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家族

    之後放學他們倆都會搭同一班公車回天母,妙妙很喜歡看電影,兩人經常到她家享受視覺刺激與性愛。林達知道妙妙做愛的表情是很痛苦的,是那麼哀淒,像是忍耐著痛苦,或許更可以是一種犧牲的儀式。
    妙妙仍然是一個謎,她一個人住,他只知道她非常富有,住在一個很高級的房子,有一片好大的落地窗,兩人經常在這裡做愛,因為妙妙喜歡幻想被偷窺的感覺。這裡只有17坪大小,一個人住綽綽有餘,但是整間房子空空蕩蕩,毫無生命力。這裡是天母的高級地帶,就算是租的也很高檔,他不禁想莫非那些傳言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煞有其事,但他懶得再深入想了,因為把一件事情想破、問到底又有什麼幫助,只是傷害。
    妙妙一直在追求一種刺激,經常要林達配合她做許多危險的遊戲,像是這次的割陰蒂,真的是讓兩人受驚不少。
    「我要走了!」他有一點生氣她自殘的行為,雖然是他割的,但他真的是迫於無奈。
    「回來!」
    「今天我不想陪妳鬧了!」他收拾書包。
    「回來!NOW!」虛弱的聲音多了強硬。
    他打開門要離去。
    她啜泣了,她的哭聲越來越大,似乎存心哭給林達聽的,她嚎嚎大哭,並且拿起身邊的東西丟向門,她胡亂的丟,胡亂,一切都得聽她取捨。
    他又折返了,他打開門蹲下來坐在門邊,他是捨不得的,也心疼她的任性。
    「我真拿妳沒辦法!」
    「你說過為了我,你都可以無所謂的,你的無所謂是沒有底限的……如果會痛苦,你放心,我很公平的,一起墮落吧!」
    他又陪了妙妙一陣子才離去,林達知道想要離開,必須是妙妙趕他離開,他沒有權力說不。他是發狂的愛上一個發狂的人,她的外表與內在整個是不協調的,充滿矛盾的,即使她的世界是這麼的孤絕,他也會陪她闖一闖,她常說他們是在演「三隻眼」的故事。
    趙書旗是林達的國中好朋友,黃奕梳是他朋友的青梅竹馬,兩人交往在一起六年,從小學時代就開始情投意合,真是年輕人一代的奇葩。做愛這一件事情也是書旗教授給他的,可以說是他的性學老師,兩人的個性、外表都南轅北轍,他粗獷、強壯、不愛唸書,而書旗善解人意又有內涵。
    「最近你人很難找耶,打到你家,你媽都說你還沒回來,你是不是交了女朋友了啊!」書旗說話有點酸,似乎覺得林達太不夠義氣了,交了女朋友卻什麼都不說。
    「沒有,我只是四處鬼混而已。」
    「是嗎?看你的樣子我才不信,而且你以前不是都不喜歡吳叔跟你媽單獨在一起?」林達的表情一看就心不在焉的,只有戀愛才能搞成這樣,他心想。
    「他們之間應該沒什麼。」
    「以前你才不是這樣說,你從不會讓他們有獨處的機會,其實你爸都去世了,你介意什麼,而且吳叔對你像親兒子一樣,今年還送你一隻很棒的筆,上千塊的。不過……我看你也很現實,有女朋友就忘記媽了。」
    「你再亂說!」林達拿手中的飲料裡的吸管丟向書旗。
    「好啦,不要生氣,等等一起去撞球,我好久沒跟你去打了,每次都輸你。」
    「不行,我已經跟人約了。」林達跟妙妙週休也約好去電影院看新片,幾乎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雖然有時他也透不過氣來,但他真的想好好珍惜。
    「你怎這樣,我都殺到你家來了,朋友當假的喔。」
    「真的不行,改天再說!」
    「真是見色忘友,死色盲!」說完話,書旗就
    溜走了,他以前跟林達打架沒一次贏的,先溜為
    快。
    林達是一個紅色盲,無法分辨綠色跟紅色,他對於血並不害怕,是因為他對顏色的敏感度不高,色彩無法使他產生恐懼。當初割妙妙的陰蒂時,他知道是「紅色」的血流出來,但他對紅色並沒有情感。雖然生活曾經有許多不方便,但是也平平安安十七年,他喜歡繪圖,但只喜歡素描,因對顏色的弱勢讓他不自覺想抗拒。
    林達是母親扶養長大的,父親在世的時候經常不務正業、遊手好閒,所以他對父親的印象並不好。吳叔是母親的一個朋友,家裡有經濟困難的時候會出手援助,他對他們一家人都很好,父親很高興他的援助,卻又憎恨他的才能跟同情心,總之父親和吳叔的互動也並不多。
    父親去世之後,吳叔更常來家裡作客,幾乎是家中一份子了,但他很畏懼這種關係,真正的父親不像父親,不是父親的人卻像是父親般的照顧他們,他很不安,很排斥。他總認為即使父親不好,但他終歸是朝夕相處的家人,對於「外人」的憐憫與同情,他非常不自在。母親和吳叔兩人間的曖昧情感更讓林達厭惡,但他又不能抗拒被金錢援助的壓力,於是他總是不讓他們有過多獨處的機會,他的職責是代替父親監督。
    現在和妙妙密切的關係讓他也無心去管母親和吳叔的事情了,或許對於自己這樣緊繃的壓力,他早就想藉由其他形式寬鬆吧!
    「媽,我先出門了!」他走去母親的房間,母親正在整理衣服。
    「今天要和吳叔一起吃飯呢?你好久沒跟我們好好吃一頓飯了。」他聽到母親使用「我們」的用詞,讓他感覺十分刺耳,已經是「我們」了嗎?
    「你們自己去吃吧!沒有我,「你們」不是會比較自然嗎?」他加重「你們」的語氣。
    「兒子……你個性怎老是這麼衝,遺傳到了誰啊!」母親埋怨的說。
    「這要問你……」林達沉默不語,之後就出門了,留下室內的沉靜。
    「妙妙,我現在想要,可以嗎。」他是句點而非問號,直奔妙妙家後,他緊急的發出滅火令,她坐在客廳內,身穿一件蕾絲睡衣,而小巧蓓蕾的痕跡輕而易顯。
    「NOW?我那裡還有一點點痛,雖然已經過一個月了,你等等要輕一點。」
    話還沒說完,林達便將她睡衣往上拉並直接脫掉,妙妙裡面果然一丁點都沒穿,皮膚乳白細緻的觸感立刻激起他的快感。他立刻捧起雪胸輕舔著她的乳頭,舌端一圈圈劃過她的乳暈,然後靈巧的轉動她的蓓蕾,不斷不斷的吸吮,似乎這一刻不如此貪婪吸取,恐怕就沒機會。
    「我……我很喜歡被你吸奶的感覺,我常想餵小嬰兒喝奶,是不是這樣。」她撫摸著林達的亂髮,看著他健壯的身軀上覆著黝黑的皮膚,也開始意亂情迷。如果人對於壯大與虛弱都有一種迷戀,那肯定就是妙妙此時的心態了。她呻吟出聲,林達不忘將兩顆蓓蕾伺候的伏伏貼貼,隨後他站起身將牛仔褲脫掉,一個發熱發脹的硬物鞏立在那,他暗示她招待他。
    妙妙撫摸著他,透過微濕的四角褲輕吻他,就像是對待一個小嬰兒般溫柔,她伸手搗弄睪丸,她喜歡逗弄睪丸裡頭所包覆的另一個小圓,小圓滑動不停又深具彈性,十分有趣。男人的身體是剛強中包著柔軟,女人恰好相反。她含住林達渾圓的龜頭,舌頭輕挑洞口,她感受到他的輕顫。
    林達的粗大陰莖勃發的耀武揚威著,妙妙感到一絲的害怕,雖然已經歷不少次的性愛但對初經人事不久的少女來說,還是很驚恐的去應付。她跨在他身上,將那彭大緩緩塞進自己的嬌小,一點一低的吸附他,沒入之後緩緩向前游移,像是搖曳的小船前進,她閉上眼,失神的遊蕩在一個快感空間裡,搖阿搖……搖阿搖……搖阿搖……船開始激起水花,洋洋灑灑噴在她身上,她開始加快力道驅逐小船前進,從搖晃到上下震擊,每震一次,那失速的抽離快意動搖她的靈魂。
    到達另一個天外境界後,又開始急促的搖擺,似乎將所有的水花壓抑在體內,水噗滋噗滋的在幽閉內摩擦出聲,這一切好像都在起舞,感覺變得好不真實,然後慢慢暈眩,暈眩,直到失去意識……
    醒來後,妙妙仍然跨坐在林達身上,而他則睡著發出酣聲,兩人的體液早已乾涸,她起來時,陰道還因此刺痛,是的,每一場激情,都是倉卒,每一場結束,都顯得孤獨。她不喜歡醒來的時候,另一個人還在睡,她不希望看見自己的意識比別人還清楚,那好慘啊,好慘。
    妙妙搖醒林達,她不准他比她幸福。
    「起來,NOW!」
    林達含糊的回答。
    「起來,NOW!NOW!NOW!」當她第三次說到NOW,代表她已經有點憤怒了。
    「好。」他勉強坐起身。
    「跟你說一個故事,好嗎?」
    「嗯……」
    「我們家都是基督徒,從小我毫無懷疑的接受這個信仰。但是我的家族非常偏激尤其是排斥女人,甚至認為女孩子是沒有靈魂的。在吃飯禱告的時候,女人總是要等男人先禱告好,女人即使有接近神的權力,也總是比男人晚一步。你相信嗎?我的志願是當一名神父,而不是修女。小時候我所努力的一切都不被受重視,反正只要是女人的成績優秀、寫作好、運動佳,對他們而言通通都是廢物。我的家很病態,母親又有嚴重的潔癖,只要橡皮擦屑遺留在桌上,隔天她就會丟一隻蟑螂在我身上作懲罰。但是我通通都能忍受,因為那是我的家。」
    「那妳現在為何一個人住呢?」他沒想到這麼先進的時代裡還有那陳腐的觀念存在。
    「發生一件事情,一件讓我痛恨的事情。」她咬牙切齒。
    「有一天我睡覺的時候,覺得胸部奇癢無比,後來覺得一陣涼意跟刺痛,我眼睛一打開,你知道我看見了什麼嗎?我叔叔……他居然在啃咬我的乳頭,是我叔叔耶!」妙妙抱頭尖叫,「但是他居然只是看了我一眼,又伸出舌頭舔我乳頭,我推開他,他又想撲上來,他打我,他說:『妳本來就是屬於我的,我要妳怎樣,妳都要配合,妳爸也玩過我的女兒,我們只是互相而已。』,我感到好害怕,我是寧願死也不會被他強姦的,我運動好,我一腳就將他踢的老遠,然後我大喊,等到全家族的人都跑來看是發生什麼事情。可是,大家都只是沉默而已,如果我要是被強姦,或許也沒有人會說什麼。
    我發現我要保護自己,這世界上只剩下我而已,只剩下我,那個家可怕的程度已經不是我所能忍耐的。我警告他們說,我要一個人搬出去住,如果他們不肯,那我會想辦法公開他們的醜事,如果他們想要我死,那我會用盡一切讓大家一起死,我是一定會的,然後他們都害怕了,因為我跟以前的我不一樣,我不受控制了,我發狂了。」她神情緊張,眼睛瞪得很大,那黑眸是無盡的黑、空洞無比,像是靈魂掉進裡頭去了。
    「我的家已經沒救了,我也快沒救了,我沒救了……嗚……哇……為何是我,我不要這樣,我不要這樣。」她像孩子一樣哭了起來,臉漲紅且肌肉抽蓄的難看,那猙獰的哭、悲慘的哭,林達恐怕再也沒有看過比這痛苦的了。
    「這世界的人我都不相信,我都不相信,林達,你知道我的痛苦嗎?我瘋了,我瘋了。」
    或許是真的崩潰,妙妙的淚流個不停,一天、兩天、三天,林達擔心她真的會因此哭瞎。
    「妙妙,這樣下去,妳會瞎的。」
    「瞎了更好,看清一些事情,不如就這樣瞎了好,這世界太殘忍了,這世界是沒有神的,沒有神的,所有的神話都是假的,那通通都是人類犯的罪過,神慈悲一面是假的,但毀滅、戰爭、懲罰都是真的。」
    「妙妙……」
    妙妙後來真的沒哭了,但那是因為沒有淚水了,眼睛充滿血絲而且異常乾澀,之後她假裝沒這一回事情,而兩人如往常一樣瘋狂的做愛,但是他感覺到有一個悽楚的悲籠罩在他們身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