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一十四.下江南(壹)

    章一百一十四.下江南(壹)
    本以为宫内的风波已经平息,陈政和却似乎并不准备就此打住,肖贞的花柳病究竟从何而来,陈政和疑心极重,令人继续追查此事,怎料这一查,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追查此事的大臣递上来的折子让他眉头紧锁,他身子不大好,气急时喘着粗气,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呼吸声,旁人听了心惊胆战。
    群芳院,一切线索都指向这烟花之地。
    陈政和虽不在意自己的臣子私生活是否混乱,可他在这本奏折中看到了许多进出群芳院的官员之名,陈政和心里有了一丝警觉,他也曾参与夺嫡之争,更是见过那些登不上台面的下作手段,如此多的官员屡屡进入群芳院,他难免会多想。
    帝王手中,既有朝臣,也有暗卫,这是他维持自己的统治最锋利的刀子。
    明面上,大臣查肖贞染病。
    暗地里,暗卫查朝臣结党营私之事。
    这一步步,都如林知意所想的一样。
    每一招,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暗藏杀机。
    她首先要斩断的,便是陈璟的臂膀之一——群芳院。群芳之下,是陈璟诡谲的心思。他利用女子收集信息,继而选择最有利自己夺嫡的道路。每一步,他都走得格外顺畅。林知意前世并不懂这种关系,她同样也是陈璟手中的一枚棋子,一枚他看不惯而又不能舍弃的棋子。
    当棋子不能在棋盘上起任何作用时,她便成了一枚弃子。
    陈璟从始至终未将她当做自己的妻子。
    看着棋盘上黑白棋子胶着在一起,她并不为此烦心,而是拈起黑白两颗棋子,细细思量之后的事情。她估摸着陈政和预备彻查群芳院了,陈璟虽然久久不入宫,但一定能收到风声。他是断尾求生?亦或是奋力保全?
    林知意好奇他的选择。
    可无论哪种,陈璟都会元气大伤。
    她将棋子往桌上一放,似乎不再沉迷于棋局之中,凝雨在一旁见状,细声问道:“姑娘,这棋局……”
    “死局而已,你收了吧。”
    陈璟怎么也想不到,从那次苦肉计开始,他便开始厄运缠身,本想着能以苦肉计离间太子和二皇兄,却没想到硬生生把自己给赔了进去,受了重伤不说,父皇竟沉迷美色将自己抛诸脑后。再接着,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将他从宫中推了出来,然后搅乱了自己所有的计划。更没想到,一场秋猎,竟闹出无数事端,祸起萧墙,肖贞之事竟连带出群芳院。
    种种事迹,令他气闷,更让他不解。
    明明每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可走着走着,竟走到了一条无法返回的死胡同之中。
    “燕炘,让人带话给秦蓉蓉,群芳院的生意立马关了。”他收到宫内的密信,心中极为不安,此种境况,群芳院定会牵连到自己,他必须狠心。
    燕炘深知此地是五皇子多年来的心血,更知道此地若是废了,陈璟难以东山再起,他试探地问道:“殿下,不如让秦姑娘先避一避风头,再开……”
    陈璟纵使心中百般不舍,也懂得大是大非面前该如何取舍,群芳院再留下来,后患无穷。他气闷,从来没有如此不畅快过,怎能落得满盘皆输的局面?
    “不行!”陈璟硬下心肠,不由分说否定了燕炘的提议。
    燕炘又哪敢再多言语几句,当下拱手,得令出了书房,他看着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场景,心里总是不舒服。
    可又说不出来缘由。
    ******
    还未到正月初一,群芳院便彻底在巷陌中消失了,只留下一座空楼,像从未存在过一样。树倒猢狲散,她们聚在一起时是一团火,散开时却是烧尽后毫无用处的灰烬了。陈璟的暗卫还未能摸到群芳院,便失了线索,竟是成了一个无果的悬案。
    徐意怎么也想不到,昨日的群芳院盛景竟会因暗病消逝。
    她在俞家山庄躲着,汤药是断不了了,而那日和她交谈之人再也没出现过,只是送了两个人进来,这俩人刚一进屋子,便泣不成声,跪在徐意床前握着她两只手,病气入体,饶是吃下多少进补的药物都于事无补,她的身体她怎会不知道呢。
    徐意半倚在床上,许久不出门,未见阳光的皮肤白得骇人,清秀佳人,如今倒是只有清秀二字了,那跪在地上的两名女子,一位是在宫中和扎莱一起做局,有换脸本事的镜花。
    另一位,则是善于制作人脸的水月。
    这二人是一对孪生姐妹,被家人卖到花柳巷中,二人又是不肯服软的,被人打骂也不肯掉一滴泪,后来甚至闹着要自戕,在当时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徐意看着两个比自己要小个几岁的姑娘,想起自己的胞妹,竟是一时心软,软磨硬泡地把她们二人求了过来,作为自己的侍女。
    妓女与侍女,都是奴才罢了。在这种地方,孰高孰低呢。
    她们却惺惺相惜,互相照应。
    水月细心,只消看人一眼,便能做出和此人极为相似的脸皮。
    镜花善于模仿,一言一行一板一眼都学得极为相似。
    只是她们从未展示过自己的小把戏,唯有徐意亲眼见过,当时还被揭脸的镜花给骇住了,过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肖贞那日把徐意带走,她们二人也是在事后才知晓,落入那人手中,不死也只怕会活生生脱层皮,她们着急之时,醉生梦有人找上了门,只同她们说了寥寥数语。
    镜花和水月相对视一眼。
    一个是镜中花,一个是水中月。若是那日徐意不出手相救,她们只怕会镜碎水破,世间哪还有镜花水月二人。
    这群芳院是吃人的地方,秦蓉蓉再有手段,到危难关头也会弃车保帅,她们不过是水面浮萍,无依无靠,若是日后再有此事,她们如何自保呢。
    “做。”镜花咬牙道,水月随即点点头,表示同意。
    当晚,群芳院便少了镜花水月二人。秦蓉蓉第二日发现这两人逃跑了,更是气急,她能笃定这两人是为了救徐意而逃了出去,可肖贞这人她怎敢再去招惹?还未等她想出法子把这二人讨要回来,便听闻肖贞府邸大火,她惊慌失措,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人却愣是没得到确切的信息。
    丢了两个丫鬟,秦蓉蓉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派出去寻她们的人也未找到二人的踪影。
    镜花和水月两个人易容离开,怎能被他们找到。
    徐意心情复杂地看着两个姑娘,她们为了救自己,可以说是得罪了整个群芳院,若是这么走出去,她们叁人会引来灭顶之灾。
    而镜花握紧她的手,一字一句说道:“徐意姐姐,我们会为你报仇。”不是拯救,而是报仇。
    镜花从踏出群芳院大门的那一刻起,便动了杀肖贞的心思,肖贞是刽子手,群芳院就是冷眼旁观还给肖贞递刀子的罪魁祸首。
    她不甘心被这些人左右。
    水月拿不定主意,却是最听镜花话的人,她从怀中掏出几张人脸:“姐姐,我们会为你报仇。”
    谁能想到,换脸之术,竟成了最重要的一环。
    ——未完待续。
    --------------
    橘枳:新年好呀各位!万事胜意,平安喜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