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結束與開始

    風聲颯颯,陰濛的霧氣遍罩整個星空,妙妙事件至今一個月,林達經常晚上坐在妙妙家門口,今天也不例外,他必須見到她,僅管要花上一生的守候。
    「林達……」霧裡走出一個女孩,妙妙穿著制服走近林達,身上拿著一些行李,似乎有所準備。
    「妳來了!」他欣喜若狂站起。
    「我來跟你遵守約定的,你那時跟我說要一起逃,找個沒有人發現的地方,對吧?」妙妙的鼻樑隱約有個疤,消瘦不少,但卻比以前有精力多了。
    「我準備好了,這一個月,我一邊在這裡等,
    一邊佈置好我們住的地方。」
    林達將妙妙帶向一個郊外棄置的倉庫,那倉庫內原本殘破不堪,但是經過林達的佈置,遮風擋雨尚且不成問題。
    「這裡有供電喔,我去偷接的,這裡附近有一棟民宅。」
    「我們,可以住多久呢?」妙妙淡淡的問,相隔一個月,他似乎又看到未認識前的她,顯得相當陌生。
    「住到爽為止,總會想到辦法!」他準備了床,一些簡便的家具,還有小冰箱,這些東西都是他想辦法去二手地方購買的,花了他不少積蓄。
    「我們,可以在一起多久呢?」
    「妙妙……」他明白妙妙的不安與憂愁,他知道她用眼神告訴他,他們是沒有未來的。
    「林達,或許逃……根本沒有意義,不要再愛我了,不要因為我而連累……」話隨後被吞沒於兩人的激吻中,林達想要停止妙妙的憂慮,停止她試圖說服的放棄,做愛吧!只能做愛!讓肉體快感忘記所承擔的恨意與恐懼。
    就這樣連續一個禮拜,兩人瘋狂的做愛,並且過著小夫妻的生活,煮著簡單的飯菜,並利用書旗的名義去圖書館借閱書籍來看。林達有簡單告知吳叔和母親自己要離開的事情,他的決心讓兩人也只能放棄說服的必要。
    「我父親和叔叔雖然被判刑,但是他們教會的人仍然在打聽我的下落,畢竟是我出賣了他們,公開在媒體前面,之前只有少部分的人了解這是一個地下組織。而警方也有信徒,現在我被安置的家庭也是有所設計的,所以我設法逃了出來,否則等到我出庭應訊結束,你也許就再也看不到我了。」妙妙躺在床上,慵懶的姿態像隻小貓並且不在乎的說出這可怕的內幕。
    「妳是說妳早就知道了,那妳之前為何不跟我說清楚?」
    「你是救不了我的,就算你廝守在我旁邊,也是被犧牲而已。」
    「妳到底會被怎麼樣……」林達不敢想。
    「處以極刑。」妙妙說完,霎時,林達臉色慘白,「開玩笑的啦!」妙妙笑得抱著肚子猛輾轉不停。
    「告訴我,妳會被怎麼樣。」林達抓著她兩側手臂,嚴肅的問,或許這擔憂只能以玩笑解決,但是他不想,他不願意這樣悲哀的放棄它,難道沒有轉機嗎?
    「我不知道。」妙妙冷眸望著林達,然後雙手抓起他的臉龐細細盤看,觀察所有的毛渣與毛孔,彷彿要記住,也彷彿要忘記。她伸出舌尖舔著林達的眉、眼、鼻、唇,然後逐步吻下,脖子、胸膛、乳頭、下腹、陰毛、龜頭、陰莖、睪丸、大腿、膝蓋、小腿、腳踝、腳指頭,再不斷的撫順他的亂髮,如果這是最後一刻的標記,恐怕妙妙沒有遺憾了。
    在生活第一百零八天時,妙妙提出一個要求:「殺死我吧!我寧願死在你的手中。」
    「我不可以,也沒辦法,妳希望我坐牢嗎?」
    「我知道你不忍心,我知道為了坐牢你也願意……」
    「妙妙,我們不能死,活著是有意義的,我不想遵守什麼機器守則了,我只想要我們在一起……」林達哭了,那眼淚好無助,惹得妙妙不敢提出太瘋狂的要求,不敢了,因為她最愛的人求她,她還能多任性。
    接著,他們只能以度過世界末日的心情體驗每一天,就這樣嚐盡120天後,被警方尋獲,他們仍然被硬生生的分離了。
    妙妙果然出庭應訊結束後便斷了消息,彷彿這世界上一開始就沒有這個人存在過。轉學生的命運就是空降來到一個別人已經分贓好勢力的環境,能夠融入的人總要花一番力氣,而一個轉學生又轉走的命運,卻將什麼都不是,唯一記住的只有林達,他的感情早已硬生生的刻在他的肉體上。
    林達轉向夜校,他無法再接受白天這一個騙局,他相信只有晚上才存在著真理,只有晚上他才能行動自如,他變得讓人難以理解,只有書旗可以知道他所有的秘密。
    二十年過去,林達成了一個受矚目的作家,成為一個始終沒有人了解他過去的神秘作家,他寫下許多神秘宗教醜事與目無法紀的行為,也是宗教界的頭號通緝犯,但是始終沒有人追緝的到他。對於一些亦真亦假的小說內容引起大肆討論,甚至受到警方高度重視與保護,書旗則是負責的指揮官。
    林達最新的內容都是先放到網路上,最近他寫下的就是他的過去,但是純粹以愛情為主要發展,他隱瞞了許多事件,害怕讀者對以前的事件有所聯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