樣迷暈了一堆人。他會喜歡你,我還是挺意外的。”
    沈行青突然想起一句話,就順口說了出來:“誰還沒個年少輕狂的時候。”
    “你說出這種話,我怎麼一點都不驚訝呢?”衛琮勾起唇,上前拍了拍衛璉的肩,“阿璉。”
    衛璉側頭見到是他,就斜過身體走出小團體,往旁邊走了幾步:“剛才就不見你,去哪──”視線掃到了跟在衛琮身後的人,他似覺不對,又看了一眼,就抓著衛琮往更隱蔽的角落而去。
    沈行青站在窗簾布的陰影裏,衛璉跟衛琮兩個擋在外面。
    “你怎麼把行青帶進來了?”確定大家都不會注意到這裏之後,衛璉的眼睛就粘住她不放了。
    這是什麼語氣?好像她很想來這裏一樣。沈行青點頭:“我想回家睡覺了。”
    衛琮做驚訝狀:“還以為你很想見她呢,原來是我搞錯了,現在送回去還來得及。”他作勢就要走出去。
    “哎──”衛璉趕緊攔住他,在兩雙眼睛的同時注視下,神態自若道,“我很想見她,見到了,很歡喜,謝謝堂兄。”
    沈行青後退一步,這貨臉上長的不是臉皮,而是銅牆鐵壁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