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戒【肆】(女向轻微s,俞南星番外:

    番外叁.  戒【肆】(女向轻微s,俞南星番外:大肉+微羞辱)
    *食用注意:本篇是在主线之外的番外(意思是主线中女主在此时还是virgin),本章纯粹是为了写肉而写,和主线剧情无关,怕大家误解所以提示一下。
    “舒服吗?知意?”林知意仍保持着动作跪在他耳侧,可分明是软了身子,动都不想动,俞南星比起下身硬得难受,他更在意林知意的体验,方才那水喷得太快,他接都接不住,脸上的水痕便能说明动情的极致。
    “嗯……”林知意缓过神来,慢慢从他脸上挪开,腰软得一塌糊涂,再次坐到他的小腹上,耳朵贴在他胸口,“你心跳好快啊,我的南星哥哥。”哥哥二字,带着一层禁忌的快感,二人毫无血缘关系,可俞南星听到这种话时,心跳得飞快,仿佛是利用这种“兄妹”关系,能把二人绑得更紧。
    “舒服是舒服,”林知意手指点着他的乳头,似乎是极为满意他的动作,可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想要。”随着话锋一同转变的,是她的抚摸变成了轻掐,她掐住了他的乳头,力道不大,却足以让他闷哼一声。
    “知意……知意……别……别这样……”他败下阵来,被林知意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又是难受又是羞涩,痒中带着一种刺激的痛感。
    “喜欢我吗?”林知意亲吻他另一侧的乳头,掐着的手指却没有松开,揉搓着,顺便询问道。
    “喜欢……喜欢……喜欢得……”俞南星几乎想要把心掏出来给林知意看看,“你看别人一眼,我都会魂飞魄散。”他说得情真意切,奈何语言之力不能表达自己所有的思绪,辞不达意。
    “是吗?哥哥,可是我不止喜欢你,我还喜欢……很多人……”林知意的手往下继续探,握住了他早已硬起的分身,“那你,要怎么办?”她提问,等他的答复,触碰到他的那一刻,他的唇中便溢出了一声轻哼。
    “我的回答,还不够吗?”俞南星被握住的时候有了轻微的喘息,“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然而回答被林知意死死堵住,她不再停止于手握,单手开始套弄着他的分身,一上一下,缓慢的节奏。
    “慢一点……慢一点……”俞南星哪受过这种刺激,她的动作又刺激又淫靡,饶是做梦,他也不能梦到这种场景。林知意的动作并不快,可他仍感觉太刺激,每一次套弄,都让他觉得时间格外漫长,又磨人,又快乐。
    “我什么都依你,好不好?”俞南星憋了半天,磕磕巴巴说道,他经不住这种玩弄,一种渴望几乎要破茧而出。
    “好啊。”林知意将唇贴到他的嘴上,像是想用接吻来试探他的话语真假,辗转之中,她低声问道,“操我,好不好?”
    而还未等到他的回答,林知意便手扶着他的分身,一点点用小穴将他包裹,慢慢地坐了下去。
    二人同时发出“嗯”的一声舒爽声音,俞南星开了荤,连头皮都是发麻的,又麻又紧,他几乎不能思考,她包裹着自己,二人的距离更近了。
    “好紧,宝贝好紧。”俞南星忍不住感叹道,想要有所动作,想要挺身更加进入一点,可锁链将自己紧紧缠住,不容他有任何妄动。
    “哥哥,”林知意呵气如兰,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也好大,好撑啊。”
    他哪听过这话,刚想用手抱住她时,又被锁链牵扯住,动弹不得,只能看着她在身上起伏,感受着她的温暖与湿润,还有紧紧被包裹的快感。
    “知意,松开我,松开我好不好?”俞南星问道,他不想再受到这种限制。
    林知意却再次掐住他的乳头:“不行!”说罢,她甚至不轻不重地打了他的腰腹,“不准命令我,小骚狗。”
    “嗯……”俞南星又哼了一句,她在此时强硬的态度令他既惊又有一种快感,她稚嫩的动作与强硬的话语有极为鲜明的对比。
    “俞南星,旁人见了你这发骚的模样,会怎么想?”林知意调笑道,她亲吻他的脸颊,忍不住问他,“舒不舒服?俞南星?”
    “舒……舒服……”
    “说,你是我的什么?”林知意停止了动作,问道,她的手指划过他的脖颈,引发怕痒的他一阵颤栗。
    “我……我……我是……”俞南星哪说过这话,磕巴了几句,被她掐住了脖子,并不是强制的窒息力道,而是要让他只将思绪放在自己身上的掌控而已。
    “你是我的骚狗,你是我的……嗯……大鸡巴哥哥。说。”她一声令下,不容他的拒绝与退缩。
    “我……我是……”
    “说!”她掐住他脖子的力道又重了些许,轻微的窒息,让他缺氧时,会变得不能思考,忘却叁纲五常。
    “我是知意的……知意的……骚狗……大……大鸡巴哥哥……”他犹豫地说出口,“啊知意,太快了。”
    “真乖。”林知意像是给奖励给他,加快了上下起伏的速度,紧紧地夹着他的鸡巴,让他爽得快要发疯。
    “再说!喜欢知意……喜欢……”
    林知意还未想出别的话时,俞南星便开口乖乖说道:“最喜欢知意……最……最……不行……知意……太紧了……太舒服了……我……我好爱你……喜欢你……喜欢……你的身……身体,好喜欢你……好喜欢……”理智是一根琴弦,她飞快拨弄这一根琴弦,直至断裂。
    “嗯……嗯……”最后咿咿呀呀的,只有单音节发出来,可他回过神来,破碎的字句,“要射了,知意,拔出来,拔出来……不行……不行……”
    白浊涌出,他竟流下了眼泪,片刻间,他脑中一片空白,可心口被满足填满。
    待他回过神来时,林知意累得在他旁边喘着气。
    “好爱你。”被禁锢的人儿,满怀深情地说道。
    戒不掉的。
    她把自己环在身边,周围都是警戒,而他只为她生,为她死。
    旁的清规戒律,一概不是他的戒。
    ******
    “公子,昨日您为何让我点寒酥送来的香啊?”挑云不懂,寒酥送香来的时候,他还一愣,公子最近又有些咳嗽,怕是熏不了香。
    “挑云,有意求和时,哪怕是毒药,我也会咽下去。”俞南星笑得灿烂,他手中的剪刀“唰”一声,将盆栽中的枯枝剪断,挑云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俞南星剪枯枝的动作带着几分狠厉,哪还有半分“汴州西子”的模样,只是面上笑容,十分晃眼,令挑云更加不明。
    ——番外叁完结
    -------------------
    橘枳:晕肉了,写主线剧情啦。剧情那边因为涉及佛寺建筑,我可能还得研究一下再写,所以大家稍安勿躁
    好久不写肉,需要靠r18向的音频来激发灵感。
    最近疫情有反弹,大家出门记得戴好口罩哦
    我!可以!蹲!评论收藏和珠珠吗?!(好想看到圆圆白白的珍珠哦,争名夺利)
    前排提醒:doi请做好防护措施
    广告:本文只在粉po和海棠发,还请支持正(嗯)版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