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魂归来兮

    章叁.魂归来兮

    嗓子像是冒烟一般疼痛,林知意的身子亦是疼得难受,宛若溺水一般,潮水涌来,仿佛被按压进水里,可这水又像火一样,层层灼烧着她的喉咙。

    梦魇,她心里只觉得这是梦魇,是可怕的梦魇。

    然而她无法醒来。

    不知道是谁的手抚上她的脸庞,冰冷,可是异常舒服,像是也能将她身体上的热气消退一般。

    林知意无意识地喊着:“难受。”

    不知道是谁的声音,低沉,透露着笑意:“知意还未退烧,说着胡话呢。”

    是谁的声音,如此熟悉,也如此让她难过,她不大记得了,却只想这只手停留再久一点,这陌生的手仿佛带着魔力,能去除她身上燥热。

    燥热一点点褪去,她不再说着胡话,也沉沉睡了过去。

    她的贴身丫鬟凝雨步入屋内,想看看林知意的高烧退去没有,却发觉屋内的窗子被打开了,她自言自语地道:“怎么寒酥今夜忘了关窗了。”这样轻轻说着,去关上了床,虽然已经是春末夏初,可夜晚还带着一丝凉意,让林知意吹到风了,这病更难好。

    她伸手去探摸林知意的额头,发觉她不再高热,这才舒下一口气,又垫着脚悄悄走了出去。

    这一夜,再也无梦。

    等到阳光倾泻在林知意床边,她才缓缓睁开眼。

    这如此熟悉的景致,让她自嘲地笑了起来:“想不到,死了之后的景致是这般熟悉。”

    有人听到了她的动静,立即进门,熟悉的声音响起:“姑娘您终于醒了。”

    故人的声音,是寒酥,还未褪去稚气的声音,听起来倒像是个孩子的声音,林知意起身,皱眉,不对,寒酥不是早就死了吗?行事鲁莽的寒酥。

    林知意非常清楚地记得,寒酥当年为了保护自己,被刺客一刀捅死,而这刺客也在旁人赶来之后自尽身亡,当年她眼睁睁看着从小就在自己身边的寒酥被利刃割破了喉咙,血汩汩涌出,她发着抖抱着寒酥,眼泪溃不成堤:“寒酥,寒酥你醒醒。”

    寒酥发不出一声,只能抓着林知意的衣角,缓缓咽气。

    后来林知意才知道,她是中了圈套,才会被人暗算,只是到临死前,她都没有报仇,因为懦弱,因为无能。

    坐在皇后之位的她,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没有实权,也没有实位,不过是任人欺凌的小丑而已。

    现如今见到了寒酥完完整整地站在她面前,虽然长得乖巧,但是性子有点莽撞,不禁让林知意心中一痛,若不是寒酥当时舍身一救,那一刀划开的,就是她的喉。

    “寒酥。”高烧刚退,可是她的精神还不错,于是唤道。

    “奴婢在。”寒酥奇怪地看着林知意,不知道为什么,这次高烧之后,林知意好像不同往常一样了,似乎……多了一些稳重?

    “想不到,我死后第一个看到的是你。”林知意口中喃喃自语,她想,这般死去也是挺好的,起码还能再见见寒酥。

    寒酥看林知意的神情,愈发觉得奇怪,于是探手去摸她的额头:“姑娘,这是烧糊涂了吧,怎么今天神神叨叨的,怎么了?”

    她的手摸到林知意额头上的时候,林知意打了个冷颤,为什么,还能有知觉?是现实?不是幻觉?

    林知意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这种格外奇怪的感觉,她用手掐了自己一下——痛。非常明显的痛感,不是虚无世界,是真实的世界,她重生了,回到了还拥有一切的林知意。

    “寒酥,”她抓住了寒酥的手,严肃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巳初了。”寒酥回答,却也非常担心林知意是真的烧糊涂了,“姑娘您这是怎么了?”

    “寒酥,现在是什么年份?什么日子?”林知意也不管寒酥的担忧,再问寒酥。

    “永……永安四十七年。还有半月立夏。”

    永安四十七年,如此算来,她今年十四,立夏之后她正式进入远山书院,她十五之时林家长子高中文状元,也正是这一年的中秋,她和陈璟相遇。如此算来,差不多还有一年左右。

    想到陈璟,林知意眼底浮现一层恨意。她永远忘不了他给自己的耻辱,也永远忘不了他身边那些莺莺燕燕做的好事。

    “寒酥。”林知意吩咐道,“替我更衣。”

    寒酥闻言,立刻阻止她:“姑娘这身子骨还未好全,不可外出受风啊。”

    林知意从床榻上下来,赤脚站在地上,白嫩的双脚踩在地上,莞尔一笑:“寒酥,怕痛吗?”

    寒酥低头:“怕。”

    既然怕痛,那就要先出手,让别人痛。

    寒意从脚底传来,林知意却浑然不知一般:“寒酥,让凝雨进来,你们两个替我更衣。”

    =============================

    寒酥凝雨两人虽然不解,但劝不住林知意,只能安静地替林知意更衣,梳妆,又恐林知意在外受风,非要给她在加多一件披风。

    这披风看着轻薄,其实也算厚实,淡粉颜色格外娇艳,林知意让她们给自己披了上去,可自己上到了马车,又脱了下来,凝雨还想劝林知意的时候,林知意淡淡说道:“无妨,冷的时候我再穿上。”

    马车悠悠前行,寒酥一个劲地往窗外看:“姑娘许久未出门,奴婢也憋坏了呢。”她似乎接受了林知意大变的性子,好奇地看着外面的景色。只是,与寒酥看热闹不同,林知意看的,是这街坊四巷,还有这川流不息的人马。此时的梁安,虽然热闹非凡,可是其中的败絮,没有多少人能看出来,林知意以前也如同这街上的人一样,一样天真。只觉得梁安一片繁华,却不知道这繁华底下的腐朽几乎要将国家覆灭。

    正走到相国寺,今日正好是相国寺例行开放的日子,大叁门上皆是飞禽之类的,二叁门则更为热闹。杂货、蔬果、各类玩好满满当当,另有算命、看相、卜卦之人夹杂其中,好一片热闹。也难怪寒酥忍不住探头向外看,这般年纪大的孩子,又有几个没有什么玩性呢?

    “姑娘,外面好生热闹啊。”寒酥眨眨眼,像是在暗示林知意。

    “寒酥。”凝雨轻轻呵斥她。

    倒是林知意没有斥责寒酥:“她想看看就让她看看,凝雨,你也看看,你们这二人每天都困在林家院子里,也是好久没看看外面了吧。”这话倒不想一个十四的姑娘说出口的话,凝雨闻言微微一滞。

    林知意倒和寒酥一起看个新鲜,虽然这些情景不过是再度看而已,但她的血像是看到这些景物之后开始沸腾,上天给她新生的机会,她得好好看尽这些才行。不光要看,还得思量接下来该怎么走。

    她此时前往的地方,并非别处,正是俞府。

    “不过姑娘今天怎么想起要去俞公子那儿?”寒酥突然想起此事,问道,开春之后,林知意这是头一会儿到俞府,林知意疏远俞南星的理由只有她自己知晓,虽说并不是什么要紧事,可她气性高,偏偏就不肯低头认错,俞南星原来还会哄着她,可这次愣是没有半分低头的意思。

    上辈子两人讲和,还是她上书院一月之后了,再到后来,林知意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再与他们玩乐,这一来二去的,也就真的疏远开来。

    林知意听寒酥这样问道,抿唇思虑了片刻,开口道:“俞家哥哥才学渊博,再过半月之后我就要去远山书院读书,此番拜访自是要求他指点一二。”俞南星自小体弱多病,所以总在家中,闲来无事便会去书房看书,俞父见儿子如此好学,便请了先生到府中教学,俞南星只求学问,不求功名利禄,他这才学的名气也自是没有传开。

    只有和他亲近的人才知道,俞南星其实是一个天才。俞南星却说,当愚人最好。

    这样胡乱地想着,林知意的车马竟然被人堵住。

    凝雨撩开帘子一看,才发觉是熟人,她扭头对林知意道:“姑娘,是萧公子。”

    萧濯尘。

    林知意没想到半路竟然跑出了萧濯尘来,萧濯尘,萧家四子,也就是她口中所说的“萧家哥哥”。这萧家可是当下权势最大的一家,萧濯尘的父亲萧衍,便是当今的尚书令,人人眼红的萧家,却出了这么一个儿子,不钟情官场,只钟情山水,喜欢骑马去游览山水,萧衍对儿子的“不务正业”很是恼火,萧濯尘依旧我行我素。

    还没等林知意开口,外面骑马的少年郎已经出声:“知意小妹,今日怎么出门了?”他的声音偏高,却不嘶不哑,十分清亮,果真是萧濯尘的声音。

    “凝雨,跟他说一声,相国寺见。”林知意吩咐道。

    “姑娘,那俞公子那边呢?”寒酥小声问道。

    “明日再去,况且我们不是没有跟俞哥哥说要前去拜访吗,不如今天去找点新奇玩意儿,明日带给他赏玩,不是更好?”林知意说道。

    凝雨已经下车去传话给萧濯尘,寒酥听林知意这样一说,觉得言之有理,也欢喜道:“姑娘,今日出门刚好赶上相国寺开放,这日子选得可真好。”其实她心里也高兴得很,许久未能出门,今日一出门就赶上好日子,她乐都来不及。

    “是啊……”林知意的话里透露着深意,只是寒酥没听出来,林知意的目光看向窗外,却没有聚焦在任何一处。

    =============================

    相国寺。

    萧濯尘骑马,比林知意快上几分。

    走过人来人往的大叁门,再接着看到的就是供奉有僧惠云所铸弥勒的大殿,大殿为九开间,左右还各自添加了辅殿,而相国寺的辅殿设计也格外有特点,不同旁的佛寺,会在主殿前增加配殿或是在主殿左右添加朵殿,相国寺的大殿的辅殿是直接在主殿左右两侧相贴建成,如此一来,大殿的气势更为宏伟,也不会让面广过宽。

    萧濯尘正是站在左辅殿处,等着林知意到来。

    他听闻林知意生病已久,总说要去探望,可林江北说不宜将病气过给他,他也只能作罢,今日竟在街上见到了林家车马,想到林江北提及,林夫人去了山上庙里给林知意求平安符,过两日才能回。这林家的车马定是林知意所用,这才在马车前面拦了下来。

    想不到,还真被自己猜中了。

    他抱臂靠着廊柱,闭目小憩,这般光景,也引得旁边路过的少女频频偷看。林知意远远便看见这情景,不禁感叹,这般妙人她当年竟然没有在意,反而瞎了似的看上了陈璟。

    濯尘。

    源自“江上扁舟停画桨,云间一笑濯尘缨”,如今细细想来,倒也像是在说他。这样想着,林知意走到了他的面前。

    “萧家哥哥。”她启唇,还带着稚音,可在萧濯尘听来,这般声音像是掺了蜜一般,格外甜。

    他睁眼,一见是林知意,便笑了起来,美得惊心动魄,饶是和煦春光也比不过他的笑,清朗如竹中皎月,秋水为神玉为骨,风姿绰约当是此人。

    “知意妹妹。”他叫得很是亲昵,又碍于男女之礼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去探额头,只得问道:“高热可退了?病可好了?”

    林知意笑眯眯说道:“好全了。哥哥可要探探?”说罢,便凑上前去,示意萧濯尘摸摸。

    萧濯尘随即后退半步:“知意妹妹长大了,要明白男女有别了。”说完,他又轻咳了两声。

    林知意倒没有因为他突兀的退让感觉到尴尬,装作看到了小贩摆卖的新奇玩意儿,转身往人群中跑去:“萧哥哥,去看看那边。”林知意感受到了萧濯尘的尴尬,顺势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萧濯尘看林知意并没有恼怒,也立即跟了过去,在人群里穿梭,提醒前面的林知意:“慢点,慢点。”

    林知意回过头来,冲萧濯尘一笑,随即躲进了人群里。

    ——未完待续。

    ----------------------------

    橘枳的闲话:开学啦,今天忘记带化妆包上学了,素颜上线,求珍珠求收藏谢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