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相遇

    一、我們
    「好痛喔!流血了啦,真的流血了,你真的割喔,好痛,啊……痛……痛……痛。」妙妙的哀嚎如防笛聲響起,並迅雷不及的踢開林達的頭,她手緊壓著陰蒂,全身蜷曲縮成一團,顫抖如受驚的小兔,那麼的無助驚慌。她努力按耐著痛意,但那刀割的撕裂痛楚卻夾帶一種莫名的興奮情緒,好痛,可是好快樂,她的戰慄某部分是出自歡娛。
    林達手拿著刮刀愣愣的看著妙妙顫抖的身軀,他粗壯的身軀趴在她腳下,像是一個觀察者,靜等獵物無助、最粗心大意的時候展開猛烈攻擊。他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膽子割下去,一刀劃開她細嫩的陰蒂,像是切開生肉一般,沁出細細血絲,然後血像是加速一般,越湧越多,把鵝黃床單染成一片腥紅,他的勇敢是伴隨著恐懼逐漸壯大的,就像是第一次性行為的勃起。
    兩人放學後,相約到妙妙房間一起看著法國電影「鋼琴教師」。妙妙在百事達看見它的簡介內容敘述十分病態、虐待、色情,於是便興奮跑回家,一刻也不容緩的縮在黑小房間中,睜著發亮雙眼不敢錯過任何一個精采鏡頭。
    剛開始劇情十分沉悶,林達甚至昏昏愈睡、意識不清了起來,直到女主角割著陰蒂自虐時,那震撼力將兩人狠狠敲了一擊,妙妙將電影停在此處,看著影片中女主角陰蒂(或許是陰核,總之讓人看不清,但妙妙卻著迷失了魂)的血從大腿內側緩緩流下浴缸,細長、涓涓血流染痛了妙妙的心,她心想:「那是什麼滋味呢?是什麼快意?」於是她慫恿林達陪她做個實驗,剛開始林達說什都不願意,似乎這樣的舉動是在糟蹋他男人的自尊心,糟蹋他天賦異秉的能力,他是不願意的,但妙妙演說家的說服力似乎征服了他那可笑的自尊心。
    於是林達拿著刮刀猶豫不決的在妙妙幽洞前徘徊,他調整刀子的角度想減輕施力程度。妙妙張開大腿、彎曲膝蓋,看著深埋大腿內側裡那顆頭顱鑽研模樣,她既是緊張又是害怕,心情也跟著那刀子搖擺不定。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如果割了傷口好不了,是不是終生都無法做愛了?會不會有難看傷痕呢?陰毛蓋的住那痕跡嗎?她此時感到驚恐起來。
    正要出口阻止時,林達卻粗魯又細膩的精準劃下去,一道鮮血沁出。而那痛覺如電流迅速從一個點蔓延開來。
    「嗯……啊……」妙妙緊壓著下體,喉嚨發出痛苦呻吟,身體蜷曲左右翻滾,臉色慘白的驚人。
    「是妳叫我割的,是妳叫我割的……我不是故意的,血……怎麼辦,妙妙妳家醫護箱在哪,妙妙在哪,說啊!說啊!」林達驚慌了起來,看著妙妙虛弱的手指伸向一個櫃子內,他趕緊打開翻找,果真,有一個上頭有十字架的白色箱子。他胡亂打開,將所有瓶瓶罐罐扔扔丟丟,看到一個止血粉,拿起來立刻走向妙妙,不管三七二十一將她腿扳開,拉開她的雙手,如同他之前刀割一樣精準,將粉末擠在受傷處,當然妙妙也立刻受不了粉末在上頭的辛辣刺激,又將手緊壓不放,但似乎,血流得不厲害了,痛感也逐漸麻痺,下體成了一種膠著的凝重。
    半個小時過去了,妙妙虛弱的打開大腿僵硬的躺在那,她頭一次細膩的感受到空氣在下體游動,那酥麻的刺痛,像是正負電子在那交戰般,微微有了一場小小抗戰,她已快活不少,比起當初好得太多了。她開始享受著腫痛的滋味,傷口處旁不斷發熱、下體像是被小小鎢絲燈照明著。
    林達坐在床延呆望天花板,兩人不發一語,讓時間流逝,盡量沖淡之前的刺激回憶。他們在追求一種極致的痛苦,這痛苦夾雜著墮落的快樂,沒有人可以控制這行動,沒有人。
    妙妙是很討厭林達的,討厭他粗壯的兩塊胸肌,討厭他的不善解人意,討厭他的自以為是,討厭他的誇大不實,討厭他的粗俗膚淺,討厭他的一舉一動,討厭他的有勇無謀,討厭他的簡單愚笨,他的一切,她幾乎都討厭,唯有性,是她稍稍滿意的地方。
    那是第一次她發現跟不順眼的人做愛,居然可以厭惡到如此的快樂,墮落。
    她厭惡他的氣味、他的汗液、他的精液、他的黏液,但是她願意被沾染在身上,只因為那污穢才能清洗她更污濁的東西,她的心。
    「妙妙,妳有爽到嗎?」林達終於打破沉默
    「你很粗魯耶!有,有,有,我覺得好刺激喔。」
    「可是我們可能很久沒辦法做愛了,不知道要多久?」   他望著天花板發慌。
    「尿尿也許也會痛,不知道大便會不會。」她開始想像各種後遺症,只要做了任何不良、殘缺、病態、惡質的事情都要付出代價,但她很享受那個痛,她的心太哀淒、悲傷、鬱悶,只能藉由身體的痛壓過心理的痛。
    她的眼角早就流滿了淚水,並順著臉龐流下,經過精巧的小耳、髮絲,然後侵入棉被。整個床鋪都是濕的,汗水、淚水、血液的交雜,她突然想起電影「鵝毛筆」裡頭薩德侯爵殷勤寫作的模樣,有那一刻,她似乎化身為女僕,想將自己的原料奉獻給他來成為創作的素材,一天就這麼一個薩德侯爵的吻,成為她存活的能量。
    「妳不要使力就好了,大白痴,幹麻學電影啊,那是假的,假的!這麼痛妳還是要玩,妳什麼都貪玩,玩出人命怎麼辦,我又該怎麼辦?」林達出聲使妙妙又回到現實來,她眼眸逐漸有神,她痛恨這麼平凡的俗塵使她的夢越來越無從想像。
    「別忘了你是兇手!」她將枕頭用力的扔向他的頭顱,果然精準無比一擊就中。
    青春永遠有講不完的話題,林達和妙妙也是,但是她們選擇各自沉默,利用瘋狂的性來取代言語,即使悲哀的事件像是永無停止的不斷發生,暗暗挫折她們的靈魂。
    「我跟妳說,沒有人比我還要愛妳,絕對不可能有的,就算我是兇手,也是愛妳的兇手,就算被妳討厭,我還是愛妳的兇手。」林達再笨也了解自己的一相情願喜歡妙妙,可是即使她表現的再明白她討厭他,他也無所謂,畢竟,他得到他要的,她的注視。
    「那你要永遠愛著我,成為我的奴隸,永遠永遠的服從我。你記得電影『機器公敵』裡的守則嗎?被製造的機器人都要服從人類的三條守則,而且有優先順序,我要你也服從我三條守則,第一、永遠要服從我的命令,第二,即使命令是要殺掉我、離開我,你也要照做,第三……」她想一想後說:「永遠都要守護我們的秘密,不可以把這層關係,或是我跟你的事情透露給別人知道。」
    「妳說什麼我都願意,我無所謂,如果注定會痛苦,我也無所謂。」
    在學校,他們之間看起來像是普通同學而已,沒有人了解放學後的兩個人竟然是如此瘋狂。妙妙高二上轉進來的轉學生,是由一所貴族的私立學校轉來這裡,曾經是那裡的學生會長,叱吒風雲。來這短短不久,各種謠言甚囂塵上,有人說她是可以呼風喚雨的某政府高官的女兒,也有人說她是黑道大哥的未成年情婦,更有人誇張的說她是下山來修行的仙姑,在校園裡,她是一個百分百的話題人物。
    她頭髮淺黑柔軟,長到她的肩部,眼眸深邃烏黑、眼睫毛又濃又密,雖然眼睛不大,但卻總帶著哀愁,配合白淨的一張臉,讓人幻想起來特別詩意。她雖然身材矮小,但比例濃纖合度,儀態端莊,走起路來總挺著腰,整個骨架將衣服襯托十分大方自信,才不到一個月,就有許多男同學敗在她的石榴裙下。
    真正敢追求她的並不多,因為她成績優秀、才華洋溢,甚至有一股傲氣與驕矜,在了解她個性之後,打退堂鼓的人也多了起來。但她始終是一個謎,一個難解的謎,因為她低調作風且行事太神秘,連老師要得知一些家庭背景都困難無比,不過因為不惹事生非,班上事務又配合度高,老師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是在新學期開始的第一天,老師一進教室便直接先介紹轉學生,本來林達毫無興趣正要趴著就睡,卻看見她從外頭向風吹似的走進來,身影款擺,芙蓉般的面容帶著冷淡的笑痕。他知道這個女孩是一個難以接近的人,他也幻想著她擁有白雪似的高傲純潔靈魂,對她日思夜慕,那著迷的程度和一般愛慕不同,是會毀滅的程度。
    他幾乎天天都跟她同一班公車回家,可是一個在三重,一個在天母,這兩種懸殊的距離怎可能搭同一班公車,於是他每天都繞路回家,晚了挨了母親的罵,他也不理,他心中滿滿的都是妙妙這個人。
    有一天氣氛很不尋常,外面下著雷雨,天空灰暗,那厚重的的烏雲將人心情壓著跟它同樣沉重。在公車內,林達看著斗大的雨滴拍打著窗戶,不禁失神起來,那靈魂像是被抽離,他呆望著雨滴,一滴、兩滴、三滴,然後雨水交融在一起,滑下窗戶。一個煞車,所有的人安靜的情緒瞬間都被驚醒,一個女孩跌撞到他懷裡,他仔細一看,是妙妙,他忘記她始終在旁邊,而他卻在這該死的沉浸在這雨天而錯失機會,又少了一些時間將她氣味牢記在心底。
    妙妙抬頭望著林達,那黑眸像是探進他的心,他有點驚慌失措。
    「我記得上次填通訊錄的時候,你是住三重的,為何搭這一班公車。」妙妙居然劈頭就問。
    「我……我補習。」
    「補習應該去南陽街,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認真的人,上課遲到又幾乎狂睡,只會打架鬧事,神經發達的不像正常人…你是不是跟蹤我。」
    「……」
    「為何不說話。」
    「妳說的都對。」
    妙妙突然用一種奇異的神情看著他,沉思很久,他趁機觀察那白淨的臉,毛孔又細又小,滑嫩乳白,嘴唇小而厚實,唇色有著一丁點粉紅。
    「給你機會吻我,如果你現在敢吻我,在這一站快到之前吻我,我就跟你玩玩。」大膽又露骨的口吻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嗎?林達感到錯愕,他懷疑她的心機起來,她是否是要整他呢?因為以妙妙在學校的形象如此正經,是完全是不可能這樣說話的人。
    「快,剩下一分鐘,你就沒有機會了,車子快到我家那一站了。」她口氣是這麼篤定,完全看不出虛偽。
    「我……」林達笨拙的拉起她的手。
    「NOW!NOW!」她口氣急了!
    車子離站牌越來越近,妙妙看到林達仍然猶豫不決,眼神似乎慘澹了起來,她眉頭緊鎖,似乎催促著林達下一個痛快的決定。車子已經靠邊停站,門也緩緩打開,乘客依序下車,妙妙回頭擔心的看著乘客逐漸稀少,便要將林達的手甩開下車去,但他牢牢不放,使力緊捉著手。
    「沒種就放開,我要走了,快一點放、開、我,NOW!。」
    最後一個乘客即將下車去,妙妙正打算要用力推開林達時,此時他用力一拉將她緊緊抱住,像是要將她摻揉到自己的肉體,兩人身體貼切的抱合在一起,她感受到他下體似乎有一鼓譟動。而車子將門關起來又繼續往下一站出發,兩人就這樣抱著,其他乘客則在一旁竊竊私語。
    「你害我坐過頭了。」妙妙冷冷的說。
    「沒關係,我也早就坐過頭了。」
    這突來的幽默讓妙妙笑了起來,她心想這同學真討人厭,但是卻可以讓她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她大笑,身體因為顫動而晃個不停,那輕鈴笑聲也是林達頭一次聽到和最後一次聽到。
    兩人在終點站下車,夜已深,他們肩併肩走在一起,一直沉默不語。就這樣一起走著,雨水將兩人淋得溼透,白色襯衫被雨淋出一身透明,妙妙的淺藍色內衣、林達有型的胸肌與健壯的曲線。
    累了,兩人躲在一個橋下,聽著雨聲滴答滴答的沿著橋樑流下,橋上頭還有車子急速踩過雨水的嘩啦嘩啦聲,四周黑漆漆的,半個人影也沒有,這是一個適合讓黑夜吞噬他們的夜晚
    「好冷,你不冷嗎?」妙妙懷疑的問,這冷颼颼的風吹著她直打顫。
    「還好,如果妳怕冷,我可以抱著妳。」林達爽快說出口後,驚覺自己的提議像是色狼一樣而窘困不已。
    「好啊!」
    林達至從感覺到妙妙說話的真實性後,也比較不會胡思亂想。他將雙手環抱她的背,用他的體溫取暖,最後兩人一同坐下背靠著牆壁,妙妙躺在林達的胸口上,他用手往前抱著她的肚子。那氣氛是這麼曖昧,甚至有著亡命天涯的哀傷,十七歲的青春不合時宜的在這橋下蹉跎。
    「我們……做愛好不好,我是處女,你要小心一點。我跟你做愛不是因為我喜歡你,只是單純想做愛,所以不要自作多情,你也可以不願意。」她說話總像是女王一樣命令,聲音卻是這麼輕快、虛弱,毫無攻擊力的強勢。
    「為什麼選我?你不會後悔嗎?為何要跟一個不喜歡的人做愛。」
    「NOW!」妙妙一聲令下。
    林達對她的話越來越加毫不考慮,他將手往上移,撫摸著她堅挺小巧的胸,自然的搓揉著,而舌頭不歇息的輕吻她的耳朵,舌端圓滑的搔癢她的耳洞,妙妙感受到有一陣快感慢慢燃起。
    他雙手輕解她的鈕扣,從後頭抱著妙妙,就像是在解自己的鈕扣一樣順手。突然一陣寒意吹進她的胸口,她驚覺自己連內衣都被拆解下來,而他已經將衣服舖在地上,為兩人成人的儀式作準備。
    林達讓妙妙躺在衣服上,她那狂亂的散髮躺在瑩白的衣服上頭顯得好邪魅,嬌乳像是綻放著醞釀好的乳香,一種屬於性的氣味蔓延開來。他將她的裙子小心脫掉,雪白修長的玉腿更迷惑著林達意亂情迷的心,接著,他毫不遲疑的想脫掉她的白色三角褲,妙妙趕緊伸手拉住他的手,似乎感到羞怯害躁。但林達卻不曾遲疑的扯下她的內褲,那略帶稀疏的陰毛如同她的髮絲柔密細緻,他居然忘我的撫摸著,像是疼愛寵物一般。
    「你真變態,有人脫光女生的衣服,只想要……摸那裡的嗎?」妙妙半帶羞澀的提出質疑。
    「我只是覺得妳那裡好漂亮。」
    林達打開妙妙的雙腿,終於第一次可以細膩的研究著女人的陰部,他撥開淺色捲毛,看著略帶濕意的密縫,側邊有兩片月牙型的陰唇像護衛般守護著,他用兩根食指輕輕撥開,看見粉紅色的肉壁幽幽的傳來一股專屬於陰部的味,那不是人工的香,是幽洞的肉赤裸產生的生理味,他向裡面靠近嗅聞著,鼻尖有意無意緩緩摩擦著陰核,她感到奇異的興奮卻也因乾澀而有些刺痛。
    男人天生是對女人下體感到好奇的,那是原始的本性,日本人甚至將極致的下體給予名器的稱呼,甚至古代人類崇拜陰戶,林達的色情是源於古代千年以來人類的慾念。
    林達伸出舌尖嘗試舔著陰核,他想著色情片裡的動作,精心製造濕潤的奇蹟,但怎麼舔都有些澀且不順遂,他擔心弄疼了她,深呼吸索性大口的吸覆上去,直接給她一片濕潤,而生理的味加上他自己嘴巴的味,那味越來性感,而妙妙不知所措的緊握雙手。
    她感到刺癢與快意,靈巧的舌不斷滑動敏感的點,那快感逐漸加強,整個下半身不斷弓起,想往後縮卻又不捨,只是不停的顫抖著,忍受那暴力的刺激。突然下體產生濕意,那水分從粉紅嫩肉裡汩汩流出,有一些黏性,讓舌更貼近那縫。
    林達站起來開始脫下自己的褲子、四角褲,一根勃發的陽具裸露出來,他的毛是濃密的,在這樣的黑中顯得更叢密,妙妙瞇著雙眼,看著月光從他身後染開,他的正面背光,看著他臉上那片陰暗是這麼的危險,健壯的身軀透露著原始的侵略性,她內心開始想:「這一刻這樣墮落好嗎?就這樣墮落,墮落。我好怕,自己最後會不是自己,但或許我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自己」。」她好糾葛,好痛心,因為明知道不能夠在事情來臨前害怕,她依舊是害怕了,卻又無法出聲阻止。
    她要被侵略了,她終於必須踏出那一步了,她在找尋最適合的人選,一個像野獸般忠誠的男孩,就是他了,就是他了。
    林達將手裡沾染的蜜液濕潤整個陽具,或許,早在抱住妙妙的那一刻起,他本身就開始分泌濕意做好準備,可以說,他蓄勢待發好久了。他將妙妙的雙腿打開,男根對準那縫,慢慢推擠,因為林達的陽具是屬於短粗型,而龜頭又比陰莖更肥大圓滑,所以要撐開密縫很不容易,太粗魯又會滑掉。
    他細細的擠,食指與拇指幫忙撐開,他知道他得大力點撐開,所以看見妙妙閉緊雙眼忍痛模樣,讓他萬分不捨跟愧疚。終於,推進去了,接下來容易多了,肉璧緊緊依附他的男性偉大,他感到一陣被擠縮的快意,全部沒入後,他兩人都靜止不動。
    龜頭滑溜溜的進去她的體內,是有一種撕裂的痛,但那痛在這刺激的氣氛下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痛嗎?」
    「還好,只是感覺好奇怪,跟我想得不一樣,其實你舔我的時候我比較興奮,現在真的是結合呢,兩個赤裸的肉密合在一起,尤其我感覺到自己那裡沒有皮,沒有被保護的感覺,所以感覺好赤裸,好血淋淋的滋味。」她真的在做愛,嚐到這滋味後,覺得以前所幻想的感覺是這麼的不真實。
    「我很緊張,現在的我像是被虐待的快樂,不是舒暢,而是被包圍的感覺好溫暖,我真的在妳裡面。」林達說,他真實體驗另一個人的體溫包附著他,這麼陌生的身體,卻在這樣的交媾下顯得好熟悉。
    「所以是我幫你取暖……你為何直接就進來,通常應該會在多做些什麼吧……」
    「我不知道,只想趕快的插入……我一點都不知道怎麼樣做最好。」
    「那也好……」
    時機到了,林達開始滑動,他先是淺移,因為肉璧吸附的太緊,彷彿抽出來的瞬間,那內璧也跟著外露並且的拖住他的男根,這讓他舉步維艱,等到濕意潤滑整個甬道,他才能大動作的抽離。兩人下體的拍打聲,在這充滿雨聲的夜晚卻好悅耳。
    妙妙只感覺到有一種酸痛,是肌肉過度拉開的酸,那酸夾帶著某種刺激,她感受到一個渾圓在那裡頭鑽,搔癢她的快感,然後自己忍不住氾濫水意。第一次被異物插入,感覺是如此羞澀恐懼,一個人在你身上大弧度的起伏,那種親密好危險,下體的飽實居然有幸福的感覺,這一定是錯覺,一定是錯覺…
    有一點快樂,但不是真的快樂,因為妙妙內心的那股犧牲心情是哀淒的。
    第一次,林達很快就達到高潮了,他原本想將體外射精,卻忍不住射在裡頭,他抽出逐漸癱軟的男根,愧疚的看著妙妙,而她卻是緊閉雙眼疲憊的躺在地上。那是一種詭異的美,月光將她籠罩得像是天使,或許是視線不清楚,他發覺她的形體好模糊,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失。
    而陰道口則滑出白色黏液,是林達的精液,他感受到自己的偉大,在一個女人身上播種,他心想,這是一個男人最幸福的時刻了。
    他躺在妙妙旁邊,兩人在橋下不畏懼的裸露身體,像是被上帝逐出樂園的亞當跟夏娃,對世界這麼無助又生澀,並初嚐第一次的禁果。瞬間,他看著熟悉過的肉體卻是這麼陌生的靈魂,他好害怕,不是害怕行為,而是害怕失去她。
    「希伯來人禱告的時候,是說『感謝你啊,主啊,你沒把我製造成一個女人!』,女人是可卑下賤的,因為夏娃引誘亞當偷吃禁果,才被處罰生孩子養育的痛苦,還變成邪惡的標籤。」妙妙幽幽的說出口那詭魅的話。
    「妳在說故事嗎?什麼東西啊?」
    「我是一個基督徒,我是一個女人,但是我不是夏娃,現在開始,你是我的肋骨。」她虛弱的站起來,跨在林達身上,她將他癱軟的陽具放進自己的陰道,然後對著他的鼻子吹了一口氣後,就這樣趴在他的身上,許久、許久。
    到了清晨,他們穿上灰土的衣服,先各自回家,臨走前,妙妙說了一句:「現在你的靈魂是我給你的,以後放學,你都要跟我在一起。」
    林達感到快樂,原本以為只有一夜情,但是妙妙邀他了,他好開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