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十六.予你予礼(伍)

    章八十六.予你予礼(伍)
    引泉在茶室没喝两杯茶,便听见外面萧濯尘的动静,步履匆匆,脸色苍白,他忙丢了茶杯往萧濯尘那跑:“四公子,这就回去了?”
    萧濯尘不发一言,牵过马匹便上马,全然没把引泉的话听进去:“驾!”长鞭一挥,重重地打在马的臀部,听到命令的马匹立即奔驰离去,只留引泉站在原地,还没完全弄明白是怎么一会儿事。
    而主子的心思,他一个仆人又怎能猜测得到呢。
    他只能明白一件事——萧濯尘很不痛快,甚至可以说,他发了火,引泉从小在他身边伺候着,哪见过他这般发火的。
    然而等他回了府邸,他才意识到,萧濯尘确确实实动了怒。
    赵二公子又恬不知耻到萧府邀约萧濯尘,说醉生梦来了个漂亮的波斯女子,生得娇艳明媚,定要约萧四公子前去欣赏一番。
    萧濯尘冷着脸拒绝了他,赵二以为他是碍于身份才如此拒绝,便口不择言道:“那姑娘你见了,定能把那什么林知意忘得干干净净。”他本意挑拨萧濯尘和林知意的关系,又抱着几分打趣的态度,话语轻佻暧昧,刚刚抬头去看对方的态度时,萧濯尘从墙上抽出利剑,剑锋直接抵住了赵二的脖子,赵二只觉得脖子一片冰凉,连吞咽唾液的动作都不敢做,生怕那剑锋划破自己的喉管。屋内伺候的人哪见过这种场景,忙上前阻止。
    “都给我停在原地!”萧濯尘声音不大,却震慑了仆役们,停滞了动作,众人像是融化的蜡液,凝固在原地,没有人敢妄动。
    “赵二,这话你再敢说一次,”他没有丝毫犹豫,“我这剑,定会划破你的喉咙。”他说话时,没有愤怒的语气,赵二的心里却沉甸甸压上了一块石头,萧濯尘是认真的,赵二能感觉到。
    “是不是我平时太好说话了,让你误会,我是可以随意调侃的?”压抑的问句,让赵二脑门渗出冷汗,脸上忙换上一副赔笑的表情。
    “是是是,你看我这碎嘴!濯尘,你……你别……别往心里去哈。”他连忙抽了自己两巴掌,赔着笑脸,笑容极为难看,此刻的情景,也极为难堪。
    “赵二,以后别来萧府了。”他把长剑摔在地上,再也不看脸上青白交加的赵二,“来人,送客。”
    赵二还想最后说什么,却被一群涌上来的小厮,半推半请地带出了萧府。
    “赵公子,走好啊。”其中一人福身,送客之意显而易见。
    “是是是……”面皮上挂着的笑容还未褪去,上下嘴唇紧紧地黏在一起,撕都撕不开。
    而他笑容之下,是满腹咒骂的话语,双眼几乎要迸发出怒火,可他不敢说,也不敢骂,像个失败的士兵,更像个可笑的小丑。
    引泉回府,听到府邸里的下人们对方才发生的事议论纷纷,等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说完了全过程,他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他却不作任何评论,引泉暗自猜测,赵二公子今日是倒了霉了,四公子本就心情不好,他还来掺一脚,再想赵二公子素日里的所作所为,引泉又暗自道了一句“活该”。
    然而仆役们都在议论四公子之事时,一阵笑声从府外一路传到了府内,这阵欢快的笑声,很快感染了萧府众人,方才提心吊胆的仆役们,此刻担忧也消散了不少,来的不是旁人,正是游玩许久,近乎一年未归家的萧府二姑娘——萧濯缨。笑声阵阵,她在众人簇拥之中回府,同丫鬟们闹着玩笑着:“诶你又长高了!父亲——母亲——濯缨回来了!”
    萧衍上朝还未回府,萧夫人听到萧濯缨的动静,又是激动又是惊喜,去迎这久未归家的女儿:“濯缨!我的儿!可算回来了!”
    萧濯缨天性烂漫,不愿拘束在汴州城里,萧夫人认为女子不应成日里束缚在深宅院中,便也允了她游玩的请求,这一路上,萧濯缨见闻不少奇人异事,好不快乐。
    她和萧濯尘相差了两岁,此刻正是二八年华,未出游前,她最喜欢的也是自己的四哥哥,因着二人一同长大,萧濯尘也带着她一道玩,此次归家,一来是为了萧濯尘的生辰,另外她也该收心步入学堂了,比起汴州其他官家小姐,她入远山书院算晚了不少。
    只是没想到,前两日在路上耽搁了,错过了萧濯尘的生辰。
    萧濯缨拜见母亲后,立即问道:“四哥哥呢?怎么不见他?”她还备了好一份大礼给他,怎料萧濯尘没有出来迎接她,萧濯缨立即作出气恼状,“好呀!亏我惦记着他,合着他完全不惦记我!”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不知在想什么法子治她的四哥哥。
    “你这孩子,还好意思说,你四哥哥的生辰,你怎么错过了。”萧夫人用指头点着她的额头,却是没有半分指责她迟到的意思。
    “母亲!您怎么不关心关心女儿,尽想着四哥哥。”她撒娇地扑进萧夫人怀中。
    萧夫人拍着她的脊背:“濯缨舟车劳顿,累不累?可要吃点心?”
    还未等萧濯缨报菜名,萧濯尘步入厅中:“二妹妹回了?”强撑的喜悦,让萧濯缨意识到萧濯尘的不对劲,然而在萧夫人面前,她并未表现出来。
    “好啊四哥哥,你来得这么迟!”她故作恼怒地看着他,萧濯尘还如往日那般温润地笑着,只是笑意不深,有心事藏着。
    “双莲,快点让他们把我给四哥哥买的礼物搬到他院儿里去,诶,你们这些毛手毛脚的,小心点,可别碰着了!”她见小厮大喇喇搬动行李的样子,紧忙出厅让他们小心点,“四哥哥,快去你院子里,看看我送你的礼,你喜不喜欢?”她走得又快又急。
    萧夫人掩唇笑道:“还说别人毛手毛脚,自己不也是咋咋呼呼,罢了,濯尘先去吧。”
    “是,母亲。”萧濯尘也走得极快,生怕被母亲发觉自己的异样。
    方才的闹剧,只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发生,并未惊动萧夫人,同样的,他也不想萧夫人察觉自己的异样。
    “四哥哥,你走得好慢。”一进院子,便能看到萧濯缨手指扣在箱子上,手指在上面有节奏地敲击着,一见到他,便欢喜地招他过来,“快来看看,这玩意儿,你喜不喜欢?”
    待萧濯尘亲自打开那硕大的箱子,半箱泥土中,种满了白色的小花,他从未见过的花朵,像是路边的野花,花枝不高,小巧可爱。
    “这是什么?”萧濯尘也不禁被她勾起了好奇心,在刚归家的妹妹面前,萧濯尘并没有展现方才的不耐烦与恼怒。
    “山荷叶,四哥,你看。”她让人舀了一盆冷水,将手泡在水中,指尖上的水珠甩在白色的花朵上,刹那间,白色的花瓣在碰水之后变得透明。
    “这是我在南边发现的,你看看,漂不漂亮?”她抬头看着萧濯尘,却见他盯着花朵,不知在思考什么,“四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四哥没事。”他连忙摆手,同她说道。
    见萧濯尘不想对自己吐露心声,萧濯缨便巧妙地岔开了话题:“对了,这次在南边,我可见到了一个奇景!”她故弄玄虚,“你想不想听?”
    萧濯尘只有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想。”
    “西南之地,梁安之外,有一国都,以女子为尊,听闻此国,一女子可有多位夫君,唉,只可惜此国只许有令牌之人出入,否则,我可真想亲眼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场景。”她是听附近的村民说的此事,然而自己一介游子,怎能去看那番奇异场景,此刻想到此事,便拿出来当个乐子,同萧濯尘提起。
    而萧濯尘闻言,心如擂鼓,“咚咚,咚咚”,有什么东西,像是要从胸口跳出。
    听完此事,他过了许久才接话道:“是啊,只可惜。”
    他可惜的事,却和萧濯缨不同。
    ——未完待续——
    橘枳:又到了考研冲刺的时候了,今年比去年紧张太多,但是不准备停更(仍旧保持不定期更新,仍旧保持每天都有码字环节,发文提醒看我微博哈)
    怎么说呢,写文这事于我而言,刚开始只是纯粹的兴趣,所以我的进度一直很慢(没有把这事当做是工作或者是任务,所以我拖更是常有的事,想当年30万字的网络小说我写了两年才写完,不是因为编辑催我我也不会继续更新)
    到现在呢,我觉得写文依旧不是我的主要工作,但是每当看见各位的评论与鼓励,私信催更与反馈,我都觉得很幸福很快乐,这可能是我在备考时期最最最快乐的事情,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与鼓励,所以现在写文不单是我在备考中的一种调剂,更是一种得到肯定的鼓励。
    最起码这篇文,我应该能撑到完结。
    不过在毕业之后,人生的路口前,我也开始犹豫彷徨,写的好几篇文的数据真的不算好(是我的问题,单机作者也习惯了),如果这次又失败了(考试和码字),我大概率是会选择放弃(二者都是),然后走别的道路(考编考公),毕竟我想过,如果我考编成功了,我写这种露骨的文章万一掉马甲了我就真的完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别掉马),现在的我,选择做最坏的打算,并且不对自己报以太大的希望。
    这篇文不论有多少人看,我还是会努力更完的!
    也感谢大家这么久的等待与陪伴,我会再努力一点点,把这个故事写给大家看。
    写了这么多,还是很感谢大家!!最近因为太忙所以每次都是上来发个文就关网站了,不好意思。
    另外,可能有人觉得有点虐了(我也觉得!再等一下下,就不虐了,萧濯缨会是两个人的大助攻的。因为前文有提及梁安的国风还是比较含蓄的那种,所以真要往np方向走,不得不会提及到梁安国的各位哥哥们的叁观,最起码在现在,他们可能还不能接受np,因为感情这事,多人掺杂在一起,总会有人不高兴,所以我会在剧情上稍虐一丢丢,让他们把np叁观拧过来了,这就好办了)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υi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