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八十七.予你予礼(陆)

    章八十七.予你予礼(陆)
    暑气消散,天气逐渐转凉,萧濯缨的丫鬟双莲见她出门时衣物太少,便拿了一件披风跟在后头喊道:“二姑娘,把披风披上吧!”
    萧濯缨回眸,连连摆手:“不要,披着太热了。”她向来不爱裹太多衣物,此刻更是不愿意再披一件披风。
    双芙在一旁笑道:“姑娘,双莲这是关心您呢,把它拿着也可以,毕竟书院在山上,冷风一吹,是会生病的。”她接过双莲手里的披风,转身上了马车。
    两个丫鬟侧坐在一旁。
    双莲还在一旁絮絮叨叨地念叨着,萧濯缨双手捂耳:“哎呀双莲,别念叨了,母亲念叨完到你念叨,我头都给你吵疼了。”女儿家的娇嗔,是受尽宠爱的烦恼。
    “姑娘,您……”双莲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萧濯缨塞了一块糕点,堵住了絮絮叨叨的嘴。
    “别说了,昨晚没睡好,”萧濯缨长长地打了个哈欠,“让我睡会儿。”说罢,她便把头一歪,靠在双芙的肩上,合上双眼,作休憩状。
    一是为了躲避双莲的唠叨,二是——她昨晚是真的没睡好,今日是首日去远山书院,她略微有些激动与紧张。
    虽然书院里大部分官家小姐她都认识,但是一说到去学堂念书写字,她就觉得有些头疼,游山玩水多快活,登高楼,赏明月,好山好景,让她既能在自然之中解放天性,又能偶有灵感写出些许诗词句子。
    反而在书院里拘束着,文绉绉地写诗读书,使她觉得有束缚之感,全然没有灵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双芙轻轻抚拍她的脊背:“姑娘,到书院了。”她才睡眼惺忪地睁开眼。
    女夫子在书院门口候着,一见萧家的车马,立即整理衣衫,恭敬地上前问道:“可是萧家二小姐?”
    “正是,劳烦夫子在外等候。”双芙搀扶萧濯缨下马车,双莲在一旁福身道。
    从马车上下来的女子,面含笑容,云鬓之下的花颜,大方得体,萧濯缨虽然性子活泼,可到关键时刻,还是有萧家做派,镇定且大方,嘴边的小酒窝随着笑容牵起,给她的脸上更添了几分稚气。
    血脉二字着实神奇,萧濯缨和萧濯尘兄妹二人,性格不同,展露的表情不同,可当二人露出笑容时,旁人却能看到另一人的影子。
    萧濯缨下马车后,并没有东张西望地打量着,她随着女夫子的引带走入书院。偶能闻见鸟鸣,却看不见林中飞鸟,静谧之中多了一些活力。
    走入讲堂时,夫子的讲学旋即停止,萧濯缨能听到底下的低语,贵女们惊讶她的到来,有人露出热情的笑容,有人静默地打量她,也有人对她的到来并不在意。
    大部分人,都露出讨好的笑意,她们都知道她的身份,哪怕不结友,也不能树敌,这是大部分人的选择,对她表现出友好的态度。
    女夫子简单介绍了萧濯缨几句,便让她下去选个空位坐下。
    在夫子眼里,众人都一样,是学子,门楣身份并不是她所关注的对象。萧濯缨略略松了一口气,她对这女夫子心生好感——没有因为她的身份大做文章,正合她意。
    “濯缨,你可算回来了。”待讲学完毕,萧濯缨附近立即围了好几个姑娘上来,这是平日里和她交好的姑娘们。
    许久未见,她们既好奇萧濯缨游历的故事,也关心这个出了院门的小姐妹。
    “你这么久不回京,可不知道往日里最爱惹事生非的那人,被——”人群聚集时,最爱议论的,便是是非,而在贵女之中,最值得一提的,可不就是柳家的事。
    “你说谁?”因着好几人在同时议论,她一时半会没能听懂话语里的意思。
    “柳银霜啊!”有人提出柳银霜的名。
    萧濯缨和柳银霜的关系不怎么亲近,点头之交,闻言,她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此事:“柳银霜怎么了?”她在外太久,哪能听到此事。
    “柳家倒了啊!”有人幸灾乐祸道,柳银霜素日里拉帮结派,捧高踩低,已是引发许多姑娘的不满,于是柳银霜潦倒痛苦的事迹,便成了他人谈论取笑的话题。
    于是话题的中心,从萧濯缨移到了柳银霜身上。
    众人讨伐她的恶劣行为,嘲笑与调侃同时进行。
    萧濯缨却觉得这些话语有些嘈杂,令她胸闷。
    富贵权势,一朝之间全然消散。
    云中之花,被随意践踏烂在泥中。
    议论纷纷的姑娘们没有意识到,危机四伏。
    谁是下一个柳银霜呢?
    坐在一旁听众人议论的林知意这般想着,静静地将目光移到不同人的脸上,此刻她们脸上的表情各不同,但仍能从她们脸上看出心中所想的。
    嘲讽,幸灾乐祸,只有少数人有忧虑。
    这时,有一人在她身旁坐下,林知意侧首一看,是邵以檀,她虽然和邵以檀并没有太多往来,但那日遇险还是靠她才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名声,这样一来,林知意对邵以檀便少了几分警惕。
    邵以檀在她旁边坐下的目的也很简单,她还想会会林知意身边那神出鬼没的婢女,向露。
    “你……你那个丫鬟,向露呢?”邵以檀鼓起勇气问道。
    那日向露拦下了她家的马车,双膝跪地,求她帮忙,邵以檀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却立即下了马车,将她搀扶起来,细细询问发生了什么,向露未透露多少详情,只是求她将邵家的马车借给她一用。
    邵以檀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同意。
    于是,二人便就此事结识了。
    今日邵以檀没有看到向露,没有忍住好奇,前来打听她的消息:“今天她怎么没有来?”
    林知意道:“她昨日吃坏了肚子,今日在府中休息。”凝雨和寒酥二人好心办了坏事,见向露总是拘束自己,便想着花样给她送好吃的去,结果让向露闹了肚子。
    “原是这样。”邵以檀却想不出再该说些什么,二人干巴巴坐在原地,气氛有些尴尬。
    而此时,萧濯缨恰好看到了林知意,便惊喜道:“知意妹妹!”以前她当萧濯尘跟屁虫的时候,时常能看到林家二子带着她,在萧家,她是最小的孩子,总想过过当姐姐的瘾。林知意的出现,总归是满足了她的这种想法。
    看着许久未见的故人,林知意还以一笑:“濯缨姐姐。”
    虽说算来,她们也只有一年未见面,然而实际上——萧濯缨在前世,十八岁便死了。
    当萧濯缨重新站在她面前时,林知意的情绪极其复杂。
    也许一切,她能重新扭转。
    天真且烂漫的萧濯缨,也许能逃一死。
    ——未完待续——
    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 υi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