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零八.反抗(壹)

    章一百零八.反抗(壹)
    八角看扎莱离去,自己则失了气力跌坐在椅子上,花柳病?熹妃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不可能得这种病的,那……
    八角忽然想到秋猎时那荒唐男子:莫不是他?她知道这人在皇后手里,可她怎么能在皇后的眼皮子底下去问此事呢?
    八角原是皇后手里的人,她把之前在皇后宫中看过听过的隐秘之事联系起来,细细思量,她起身,慌张的动作把手边的茶杯给扬落在地,“哐当”一声,那瓷器是敌不过坚硬的地面,瞬间摔成了碎片,看见碎了一地的瓷片,八角有些迷惘。
    “昭仪……”宫女听到殿内的动静,急忙进殿中,低头便看到茶杯摔碎了一地,小心翼翼地问道,“昭仪可有伤到自己?”她不安地打量八角,又见到她裸露在外的手指似乎并没有见红,她稍稍安心。
    “不过是失手打碎了一个杯子,你过来清理了吧。”八角缓缓说道,只是像失了魂似的瘫坐在椅子上,又颇有些神经质地咬着手指,她怎么能忘了皇后娘娘!
    想到熹妃给自己的暗示,她有些动摇。
    一面是后宫之主,曾经调教过自己,教导过自己。
    一面是新起之秀,曾经的主子,她和扎莱相处不久,一直没有摸清她的脾气。
    她自己虽说是昭仪,这些荣华富贵都是凭借腹中这个还未出生的小生命带来的,若是皇后有意除掉自己,以她自己对皇后的了解,恐怕真的会从肖贞入手。
    她回宫之后寻人打探过那轻狂男子,兵部职方司侍郎肖贞,官职是他自己挣来的,他身后似乎并无扶持之人,如果要除掉……于皇后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肖贞虽然是行事未遂,若是皇后开始质疑这孩子的父亲,那么除掉肖贞之后,皇后下一个处理的必然是她。
    她必定是死路一条……
    八角不敢细思,她必须要抢在皇后之前……
    花柳病,熹妃既然把此事告知自己,八角猜测皇后并不知晓此事,于是她唤了一个和她平时交好的宫女进殿中,给了她不少金银,同她吩咐了些事。
    没过几日,皇后身边的女官得到了想要的消息。
    “娘娘,昭仪那边的宫人来报,说是昭仪病了,都起不了身了。”女官捧着茶盅给皇后,“是不是该找人去看看?”
    “病倒了?”皇后惊诧问道,“可是着凉了,昭仪怀有皇嗣,怎会突然病了?”她接过女官手中的茶盅,揭开盖子,里面的茶汤清澈且飘着一阵暗香,心里有些舒畅。
    “约莫是这样。”女官继而问道,“娘娘,这昭仪的身子实在不好,是不是该请太医过去看看?”
    “去请吧,对了,即日起便免了昭仪的问安吧,让她安心养病才是。”谁知道会不会一病不起呢。
    “是。”女官福身退下,看这个样子,八角十有八九是心虚了,这不正好请众人来看看好戏。
    ******
    流言不仅在宫人之间流传,同时,这道流言也飞入了陈政和的耳中。
    “宫中下人竟个个想当那长舌妇?背后嚼舌根的给朕一个个严惩!”陈政和听到流言后惩治了不少宫人,可他心里也忍不住嘀咕:难道八角怀的,真的不是朕的孩子?
    似乎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已经由八角亲手戴在了他的头上,陈政和同样起了疑心。
    又听皇后说八角不知怎的,感染了风寒,似乎病得很严重。
    先是流言,再是疾病。陈政和心里好像插了一根细刺,冷不丁地刺自己两下,皇后又是旁敲侧击地提过肖贞那日的荒唐事,几个事件交织在一起,让他越发怀疑起来,他可咽不下这口气。
    八角是宫中唯一怀有身孕的女子,她很快成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扎莱倒是少了很多麻烦,她把祸患引到八角身上,自己则像个没事人似的看着这混乱的后宫。
    而她心里清楚,若是八角出事,她也会收到牵连。只因事情是出在她的帐篷里,皇后甚至极有可能把肖贞说成是她的奸夫,继而把她也拉下水。不得不说,皇后这一招的确很高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若是无心防范,极有可能会被八角牵连。
    她取出入宫前林知意取出的琴竹,感到一丝奇异:她原本只是七皇子安插晁兆入宫的一个契机,司裴赫只是把她当做一樽花瓶,晁兆则是瓶中开得艳丽的花朵,她是陪衬,是衬托。
    可晁兆占卜犯难之后,她获得了司裴赫许多新的指令,这些指令和之前安排的完全不一样,她反而从呈放鲜花的花瓶变成了花朵,这是她未曾想过的。于是她从被动变成了主动,甚至成为了事件中最为关键的一环,这是晁兆无从插手的一环。
    以扎莱对司裴赫的了解,她能笃定这些计划并不是司裴赫所想的,如此缜密的计划,像天衣般笼罩着宫中,没有人能从中逃脱。这是……扎莱几乎能肯定,这是之前成功破坏司裴赫计划,甚至能把司裴赫拿捏在手中,林知意的计谋。
    一想到那女子,初次见面时,扎莱满怀敌意,因为她看见自己仰慕的男子怀中抱着一个女子,七皇子让自己摘下面纱,只是想遮挡住她的面容。她有些嫉妒。
    可和她对视时,扎莱本以为林知意也会同样抱有敌意看着自己,怎料她是一种欣赏与了然。
    这和她以往接触的女子不同,太过不同,所以她忍不住探究。
    只是老天并不给她探究的时间,她很快被安排入宫,成为所谓的“神女”,什么浴火而生,踏水而来,其实都是波斯杂技人用的小伎俩,梁安人没有看过,所以觉得新奇。
    成为神女,并不能给她带来太多便利,因为入宫之后,她便只能成为一介凡人,她要争宠,要夺走帝皇之爱。
    她本该如此。
    却被林知意硬生生给扭了过来。
    她还是神女,那些伎俩她依旧可以使用,还得更为放肆地利用,只有这样,陈政和对她才不只是贪恋美色的喜爱,更是一种敬畏。
    陈政和不会承认他对于“神”的恐惧,但哪怕他是帝王,他也是凡人,肉身凡体,仍在“神”之下。扎莱看得明白,陈政和对自己有了敬意。
    那一对琴竹被她取了出来,用干净的帕子仔细擦拭。
    “来人,取我的琴来。”她唤道,好戏即将开场,怎能少了音乐助兴呢?
    ——未完待续。
    --------------------
    橘枳:林知意每章都不怎么出现,但是又好像到处出现,获得称号“神出鬼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