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真相

    從醫院離去後,整整兩個星期林達都無法和妙妙會面,他猜測不出妙妙的心態與打算,她太難懂。
    而妙妙的新聞更是轟動一時,新聞天天在炒作,警方循線查出她父親和叔叔背後竟然參與一個偏激的宗教集團,而媒體更一窩蜂的針對亂倫、異教徒、家暴這三方面下手。在媒體精準的調查下,原來妙妙家裡一直以來所遵守並非單純的的基督教教義,而是另一套古老而有所陰謀跟意圖掌控的信條,信徒散佈於台灣各地約有三萬人,想起來真的十分可怕!而宗教信仰是一個很難定罪的的事情,要掌握實質證據很困難,真相存在人心,假如有人始終信奉虛構的神話,警方也拿他沒辦法,憲法明文規定宗教自由!
    因此目前只能以家暴案件起訴妙妙的父親跟叔叔,至於妙妙會被社工安置在另一家庭,林達開始有點害怕再也見不到她了,而社會大眾則害怕有多少信徒潛伏在自己的身邊或是家庭。
    驀然,林達想起妙妙曾經說過一個關於抹大拉馬利亞的故事,她說聖經的故事作者都是未明的,「誰知道是不是男人瞎掰胡扯的呢?我也要寫,我要把它流傳到這市面上,讓它越滾越大,或許下一個世紀的神,是馬利亞。」她的神情變了,變得瘋狂,她說她要寫下一堆故事,寫下她所有的悲憤,她要虛構關於女人的神話,解脫女人的痛苦,為何她想割陰蒂,除了壓抑、憤恨,她更想消除這性徵,消除這兩性天生的差異。
    林達了解妙妙也是在被長期壓迫下而有的叛逆的心態,她隱約早就發現家人背後的事實很見不得人吧!
    「抹大拉的馬利亞其實是耶穌的妻子,但為了耶穌救世的理想只好隱藏自己的身分,假裝成為他的門徒默默守候在他身邊。有一天,由官方派來的內奸信徒發現兩人真實身分,便到處放風聲說馬利亞被撒旦引誘盡作出淫蕩邪惡的事情,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妓女,想要迫使耶穌承認他們的關係。後來大家開始排斥馬利亞,耶穌非常苦惱。在馬利亞的智慧之下,她讓耶穌在世人面前展示他的偉大,安排他以慈悲寬容的心赦免她的罪,於是所有卑賤階層的人更是擁戴耶穌。
    但是耶穌仍然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馬利亞為了完成他的遺願,編出謊言說耶穌復活了,後來傳言甚囂塵上,耶穌成了千年來的救世主。而馬利亞則隱居在法國,過著淳樸嚴謹的生活,她是耶穌背後那個偉大的女人。」
    當時,妙妙說完的神情是這麼的幸福!她最後說:「如果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一件事情需要質疑,那就是自己的身世,林達,我多麼希望我不是他們的女兒,也希望我不是上帝的子民,純潔總比邪惡更難有所選擇。」
    老師只有簡短的向林達說妙妙目前被安排心理輔導與安置,而這一件事情學校始終隱瞞和保護,同學只知道妙妙又轉走,倒是沒引起多大的討論。林達很失望,也積極找尋各種方法見到妙妙,他不懂,妙妙為何不見他。
    另一方面,吳叔跟母親的來往更密切,似乎有所打算,有一天當他落魄的回家時,發現他們兩人神情嚴肅的坐在客廳內,似乎有話想對他說。
    「達,我跟你媽想清楚了,我們想結婚,我不曉得你喜不喜歡我當你的爸爸!」吳叔期待的望向林達,這麼多年以來,他的付出,就是要重回這一個家。
    「我沒意見。」事情也許遲早會發展成這樣,他反對只是讓家中氣氛不合,況且現在他也沒有心思找出反對的理由。
    「太好了!」林母露出開心的燦爛笑容,兒子沒有讓她失望,她相信事情會順利的。
    吳叔和母親的再婚儀式很簡單,就是在家裡宴請一些往來密切的親戚,而法院登記也在徵求林達同意的隔天就立即辦理。當晚宴請的親戚中,他第一次看見吳叔的父親,應該說是他的「爺爺」,因為過去長輩死的早,林達覺得這稱呼叫起來還挺生疏的,而爺爺似乎相當喜愛他,兩人整晚坐在一起,當然他也是為了躲避親戚的寒喧,和一個老人坐在一起,很容易被遺忘他的位置。
    兩人個性都相當沉默,默默的吃著,有時只有短暫眼神的交會而已,但那一刻卻遠比和吳叔的關係還要親密,等到最後一盤菜端上,爺爺瞇著眼似乎想看清楚菜色,他轉頭問林達:「阿達,那盤是青椒還是黃、紅椒?」
    「爺爺,嗯……我不清楚,叔叔應該有跟你說,我是色盲吧!」
    「喔?我也是呢?」爺爺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突然兩人都愣住,彷彿怕碰觸一個秘密而又沉默,此時兩人想的都是同樣的東西。林達望著母親和吳叔兩人甜蜜的互動與微笑,思緒一片混亂,這一晚這在尷尬中結束。
    林達想起妙妙的話:「如果每個人的身上都有一件事情需要質疑,那就是自己的身世。」
    「你說吳叔的父親跟你一樣是色盲!」書旗驚訝的說!
    「沒錯,而我父親這邊卻沒有遺傳史,我以為只是我單純的例外或是基因問題……吳叔的血型也跟我不衝突,甚至我以前認為不相像的地方,現在卻又好吻合。」林達冷靜的分析,那冷靜透露著殘酷。
    「你是想告訴我,你是吳叔的兒子嗎?」
    「或許,或許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很排斥,找尋各種理由排斥。」
    「天啊!林達你居然忍受這麼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還一直的要求你接受吳叔,我好像太過分了!」書旗有點自責,好朋友之間的承擔跟分享,他似乎都沒有好好做到,只是自以為的要求別人往正確的事情去作,卻沒有顧慮別人的感受。
    「那你知道吳叔跟你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嗎?」
    「我不想知道。」
    「你不想了解嗎?」事實上是書旗的好奇心大於林達。
    「知道又如何,追根究底以後難道就不會受到傷害嗎?不管怎麼做,不管我怎麼想,事實就是這樣,我改變不了什麼!我這種色盲確實只有隔代遺傳的可能性,這是事實!」他怒吼,那內心早已隱藏一個無法痊癒的疤。
    「如果他們有不得已的理由……,如果情有可原,何況吳叔對你們很好,未來比過去重要不是嗎?」書旗想用情理安慰他,除此之外還有更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嗎?以他的智慧,他還想不到。
    「我們只能作一個很好的假設,事實上或許沒有更好的解答了。他對我們好沒有錯,但我,我很不爽,就不喜歡,沒有人可以強迫。」
    之後,林達和書旗像是隱藏一個極大的秘密,往後也不討論這個事情,因為永遠也沒有結果。誰料得到五年後,母親出車禍去世,再兩年,吳叔也因病死亡,沒有追問就不可能有結果,許多故事往往在關鍵人物死去後結束,作者死了,讀者只能幻想一個自己比較滿意的結局,或是不再去想,不再碰觸,假裝遺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