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怎么变得这么无赖了

    二人沿着水面走了一段路,凤梧的视线一直落在谢锦茵身上。分明是清清冷冷的一张脸,眼神却那么炽热。
    被这样的眼神盯得不自在,谢锦茵忍不住道:“盯着我做什么?”
    凤梧眸色幽深,忽然凑近颔首下来,敛眉垂目,在她唇角吻了一下。
    很温柔的吻,蜻蜓点水一触即离。
    被他亲吻这事说不上生气,只是给谢锦茵的感觉实在和当初落差太大,一时间难以消化,究竟是她变了,还是凤梧变了?
    谢锦茵按着唇角被他吻过的位置,心跳变得乱七八糟:“凤梧道君,你怎么变得这么无赖了……”
    荀殊也觉自己此番颇为孟浪,歉疚道:“抱歉,我只是想确认,眼前的一切,并非在下的梦境。”
    不过这件事上,别说荀殊,就连谢锦茵也觉得,本来死透了的凤梧道君如今这样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简直是在做梦。
    可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人就这么站在她眼前,她只能接受凤梧道君他的确还活在世上这个事实。
    见谢锦茵仍有些不自在,他带过了话题:“茵茵,你的全名是什么?”
    “谢锦茵。”反正他总归是要知道的,谢锦茵干脆回答了他。
    “谢锦茵。”荀殊将这三字含在口中,反复斟酌,“很好听的名字。”
    “是,师尊为我取的名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回忆,谢锦茵的目光柔和下来,唇角也有了笑意,“她希望我如野草一般,寒风不能令我摧折,野火不能令我消亡,坚韧地活在世间每一寸土地之上。”
    儿时她的襁褓里只有一块手帕,手帕上绣着谢字,她没有名字,大家都称呼她小谢。
    是师尊为她取了名字。
    锦茵,谢锦茵,是她的名字。
    悬空的右手忽被什么力道牵过,谢锦茵余光看去,是凤梧牵住了她的手,修如梅骨的指节插进她的指缝间,与她十指紧扣,不留缝隙。
    “你又要做什……”
    “谢锦茵,我一直很想见你。”男子鸦青的睫羽垂下,眼底柔情缱绻,像是融融春风,像是春山苍苍,春水漾漾,那原本巍峨的冰雪,洗雨吹风,独独为她一人消融开,“只是忽然想告诉你。”
    这种话,对于谢锦茵而言并无意义,她并不相信男人口中的情爱,真心也好假意也好,都不能令她有半点动容。
    她实在是忍不住讥诮得笑出了声:“说这些好听话也没有用,在十八年前我就对你说得够清楚了,我对你没有真心,和你欢爱也不过是因为你这张脸生得好看,只想玩玩。”
    “我知道。”
    谢锦茵眼里的嘲弄也几乎藏不住:“所以,不过是睡了你几天,我并不觉得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明白么?凤梧道君。”
    “我知道。”
    他看向她的目光仍是温柔的,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这三字。
    分明她说了那么伤人的话,凤梧神色依然平静,令谢锦茵不由得想,他或许还对自己留有幻想,可若是知晓她和他的师长弟子那么多人都曾欢爱过,他还能平静地说出这些话么?
    他知道什么?明明根本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到底为什么能那么轻易地将爱这一字说出口。
    不过眼下,也没有时间供她分神再想这件事。
    这条路,已走到了尽头。
    荀殊停下脚步,谢锦茵跟着抬头,此地空旷,却没有多余的去路,四尊大理石石柱依次位列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石柱雕梁画栋有七丈之高,浮雕栩栩如生,灵鳌驼负其下,螭龙盘围其上。
    一双赤金色的眼睛浮现在石柱周围的黑暗中。
    轰隆隆——
    瞬间,惊雷落下,响彻云霄,大雨倾盆而至。
    云雾散去,千万道雷霆激绕在石柱上的龙身周围,被雷光映衬得青色鳞甲犹如琉璃一般,散发出七彩光芒。
    四海龙君。
    浑朴厚重的声音在半空中响了起来。
    “太炁剑骨的传人啊,你为何来此?”
    雨水淋湿了少女的发,豆大的水珠从她面颊滑落,她不疾不徐抬头,与龙君对上视线,没有半点露怯:“自然,是来取走我师尊的神格。”
    “洛神有命,任何人不得擅取此间之物。”那声音渐渐沉了下来。
    这回答倒是并不令她意外,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可以理解,却不代表她会乖乖遵守。
    谢锦茵轻巧地勾了勾唇,缓缓抽出腰间慧寂剑,指尖掸去剑上雨水,长叹了一口气。
    “那真可惜,看来我只能硬闯了。”
    她要取走师尊的神格,不惜一切代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