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我只是吃醋了

    “不客氣,應該的。”衛琮眼睛已經轉向場內,視線在一張張面孔上掠過,終於找到站在牆邊充當壁花的衛瑤,“那麼,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只剩了衛璉跟沈行青兩個人。
    “衣服很好看。”衛璉輕聲說道。
    她的長發簡單盤起,化著恰到好處的淡妝,正紅金紋旗袍襯得皮膚很白皙。他見慣了她穿校服的樣子,偶爾這麼中國風一下,很驚豔。衣服開叉不高,又是中袖,除了太勾勒身材,衛璉總體來說還是很滿意的。
    沈行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所有服務生都這麼穿。”
    “你穿得最好看。”衛璉一向深得甜言蜜語的精髓。
    “……”穿著服務生的衣服,老是躲著也不行,“我去幹活了。”
    衛璉卻沒有放人的想法:“你只要跟著我就行了。”
    沈行青哭笑不得:“我一直跟著你才容易引人注意吧?”
    燈突然暗下來,只剩了一盞聚光燈照著前面的台子。有人上台用激動的聲音說道:“女士們,先生們,歡迎大家光臨今天的晚宴,我是──”
    “跟我來。”她的手被牽住了,然後被帶著往不知名的方向去。黑暗之中,看不見周圍不相識的人群,聽不到其他聲音,只有那牽著自己的手的觸感越來越明顯。
    很奇妙的經驗。
    衛璉把她帶出了宴會廳,脫下外套給她披著,左拐右拐,進了應急樓道:“等我一會兒,很快回來。”
    沈行青抬頭望著盤旋而上的樓梯。連去哪裏都沒問一聲,她就跟著衛璉出來了,這種情況貌似不太妙啊!
    望著望著,眼睛所及景物的色彩正從上至下以極快的速度褪去,甚至沒有一秒鍾的時間,周圍就變成了黑白一片。
    蘿莉音興沖沖的聲音響起:『我們應該很久沒見了喔?』
    沈行青挑眉:「久不久你自己不知道?」
    『因為兩邊時間過得不一樣嘛!我寫‘過了一個月’,就幾秒鍾時間,你這裏就真的過了一個月。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過得久不久啊!反正你已經到了,我還以為你不記得,特意跑來提醒你呢!』
    「哈?」
    『那你等下看緊點衛璉,別讓他壞事啊。我先走了──』
    「等一下!」難得遇上蘿莉音,沈行青趕緊把她叫住。
    『有什麼事情哇?』
    「我……上次跟衛琮說他要下藥迷奸衛瑤,會產生,呃,不好的,後果嗎?」
    『迷奸?!』蘿莉音立刻在音量上取得了絕對優勢,『怎麼是迷奸呢?他們之間是有感情的,所以絕對不是迷奸!只能說是‘非、常、手、段’!』她語氣緩和下來,『你說不說,這事都是要發生的,沒多大關系,說不定衛琮還要感謝你拓展思維呢。這事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感謝她拓展思維……
    「今天有什麼事?」沈行青覺得自己漏掉了重要信息。
    蘿莉音也糊塗了:『你難道不是知道衛琮要下藥,所以過來幫忙的嗎?』
    這貨是不是出來報複社會的啊?她徹底被蘿莉音的神邏輯打敗了:「我為什麼會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去幫忙吧?」這種情節放在一般小說裏就是“渣男跟賤女狼狽為奸,淩辱女主”的虐身虐心情節,只要稍微正常點的讀者都會恨不得抽死那對狗男女。她又不是腦袋壞掉了,幹嘛去做這種犯罪的事?
    『你們不是一條戰線上的嘛,還弄了個‘青蟲分隊’呢!』蘿莉音發出“嗤嗤”的笑聲,『好啦,我懂的。你心理壓力別那麼大,放手去做好了,fighting!我走啦!』
    「喂──」看著明亮的燈光,沈行青垮下肩膀,她還沒問陳思羽的事情呢。想到那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可以被警察抓去坐牢的坑爹劇情,她覺得世界好黑暗啊!
    衛璉回來的時候就看見沈行青坐在樓梯上發呆:“地上涼,坐這個上面。”
    她抬頭,被他嚇了一跳。他一手端著一個蓋著金屬蓋的大盤子,另一手拿著兩瓶礦泉水,胳膊下還夾著兩塊坐墊。她趕緊抽出坐墊放在階梯上:“怎麼拿這麼多東西。”
    “又不多。”衛璉放下東西,揭開金屬蓋。濃鬱的咖喱香味混合著熱氣撲面而來,“廚房忙著那邊,只弄到了這個。啊,這個。”他從褲袋裏拿出用餐巾包好的餐具遞給她,“吃吧。”
    潔白的餐盤上,米飯顆粒飽滿,晶瑩剔透,咖喱色澤濃鬱,醬汁稠厚。
    沈行青沒有接:“我吃過了。”
    “你沒有吃飯的時間。”衛璉坐下,拿出勺子,見她還是站著,“你幾點下班,怎麼來的這裏,做了什麼事花了多少時間,你要聽我一樣樣跟你分析嗎?”
    “……”她啞口無言地坐下,接過餐具,舀了飯,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想到今天晚上會發生的事情,她胃都疼了。
    “被衛琮抓住了把柄就這麼讓你心不在焉的?”
    他冷不丁地冒出一句,驚得沈行青差點把勺子掉到地上去:“……沒有的事。”
    “平安夜我叫了你很多次,你都不來。今天衛琮一叫,你就來了。怕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來看我?行青,你沒那麼喜歡我。”衛璉看著她遊移不定的視線,不緊不慢地問道,“那麼,發生了什麼讓你受制於他?”
    怪不得姓衛,一家子都是讓人胃疼的家夥!
    “……”她沈默。
    “……”他也沒有說話。
    沈行青組織了一下語言:“我穿成這樣,還在樓梯間裏偷偷摸摸地吃飯,不是為了聽你來責問我的。你要是懷疑什麼──”可惡,她幹嘛覺得這麼心虛?
    她被緊緊抱住了,又立刻被松開,衛璉似乎松了一口氣:“我只是吃醋了,沒有不相信你。”
    “……”沈行青無言地看著他。
    他用勺子撥弄著飯粒:“很幼稚嗎?”
    “……不會。”被他弄這麼一出,她感覺自己都要減壽十年了。
    “她們來不來,我其實無所謂。可是你來了,我覺得很好。”向氏特意另外給她們派送請柬的理由,向亦農對衛瑤什麼想法……有點腦子都知道衛家絕對不會失禮,偏偏所有人都興奮地關注著這些結果顯而易見又極端無聊的事情。他不在意那些,但時不時過來一個人跟他表明立場,次數多了,難免覺得煩躁。然後他看見了沈行青。
    她默默地吃飯。
    過了一會兒,衛璉又問:“那個把柄跟我有點關系吧?”雖然是在問,但語氣很篤定。
    她抬眼看著他。
    “好吧,我不問了。”他托著盤子,一口一口吃得很歡。
    眼見一半食物都被他消滅了,沈行青忍不住開口:“你不是被請來吃飯的麼?”
    “本來是這樣的。”衛璉咽下食物才說話,“你來了,當然跟你一起。”
    也不是什麼甜得發膩的情話,她卻聽得心裏一陣悸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