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九.拆台(剧情,坚持一下,肉快来了)

    章十九.拆台(剧情,坚持一下,肉快来了)

    想想,上辈子柳家的贺礼是什么?

    是方才林知意拿出来的《千里江山图》,这幅图乃前朝天才画家的唯一存世之作,自然是重金难买,柳家也懂得投其所好,这一幅图自然就带有笼络的成分,萧衍爱书画,纵然他再怎么正直不阿,可一旦见到自己心爱之物也是无法拒绝的。

    柳家的柳银霜,户部尚书之女,方才见林知意一张巧嘴说得是天花乱坠,此刻看向林知意的目光颇有些敌意。林知意不是没有见到她眼神里的敌意,只是眼波流转,移到了萧濯尘身上。

    萧濯尘今日一袭绛紫色锦袍,嘴角带笑,这般和煦,倒是让在座的女子们心中有些许激荡。

    林知意亦能感受到,附近有不少女子在小声议论这位萧家四公子,生性洒脱,英俊潇洒,还未婚配,自然在女眷眼中是块抢手的香饽饽。她垂眼,倒也不怎么说话,看着很是沉稳。

    宋明妤母女则因为和汴州的人家不熟,所以也不怎么说话,这样一看林家的人都很是安静,明明刚刚才博得寿宴一个高潮,怎的现在又不怎么说话了。

    有进有退,若是一直争得风头,岂不是喧宾夺主,把主人家的风头拿去了,适才突然送礼,只是林知意给在座的人放出了一个信号——林家虽然只是商贾之家,可财力雄厚,明白时事,并不好随意糊弄。刚刚林知意的出场,只是为了一个“争”字,争的是在官家的脸面,也争的是林家的地位。

    柳银霜见林知意得了乖还淡然的模样,有些心烦,不知为何,从见她第一面起,就心生不快。

    有人在那边甩着眼刀子,林知意倒镇定得很,片刻,她向母亲示意,出去透透风。

    刚走到后面的园子里,就遇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萧濯尘,今日的他,收敛了几分肆意,多了几分沉稳,见是林知意,这才脸上堆了个真正的笑容:“知意小妹。”

    林知意笑道:“这人靠衣裳马靠鞍,萧哥哥换了个装束,看起来倒是精神了许多。”她忍不住打趣道。

    萧濯尘也不恼,从怀里不知道拿了个什么物件,抛到林知意手上道:“看看喜不喜欢?”

    林知意展开手掌,一枚錾刻的金耳环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手心,上面的珍珠饱满,手艺人精巧,纯金配珍珠,却不俗气。

    林知意刚想出声拒绝,萧濯尘立即捂耳道:“你可别说不要,我是见这东西好我才送你,只可惜这另外一枚不知下落,若是能寻到,定会送给妹妹。”

    她哑然,怎的还有这种送礼的法子?见两人在这外面逗留已久,便出声提醒道:“萧哥哥也出来半会儿了,还是快快回席上吧。”

    萧濯尘爽朗笑道:“行,妹妹也快回席上,今日母亲请了程家班来唱戏,可热闹。”

    林知意点点头,只见萧濯尘离去的声影,方才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程家班来的正是时候,她何不现在就把导火索点燃?

    “凝雨。”林知意缓缓道。

    凝雨上前应答:“姑娘。”

    “让你办的事可办成了?”林知意手中把玩着耳环,漫不经心的模样,像是在问自己的小丫鬟“今日的衣裳好不好看”。

    凝雨小声道:“办成了,姑娘。”

    凝雨和寒酥,她的两个小丫鬟,一个冷静一个热情,一个机敏一个果断,既然事已经办成,那么她也该好好看看这戏怎么开场。

    待她回到席位,程家班的戏已经开场了。唱的咿咿呀呀,林知意不大注意上面唱的是什么了,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台上的主角——程映雪。

    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家姑娘多痴迷于此。

    只有寒酥,小声道了句:“不对啊……”

    林知意问道:“怎么不对了?”

    寒酥低声对林知意说道:“姑娘,这台上的旦角儿奴婢看着,不像是映雪姑娘……”寒酥是个戏痴,更准确来说,她是个极为入戏的观众,从每个角色的身法,到每个人物的唱腔,再到每个戏子的特点,她都牢记于心。

    “那么寒酥,你看着台上的人,像是谁扮演的?”

    寒酥不敢马虎,也不敢大声宣扬,只是小声道:“奴婢看着,像是……像是……程睿公子。”

    不错,上面唱旦角儿的,并不是程映雪,而是那日撞见的冷若冰霜的——程睿。

    林知意注意到男席有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倒像是醉酒了一半,步伐飘飘,毫无半点气力,径直往戏台那边奔,脸色涨红,一脚踹翻了戏台上的桌子,骂骂咧咧道:“小婊子敢在这里丢人现眼?”

    这一句,如同惊雷,在人群中炸开了。

    口无遮拦的,不是旁人,正是当朝户部尚书——柳正。

    ——未完待续。

    -----------------------

    橘枳的话:本章剧情流免费~收费等炖肉汤的时候吧,坚持坚持,肉汤真的快来了

    求收藏求评论求珍珠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