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十九.凶吉(玖)

    章九十九.凶吉(玖)
    林中二人终是放下芥蒂,比起得到,俞南星更加恐惧的是失去,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愿意放下自己的执念。
    而林外的陈璟不同,他想要得到,因着目的是获得,所以他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于是他在众女子间温文尔雅地同她们说话,有了沉昭容的开头,旁的一些贵女也试着上前同他说了几句话。
    也就是这样的戏码,让陈璟既感到恶心,又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前程一次又一次重复这样的事情。
    林知意和俞南星二人回到原地时,看到陈璟旁边的莺莺燕燕不禁觉得好笑,俞南星见林知意大胆地看向陈璟,忍不住问道:“你还对……”
    他没有把话说完,这话给旁人听了是要落下话柄的。
    “并不。”林知意将目光移开,“只是觉得有意思。”陈璟的再一次出现,无非就是要利用女子的口舌助自己上位,那副温文儒雅的面孔之下,是对于皇位与权力的向往。
    只是他如此狂热地追寻的东西,林知意都会提前将它们捏在鼓掌中,让它们化为齑粉,然后再将它从手掌中漏出来,让陈璟匍匐在地上寻找,却没有发现,粉末早已被风吹走了。
    在一旁的燕炘,不知为何,总觉得人群中有一道冷幽幽的目光看向自己,背上一阵发麻,这是陈璟不愉看着自己时,才会有的感觉。
    *******
    “昭容,你是说今日五皇子也去了栖霞寺?”问话的人,正是沉昭容的父亲沉庭芝,他面容上没有什么情绪,这让沉昭容并不能拿捏住自己父亲的意思。
    然而她还是笑颜如花地从旁边的婢女手中取了热帕子给沉庭芝:“正是,今日五皇子到栖霞寺祈福。”她并不多说,只是将这个信息传达给父亲,虽然她对陈璟有意,可是女儿家的心思藏得深,她也不敢让父亲知晓。
    然而她自己以为自己把心思藏得很好,其实谁都知道。
    沉庭芝闻言,将那擦过的热帕子扔到婢女的托盘中,冷哼了一声:“昭容,眼光放长远一点。”这话引得在一旁正襟危坐的沉礼容心里一笑。
    她的长姐心比天高,可眼光实在不高。
    陈璟长得好看又能如何,要权势没有权势,要恩宠没有恩宠,空一副皮囊,沉礼容瞧不起陈璟。她一直以来都习惯暗自和沉昭容较量,沉昭容对她不屑一顾,她便更是气得牙痒痒想要和她一较高下。可她在沉昭容面前一直落下风,此刻沉庭芝对沉昭容的敲打,在她眼里,便是自己的一种胜利。
    沉昭容怎会不理解沉庭芝的意思,当下嘴角便有点下垮,可往日的教养硬是撑起她的笑容:“父亲的意思,昭容明白。”
    沉庭芝对陈璟说不上好感,只是在这种情况下审视诸皇子时,他并不会把他放在头位,沉昭容是他最看重的女儿,被陈璟这种不中用的皇子娶了,是沉家的损失。
    想到这,沉庭芝饶是再疼爱子女,也不会为了沉昭容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了。更何况,沉庭芝并不是疼爱儿女那一类人物。家族门楣家族荣誉比什么都重要,何必要为了沉昭容去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陈璟失势是有目共睹之事,他作为肱骨之臣,在皇子们的争锋中小心翼翼地行事,如此贸然在圣上面前美言,恐怕会引他人注意。于是乎,沉庭芝在次日,并未帮陈璟说话。
    沉庭芝未帮,不代表旁人不帮,只是分量没有沉庭芝那么大而已。
    陈政和倒也不立即表态,只是今日经由旁人一提,才想起来,原来老五并未在秋猎名单里,秋猎之事……
    他思来想去,并不在意陈璟前些日子受的委屈,只是有些事情他已做打算,便着人去办了。
    ******
    五皇子府,受伤之后,陈璟便一直在府邸里歇着,皇上连他上朝都免的,令他安心歇着,他跪拜谢恩时,伤口的疼痛与心中的不甘,让他脸上根本没有多少笑意。
    说是恩典,可与他而言,便是致命一击。旁人可以由母妃的荣宠,而得到皇上青睐的机会,他的母妃早已不在人世,能在皇上面前出彩的机会,也只有上朝了。
    如今他连这个机会也失去了,日日做个闲散皇子,难寻翻身的机会。
    他闲在府中,自然不知朝堂之上因为他引起了小小的纷争。
    等那脸上笑出褶子的公公宣读圣旨,宫中的赏赐送入府中,他才意识到——珠翠万两又如何,皇上这是让他留在府中啊!
    补品不少,珠宝同样不少。
    旁人见了,是会感叹一句圣眷正浓。
    只有身在水中的人知道,这些身外之物只会让自己沉得更快。
    陈璟发白的脸颊让宣旨的公公忍不住同情,可又说不出什么别的话,便领着一行人送了赏赐便离开了。
    原是这样,陈璟忍不住冷笑,原来自己做什么,都只会落下一个失败的下场,父皇啊父皇,你的心肠怎么能这么硬呢。
    他忍不住在心中一遍遍质问陈政和,却只能在心中无声地质问,半点愤怒都不能做出来。
    “燕炘,让管家把父皇的赏赐都收好了。”他垂手,字句几乎要从他的牙缝中挤出来。
    这是恩典,也是他的恨意。
    ——未完待续——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