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二.破局【壹】

    章四十二.   破局【壹】
    向露还记得,第一日入林府,就被府中的奢华摆设晃花了眼,她这十多年来从未见过如此繁华的庭院,花园内的奇花异草根本不知晓名字,长廊里的根根廊柱上都有雕花,看得出并非普通手艺的工艺。
    等到进了林知意的院子,院子里那丫鬟们的穿着气度,更是让她震惊,丫鬟们水灵得像天上的仙女似的,做事利索爽快,说话又柔又轻,真真是妥帖到心上。
    凝雨见向露进来,迎上前去:“不知姑娘是?”她素来妥帖,见有一生面孔的姑娘站在院门边,忆起林知意吩咐的一番话,便前去招待。
    向露忙将藏于衣袖中的信件递给凝雨,凝雨见信封上的“周炎宗”叁个字,便娇俏笑道:“姑娘请随我来。”
    待她进了林知意的闺房,才知道奢华二字如何表现,一桌一椅的材料工艺,都是未曾见过的新花样,珠帘后面,一位姑娘不知在纸上写着什么,还有一丫鬟陪在身边研墨侍茶,香炉里焚的清香袅袅升起一丝烟。
    “姑娘。”凝雨用手拨开珠帘,“这位姑娘带着周公子的信来找您。”
    向露随后,将信双手呈上,寒酥上前从她手里拿了信,转递给林知意,这才是她第一眼看到这姑娘,正值豆蔻年华的姑娘十分水灵,只是这姑娘行为动作间流露出来的沉稳淡定,又是与这个年纪的姑娘们不相符的,那一双桃花眼光是看向她,就让她有些心神摇曳,未曾见过这样的姑娘。
    待林知意看过那信的内容后,让凝雨去给向露斟茶,从书桌那走了出来,对向露道:“向姑娘,是我失礼了,未曾远迎。”说罢,便准备向向露行礼,向露父亲生前便有官职,更何况是一位猛将,于情于理,向露都受得起她的礼。
    只是向露见到了林知意的动作,立即扶住了林知意:“林姑娘,可千万别这样,如今家父在战场牺牲,家中叔伯们又获罪流放,若不是家中长者将我驱逐了出去,我今日也是一罪人,姑娘可千万别这样,这可折煞向露了。”
    向露说的这番话,妥帖得当,让斟茶过来的凝雨都有些微怔。
    “向姑娘,你出身将门,来我这……实在是委屈了你……”虽然周炎宗是一番好意,但是林知意明白,向露这种姑娘一身武艺,只留在她这里,保护她,其实是屈才之举。
    向露却道:“林姑娘,如今我已是孤身一人,早已无了去处,还请姑娘收留。”
    林知意手指敲桌,沉思半晌道:“凝雨,你去给向露在院子里安排个住处,再让个能干的婆子去回禀母亲一声。向露,委屈你了。”
    称呼从“向姑娘”变成了“向露”,向露明白林知意这是接纳自己了,又听闻到那句“委屈你了”,不觉心头一动,除了周炎宗对她说过这话之外,这是第二人对她如此说,话语里的真诚让她心中微微一酸,当日父亲战死沙场,她早已心死,母亲忧思过虑不过半年,也同父亲一道去了,自家无人,向家叔伯们眼瞅这孩子没了父母靠山,便想将她嫁给官场上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为妾,只为能与他交好。
    这种种暗算之中,叔伯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向露,这是为你好”。
    可真是为了她好吗?
    她不是傻子。
    俗话说血浓于水,叔伯们为了利益能将她做棋子,真真是阴险至极。
    于是连夜拾掇了行李,趁夜色昏暗,悄悄离开了向家,扮成男子,一路向北,到了北疆军营。
    再到后面,被辨识出来是女子身份,被周家父子带回了京,她心灰意冷,以为周将军会执意把她送回家。
    周将军只是叹了口气:“你父亲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就留在我府中吧。”
    周炎宗同她说道:“委屈你了。”
    这话说了不过几日,她便听到了向家被抄家流放的事,心中五味陈杂不说,心中更没有半点快意,更是担忧自己的身份会令周家父子身陷囹圄。
    谁料那日,周将军回府,告诉她,她早已不是向家人的身份,大可放心。
    原来,她担忧的家人早已把她视作一枚废子,早早抛弃不说,她在此刻,已变成早已无所依靠的废人了。
    心中悲痛交加,一口鲜血吐出后,她变得格外沉默。
    思及至此,林知意竟握住了向露的手:“刚刚带你进来的是凝雨,这个丫头是寒酥。”对她介绍着屋内的丫鬟,寒酥听见林知意介绍自己,对她福身。
    “吃穿用度缺了什么,就去跟凝雨说,寒酥忘性大,总是会有疏漏之处。你就在这里安心住着吧。”她细细叮嘱。
    那寒酥听林知意编排她,还使着小性子跺了两下脚:“哼,姑娘,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向露现今是我屋子里的人了,怎么算得上是外人呢?”林知意打趣道。
    向露这才发觉,林姑娘虽然行为处事极为沉稳,但在小细节上,仍透露着小小的稚气。
    不过叁言两语,林知意就已经把她视作自己的人了,向露微微震动。
    周炎宗在她临行前对她说过,林知意是个很好的孩子,她不必担心。
    现在想来,不只是个很好的孩子,还是一个很好的主子。
    ******
    梭苦特在仆人那里听到了司裴赫派刺客失败一事,不觉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可心中仍然存有一丝疑问——她猜测出来自己隐瞒的事了?又是如何顺利解决此事的呢?
    在他还在对此事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周炎宗已经查出与司裴赫勾结的梁安朝臣是谁了,当然,此事多亏了俞南星。
    那日周府在街上丢了叁名不知好歹的刺客,刚好,俞南星从俞家郊外的山庄回来,骑马路过周府,看见一群人在那议论纷纷,便让小厮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厮打听后回来告诉他,周府抓了几个刺客,挑了筋给扔了出来,俞南星上前查看,却发觉那几人虽然都是同样被挑了筋,但是明显受伤的位置不同,这打斗的拳法,似乎与林家双兄长练的功夫相同。
    压下心中的疑虑,他御马回府,却在这事发生的第叁日,上了周府。
    周炎宗见终是瞒不了聪慧的俞南星,便同他说了实情,只是详情未曾细说。
    俞南星微微有了怒意:“知意怎能如此大胆,随意招惹这些人!”他因前段日子瞧见林知意自渎之事,甚至同她有了……不觉心生羞愧,不再夜晚去守着林知意了,怎料林知意就这么些时日,能闹出这么大的事。
    “若不是柳家心怀鬼胎,她也不会……唉……”周炎宗雷厉风行的少将军也有了一丝烦恼。
    俞南星道:“这事交由我来处理,你别担心,另外……你同她说说,别再为这种腌臜之事煞费苦心了。”
    ——未完待续。
    ------
    橘枳:完了感觉没啥人看了,我凉了
    不死心再求一波收藏和评论吧,佛系收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