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八.上位【陆】

    章叁十八.上位【陆】
    谭怜同宋明妤正一道说着今日的所见所闻,谈及到那几个同自己一道说话的姑娘们时,宋明妤拉着谭怜的手道:“都是哪些官家的姑娘?”
    “有个叫于莺语的,父亲是正五品官员太子左春坊左庶子。”她今日打听到的,只有这一人,“其他人的父亲似乎官职并不高。”
    “才正五品官员。”宋明妤有些嫌弃,本以为今日能遇到个位高权重的官家小姐。
    “母亲,虽然只是正五品官员,但这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步,不可操之过急。”
    “确实,倒是那柳家贱丫头,终于被收拾了。”宋明妤脸上浮现了一丝诡计得逞的笑容,她那日可是特意打点了一番,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女儿报仇。那日的羞辱,让谭怜当众出丑,那日见谭怜归来时,红着的眼,宋明妤就觉得气血翻涌。
    老天有眼,竟能让柳家惹圣人大怒,一朝倾覆不说,家中的姑娘们丢了清白还得送去刑场行刑,那日景观……
    她们母女二人正说着话,外面来的蝴蝶进来后福身道:“夫人,姑娘,林府今日来了客。”
    宋明妤取了一块点心预备吃呢,听闻蝴蝶的话后,又将点心放在了点心盘边,问蝴蝶:“何人?”
    “好似是……好似是周少将军。”
    “周炎宗?”谭怜惊讶道,“他怎么来了?”
    “这……奴婢不知,厨房里的婆子只说‘周少将军来了,今晚要好好准备’,对了,奴婢去厨房的时候,还见到了林姑娘屋里的寒酥。”
    谭怜随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心中不免有些嫉妒:“怕不是林姑娘请来的。”
    宋明妤也明白了这意思,寒酥定是特意去厨房嘱咐婆子们做哪些样式的菜品,这不非常明显了——周炎宗的到来,定然与林知意脱不了关系。
    ******
    宋明婕身边的松月来了宋明妤的屋子:“谭夫人,主母那边传晚饭了,还请您同表小姐一道过去。”
    宋明妤同谭怜一同随宋月到了膳厅,这膳厅内已有多人候立与此处,都是伺候的下人,谭怜还记得,第一日来的时候,就被这伺候的阵势给惊了,手执拂尘、漱盂、帕巾的丫鬟各不同,一道上来了,另一道的丫鬟们接着来,连伺候的人都不带重样的。再看看那丫鬟们的吃穿用度,比江南一些人家小姐都要好。
    桌上的菜式亦是不必多说,皆是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菜品,除了时令瓜果蔬菜外,这家中还常有些不在此季节内产的蔬果。
    那日来的时候,她心中无不嫉妒林知意所拥有的这一切。
    刚入膳厅,便见林夫人正面独坐,一边是林知意,另一边则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周炎宗,那日未能仔细瞧,今日一见,才发觉这周少将军英气十足。
    林家兄弟坐于下位,以示好客之礼。
    军营里待过的人,天生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同林夫人说话时,面上的笑容也是极浅,转瞬即逝的笑容显得他格外严肃,因着他生母是北疆人,他的面孔还带着外域人的模样,深邃的面容。
    待他发觉有人入厅,眼光一扫,谭怜有种,像是被人用剑轻轻划过身体的那种悚然之感。
    宋明婕对他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妹妹,这是我妹妹的女儿,谭怜,怜儿,快见过周少将军。”
    谭怜随即露出笑容:“见过周少将军。”
    周炎宗应了一声,便继续同宋明婕讲述北疆的事迹,宋明婕未曾去过北疆,然对那片土地极为向往,便特意拉着周炎宗让他说说北疆的见闻。
    宋明妤同谭怜一道坐下,亦当了一次周炎宗的听众。
    北疆辽阔,人烟稀少,大漠黄沙,古城落日,虽然苍凉,但是极为壮阔,这是在汴州不能看到的景象。
    驼铃阵阵,羌笛声动人心魄,战士练兵打仗,有时遇险,那更是让听者的心高高悬起。
    只是周炎宗并没有着重讲战事,他给宋明婕讲述北疆的风土人情,讲北疆的往事。
    宋明婕握住周炎宗的手:“北疆姑娘可美?”她把周炎宗当做自己的孩子,只是这孩子领兵打仗未曾有过心仪的姑娘,这让她有些许头疼。
    荀简亦担心这事儿,担心这孩子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姑娘,他长年累月在外,荀简若是擅作主张同他寻一门婚事,那定是不负责任的,荀简也欢迎北疆的姑娘做自己的儿媳。
    宋明婕问这事,其实也算是帮荀简问。
    周炎宗却道:“北疆的姑娘们热情大方。”却只字未提姑娘们的长相。
    凝雨却发现,周少将军讲这话的时候,像是不经意地看了自家姑娘一眼,只是自家姑娘未曾在意。
    丫鬟们端着各种菜式上桌,林知意起身同宋明婕布菜,松月在周炎宗一旁帮忙布菜。
    “炎宗,我记得你是最爱吃这蟹肉,今日特意让人烹煮,来,吃蟹。”说罢,一旁的松月立即取了只螃蟹来,又一个丫鬟取了吃蟹用的蟹八件来,帮周炎宗剔蟹肉下来,剥螃蟹自是不需主人动手的。
    这螃蟹原是到了秋季才肥美,若不是当季,吃的螃蟹也是腌制过后的蟹肉,然而林家的桌上的螃蟹用的清蒸的法子,肉质肥美不说,更带一种鲜味,在沾以吃蟹用的橙齑,鲜味又升了一度,且能解除蟹膏带有的腥腻味道。
    周炎宗爱吃蟹,可是在北疆并没有什么机会吃到,宋明婕记得他的喜好,自然会特意让人做这道菜。
    那剥螃蟹的丫鬟们手巧,速度也快,叁下五除二就能拆完一整只螃蟹,壳肉分离不说,那蟹壳还能摆成一只完整的螃蟹样貌,着实厉害。
    食客不用亲自动手,也就只能动动嘴皮子,闲聊起来,本是在闲聊,不知怎的话题转到了林知意同谭怜念书的远山书院上。
    周炎宗问道:“妹妹在书院可好?”
    林知意回曰:“尚好,夫子满腹经纶,通晓事理。”其余的事,倒是一概不说。
    谭怜见问道了远山书院,便插嘴道:“都好都好,不过少了一个姑娘就是。”这话说得像是意犹未尽。
    “哦?”林夫人对此并不清楚。
    “就是柳家的姑娘柳银霜啊。”谭怜无比天真说道,她突然提及柳银霜,令林家兄弟脸色一变,柳家这事极为复杂,不便放在饭桌谈论。
    林知意听到谭怜的话语,暗自冷笑,终于等到她的这句话了,她还得感谢这个表姐才行。
    周炎宗知晓此事,只是对此并不好奇,于远山书院来说,只是少了一个柳银霜,可是对于汴州,对于朝廷来说,少的是整个柳家,以及柳家的后人。他随即想到,柳家的柳正已死,户部尚书之位空缺,谁又能入圣人的眼呢?
    周炎宗的父亲向来与柳正不对,镇北将军清白刚正,柳正藏于污水之下收敛钱财,官场的事,哪怕不参与,也能略有耳闻。
    若是再上一个柳正,只怕历史会重复上演,周炎宗本无心此事,可听完方才的话之后,也开始思量此事。
    ******
    司裴赫怎么也没想到,梭苦特会偷听到他和鲁雅的对话,司裴赫仍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行事毒辣却也有些操之过急,他令人今日刺杀林知意,以免夜长梦多。
    可是越是急躁,就越是办不好事,他万万没有想到,周炎宗今日会到林府。
    那林知意刚刚从膳厅出来预备与家人送周炎宗离开,那叁位杀手暗伏屋顶,又未曾见过回朝不过一月的周炎宗,本以为两人同林家双兄周旋,再让第叁人直击林知意,林家看家护院的人敌不过他们不说,林知意身上无半点武功,这般下来定然能夺她性命。
    千算万算,算少了一人,周炎宗,甚至可以说,再多加十人,也不是周炎宗的敌手。
    两位杀手刚施以轻功从房顶飞下,林家二子立即感觉到不对劲,奈何此时事出紧急,手上并没有任何武器,只能赤手空拳同二人交战,林江北虽然好文,但身上仍有些功夫,这两位杀手本就抱着不伤害他们之心,只是来同他们周旋罢了,招式也并没有致命的意思。
    而第叁位杀手,行动狠厉不说,直接向林知意攻来,杀气腾腾,林夫人正欲护住女儿,然而距离稍远,眼看就要来不及了,谭怜同宋明妤一道闪开,二人抱在一起躲在了廊柱后,那廊柱连一人都藏不住,这二人的行为着实可笑。
    那杀手却在离林知意两步距离之时,被一人用短剑制止,周炎宗袖口藏有一柄短剑,这是他行军在外的习惯,未想到回都后,这柄剑竟能脱离剑鞘。
    他发觉第叁人出来后行动直逼林知意,未有任何思索,直接出剑,他对剑稍稍施以内功,那短剑有了剑气,攻击的范围也大大增大。见是攻击林知意,他也顾不上别的,所出招式招招致命不说,其狠厉之劲也让人恐惧:“寒酥凝雨,护住小姐!”他喊出这句话之后,立即同这人胶着在一起。
    寒酥凝雨一前一后,把林知意护在中间:“小姐,我们先退到膳厅里吧。”
    她们二人退回膳厅,此时护院的家丁也前来支援,护住了膳厅同其余女眷。
    周炎宗逐渐占据了上风,一剑抵上那人的咽喉,很快杀手的颈部渗出了血珠,周炎宗左掌拍向杀手心口,竟一掌将那杀手拍飞,撞到廊柱上,杀手再也忍受不住疼痛,吐出一口鲜血,剩余二人见头领被击,慌了手脚,被林江北林峄南双双钳制。
    周炎宗下令:“把这叁人给我捆起来。”家丁上前,麻利地捆住了叁名刺客,周炎宗随即往膳厅走去,一把握住了林知意的肩膀:“没事吧?”
    ——未完待续。
    -----
    橘枳:抱歉因为要写论文来迟啦!!!今天叁千字奉上!!!
    周哥哥好帅哦好喜欢哦!!!!
    求珠珠求收藏求评论哦!!(多多评论才是我继续更新的动力!!!)
    诶,好像快到60珠珠了,快快投珠加更一章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