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一十九.下江南(陆)

    章一百一十九.下江南(陆)
    无论是官宦人家,还是商贾人家,只要家业大起来了,家宅中都缺不了一种角色——管家。当然,林府也不例外。虽说同为奴才,掌握权力的奴才会看不起其他做杂事的奴才,这是人惯有的心态。权力在手,哪怕是小小的权力,也能鸡毛作令箭,耀武扬威一番。
    宠犬,明明只是犬,却因主人的宠爱,宛若统治者一般高高在上  。*
    不过这样的人,也同样有区别。
    有的,不过是在其他下人面前得意骄横罢了。
    而有的,吃里扒外,生怕自己手上少了一点油花。
    仇家便是后者。
    刚开始起疑心,还是在玉鹃偷窃时。林知意和丫鬟们的玩笑话不知怎么就被他人听去了,更像模像样地同玉鹃说了一番。冰冻叁尺非一日之寒,林知意意识到,这件事发生了一次,定然是不可能只发生一次的。她想将林府吃里扒外的东西彻底揪出来,为了能让异心的仆役真正来到自己身边,她不得不委屈寒酥,先是将她赶了出去,继而将碧玺和金婵招到身边来,仇嬷嬷到了她的院子,个个都把她捧着,连林知意都亲自请她去管着自己院子里的库房,显然是要把仇家抬起来了。
    说来也是有意思,林府管家的有两家,一个是方田家,一个是仇庄家,这两家人同样为林府出力办事,仇家是宋明婕的陪房,从江南来的,身份也比方家体面不少,但在管事上,还是方家占了大头,方田算得一手好账,又心思细腻,方嬷嬷更是办事利索,极会调教下人,于是林府的一应用度都是方家掌管。
    仇家见了方家落了好,便心生愤懑,觉得是主子不公,不帮衬自己。
    宋明婕本是好心,让他们管家,又不用操劳。
    仇嬷嬷是不甘心的,毕竟天天看着府邸里的丫鬟对着方嬷嬷是毕恭毕敬,左一个方嬷嬷,右一个方嬷嬷,方嬷嬷家的女儿松月更是宋明婕身边最宠信的丫鬟,仇嬷嬷便愈发心里不痛快,怎么想怎么难受。
    她开始觊觎方家的管事地位,便怂恿着仇庄努力表现自己,更让仇碧玺想想法子到林知意身边去。
    谁不知道,林知意院子的油水最多。父母爱女,兄长怜妹,什么好东西都进了她院子里。
    于是碧玺开始在林知意院子里挑起事来,听听墙角,嚼嚼舌根,玉鹃很快就被赶了出来,仇碧玺心中不由得得意起来,可怎么能想到玉鹃去了宋明妤和谭怜的院子里之后,竟受不过气回家上吊死了。仇嬷嬷估摸着,林知意的姨母和表姐此次前来汴州,并非小事,再一看那宋明妤蠢蠢欲动的模样,心中有了一个奇异的猜想——宋明妤这是想进林家啊。
    既然宋明婕并不重用仇家,那她何不投靠宋明妤?更何况,他们仇家本就是从宋家出来的,和宋明妤是有几分交情的。
    男人嘛,总会禁不住诱惑的。
    哪怕林淮是她的主子,她也忍不住如此猜测。
    于是,她有了投靠宋明妤和谭怜的心思。
    几次叁番装作不经意透露林府的事,包括林淮的喜好憎恶。为的,就是能把林家的管事权拿在手上。如此吃里扒外的仆役,林知意前世根本就想不到,自家宅邸中会出现帮虎吃食的人物。他们怂恿别人偷窃和偷听,为的竟是一己私利。
    胳膊肘往外拐的仇家,是母亲的陪嫁。
    从宋府出来的仇家,她作为宋明婕的女儿,其实是无力严惩的。更何况,她不过十四岁的孩子,虽说是父母膝下最疼爱的孩子,可她手里终是少了一样东西——管家的实权。她若是在汴州大张旗鼓要惩治仇家,必然会在汴州引起风波,未出阁的女子做起当家的事来,最后只会落得“悍妇”二字。
    而这种名声,极有可能让她无法再接近天家人,对陈璟的复仇也可能就此夭折。
    她要打狗,更得关门。
    金婵和碧玺交好,那她就让她们俩都到自己跟前服侍,暗地里观察她们,继而挑拨二人的关系。金婵和碧玺关系好,纯粹是因为她觉得和仇家关系近了,自己也能捞点油水。可谁能想到林知意竟会把寒酥赶出去,把自己招进来,这下好了,在管家和主子之间,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主子。
    若是能得到林知意的青睐,她何尝不是下一个凝雨,下一个向露呢?可她偏偏就爱小偷小摸,林知意屋里的东西看得她眼都花了,她实在忍不住偷了几个首饰,虽然行窃时总是不安,但把那金灿灿的首饰拿到手里时,她又实在硬不下心放回去。
    不过金婵同样留了后手,她知道仇家和谭姑娘他们走得近,便小心地留下了仇家吃里扒外的证据,若是仇家对自己心生不满,若是自己在林知意屋内偷窃的行为被人发现,她也好拿出证据来,为自己开脱。
    好一个“忠心”仆役。
    向露行动轻盈,她在房梁上、窗户后、还有不少隐秘的地方监视着金婵的一举一动。
    昨日拿了什么,今日拿了什么,她在纸上一笔一划记得清清楚楚。那日丢了簪子后,妆奁里的梨花香把金婵彻彻底底暴露了出来,林知意留了个心眼,让向露监视金婵。更嘱咐了一句“若是发现她把那首饰变卖了,无论那人出价多少,都要给我赎回来”。
    不知为何,下人变卖首饰这件事,让她心中隐隐约约不安起来。
    她前世并不知道,陈璟就是用一根簪子,把自己讨了回去。
    而那根簪子,也正是丫鬟偷了变卖出去的。
    只是林江北实在不想让林知意难堪,便说了个谎话,瞒了过去。
    谁能想到,一根簪子,让她万劫不复呢?
    向露却发现,金婵虽偷了首饰,却从未把这些首饰变卖出去,更为诡异的是,她只是藏在自己的小妆奁里,不戴出去,也不卖出去,只是会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取出来,把玩观赏一会儿,又偷偷藏回去。这是她完全想不透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向露还是如实向林知意禀报了此事。
    林知意让她继续探查,同时,向露也从寒酥那得知仇家和宋明婕的事。
    林府出了内贼,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果真是这样,起了二心的仆役,是房梁上的裂缝,日夜过去,这房子早晚会塌。
    又是一个冬日,宋府的下人们个个都打足十二分精神,预备着春节。
    似乎因为有女儿的陪伴,林知意的祖父身子好了不少,只是祖母仍病歪歪的,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老夫人素日里最爱看戏,为了能讨老夫人欢心,仆役们更是请了江南最好的戏班子来,左叮咛右嘱咐,让他们赶着吉祥话说,又把那戏折子换了又改,改了又换。热闹的、喜庆的、排场大的戏都写在上面,唯恐老夫人不喜欢。
    虽说舅舅和姨母提防着母亲让林知意心中实在不快,可她对祖母的情感是没有任何迁怒的,毕竟祖母虽不是母亲的生母却也十分疼爱母亲,她敬重祖母,也对排戏的事格外上心。
    然而看到戏折子上面的戏,她又不经意分了心,这些戏在汴州早就过时了,想起戏曲,她不禁想到那手握折扇,满是笑容却未有笑意的男子——程睿。现在也该是汴州最炽手可热的旦角了,他不再托以“程映雪”之名做戏,而是以真名“程睿”上场,虽是男儿身,但台上的扮相说是女子也不让人怀疑。
    汴州城里,似乎有不少姑娘为了一睹“睿公子”之风貌,特地去程家班看戏。
    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此人。手里的戏折子掉落在地上,也未曾发觉,还是旁边的丫鬟小声提醒道:“林姑娘,可是有哪出戏不合您的意?”她们做丫鬟的,最能听到风声,两位老爷刚开始还略有怠慢林姑娘之意,可到了后来,不知怎的,老爷们似乎不敢再有怠慢之心了,让他们好生招待着来客。
    林知意虽对戏曲没什么太大兴趣,可汴州城内无论是达官贵族还是从商人家,在府邸中举行宴会时总会请戏班子来唱几出戏,一是为了热闹的排场,二是为了消遣时间。似乎在这些人眼中,时光是难以消磨的,唯有在檀板和铙钹中,这漫长的时光才得以打发。
    前世的自己,听着台上咿咿呀呀的声音,只觉得昏昏欲睡。
    可到了今生,曲调未变而人的心境变了,她也像那深宅中的妇人,看着台上的角儿演绎着故事,心头却是拨不开的愁绪。
    妇人为宅邸而烦心。
    她呢?
    似乎有愁绪,也同样,有一股熊熊烈火,在胸口燃烧。
    她见丫鬟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询问的模样,便俯下身去取那戏折子:“不过是失了手而已,这戏我也看不懂,只晓得要热闹才好。”她作不懂戏文之态,分明就是不预备插手此事。老夫人身体不好,想来下人们也只会安排些大团圆结局的戏,这样的戏份又挑不出错,也能得主子欢心,是最为稳妥的。
    冬日为了避风,宋府中的正房和廊屋皆被格子门封闭,唯有正间中间的两扇门会对开,于是仆役们都得从此处进出,那取戏折子来的丫鬟前脚刚出去,碧玺后脚便踏了进来,一身热气,像是急匆匆跑来的。她在院子里和丫鬟们聊天忘了时间,忽然想起林知意今日要她去取香片,这才撇下一众姐妹,便赶紧去库房取了香片,又一路小跑,回到林知意屋内。
    见林知意低声和向露吩咐着什么,她又赶紧低眉顺眼地将那盒香片呈过去:“姑娘,您要的香片。”因是一路小跑而来,她声音都有点发颤,还微微喘着气,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哟,有劳你了。”林知意打开那匣子,用指尖拨弄两下,“这香片还是从汴州带来的,有安心宁神效果,听她们说,祖母最近睡得不好,你把这香片送过去吧。”她把匣子又合上,让碧玺把它快快送过去。然而还未等碧玺退出去,林知意又开了口,这一开口不要紧,偏偏她的话语让碧玺惊得连手里的匣子都拿不住,直直掉在了地上。
    “啪”,香片盒摔落在地,里面的香片都洒了出来。
    碧玺听得清楚,林知意刚刚同向露说的是“金婵办事妥当,我预备让她回汴州之后跟方嬷嬷学一段时间”。
    林知意此话透露了两个消息:一是她们即将回汴州了,二是她开始重视金婵了。
    和方嬷嬷学习,仇碧玺知道这其中的意义,她虽不喜欢方田家,可林家终究还是得靠方田家管着,她再不喜,也会懂得和方嬷嬷处好关系有多重要。
    回汴州也同样令碧玺惊讶,回江南接近一年了,林知意从未提起回汴州的事,怎么偏生年关将至,她提起此事了?
    碧玺脑中还如同浆糊般混乱时,她手里的香片匣子就这么给她摔开了。
    “姑娘……”她赶紧跪在地上拾起那些香片,可手指发抖,几乎拿一片起来,都会捏碎一片。她脑内太混乱了,竟一时之间忘了林知意就看着自己这么惊慌失措的举动。
    “姑娘。”向露看那碧玺慌乱一团,便轻声示意。
    “去吧。”林知意看着碧玺失魂落魄的模样,宛若在林中静静看着猎物预备狩猎的野兽,她的耐心未消耗一星半点,而是随着靠近的步子,愈发沉着。
    ——未完待续——
    *宠犬一句参考自:鲁迅《二心集  ,‘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运命》
    橘枳:这篇有参考红楼的相关内容,不过我文笔拙劣,只是效仿曹公,未达曹公之力,望大家见谅!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homes」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