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十五.苦肉计【肆】

    章六十五.苦肉计【肆】
    谭怜听闻玉鹃的名字,心头一跳,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刚那个端汤碗的丫鬟是被她赶出去的玉鹃的妹妹,玉鹃被逐出门,适逢她心中郁结难解的时候,她草草打发了人家出去,也没同林夫人说个缘由,本以为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却没想到还能牵扯出玉珠来,当下便有点心慌。
    然而林夫人与林老爷并未多问此事,只是吩咐了婆子,说小丫鬟还小,有些重活就别让她干了。
    谭怜这会子机灵了,忙说:“姨母,既然这样,不如把玉珠分到我院子里去吧,我那院子里缺个丫鬟。”说是机灵,其实不然,她反应快,这事不假。可在这时说这话,反而有点像是在诉苦——自己院子里少了人,林夫人却一直没有安排人过去。
    她只想讨个乖,却没往深处思考,反而是宋明妤反应极快,扭头以旁人看不到的清她面容的姿势,瞪了谭怜一眼,继而把话题接过:“妹妹,这玉珠看着也怪乖巧的,不如送我那儿去,可好?”
    林峄南悠悠看向他的这位在家中“小住”的姨母,心生疑惑,他向来大大咧咧,今儿个倒也不藏着掖着了,先同林知意夹了块狮子头放入她碗中,继而直截了当问道:“姨母这次和表妹来汴州,已有数月了吧?”怎么院子里还少人?还得从林家要多少奴仆过去?
    宋明妤和谭怜更是万万没有想到林峄南会突然问这一出,当场怔住,宋明妤持调羹的手往下一坠,同瓷碗发出“铛”的一声,在膳厅里动静不小。
    宋明妤尴尬一笑:“确实如此。”她还想说什么,林江北接过了林峄南的话头。
    “怎么姨母和表妹前来汴州这么长时间了,姨夫还没寄书信过来问个平安呢?”
    若说林峄南是快言快语心直口快的洒脱。
    那么林江北则是处处打着机锋的深沉。
    林江北早有疑惑,却也未问个明白,今日林峄南无心之问倒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能好好问一番。
    谭怜脸上挂不住笑容了,嘴角下抑,心中不满。
    宋明妤竭力保持最后一分理智与随和,道:“我同他有了争执,一气之下才把怜儿带来了汴州,是妹妹不好,未曾顾及姐姐一家,原是说着小住一番,怎料就住了这么久。给姐姐添麻烦了。”说完,她泫然欲泣,眼角微红。
    “峄南,江北!”林夫人见妹妹受了委屈现在才说,立即呵斥了两个小辈,起身,去安抚宋明妤,再怎么样,宋明妤始终是她的妹妹,她在夫家受了委屈,自是难受痛苦,宋明妤一副活脱脱受气弱者模样,旁边的谭怜还有模有样地跟着学,也低声抽泣。
    林知意吃着狮子头,食不知味,林老爷见状,也不知如何是好,立即把林江北林峄南带到了自己的书房里去,看样子是准备给这两个小子一顿教训。
    好演技,林知意感叹。
    不知为何,想起了那戏台上的男人,戏里戏外,台上台下,他似乎演技也极其精湛。
    剩下半个狮子头,她实在吃不下了。
    宛若一出闹剧在膳厅里上演。
    她知道大哥二哥都是慧眼识心之人,对宋明妤和谭怜的长期居住自是有疑问,今日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问了这一番话语。
    宋明妤倒好,借题发挥,直接把自己最柔弱的一面展现出来,谭怜也是跟着学。
    她心中冷笑,将手中的瓷碗轻轻推到桌沿,那碗身子一点点往外跑,她指尖稍稍用力,一推,那瓷碗站不稳了,便坠到了地面。
    “砰”的一声,把膳厅里的剩余人吓了一大跳,众人也都把目光投到了她身上。
    凝雨忙上前问道:“姑娘,有没有事?碎片可有伤到自己?”她俯身下去,欲去捡那碎瓷片和看林知意的情况。
    林知意制止了她的动作,朝离她最远的一个丫鬟令道:“你来,收拾了。”
    凝雨刚想说“姑娘我来就行”,却发觉林知意朝她轻轻摇了摇头,立即反应过来,机灵地说:“姑娘,那丫鬟离这儿太远了,我这收拾收拾,也快。”
    是啊,离得太远了,怎么会在满地狼藉之时,想到最远的人呢。正在安慰宋明妤的林夫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放在宋明妤背上的手,慢慢地收了回来,仿佛被针扎了一样。
    林知意满意地笑了起来:“那你小心,别伤了手。”她伸手,寒酥立即扶她起来,“去书房看看。”
    方才父亲定然动了怒,这下两个哥哥肯定是要受罚的。
    ******
    还未到走到书房门口,林知意就听到林淮在书房内斥责道:“你们两个小子,皮痒了是吧?那是你母亲的妹妹,你们怎能拂了她的面子,让你母亲为难!”
    那两小子此刻跪在林老爷面前,低头,也不说话。
    林淮怒道:“哑了?不会说话了?”他看到书房角落的架子上的鸡毛掸子,疾步走去,取了那鸡毛掸子就准备打这两个儿子。
    林知意听到了里面的动静,面露急色,只往书房里冲,推了门,冲到两个哥哥后面,也跪了下来:“爹爹,你要打就打我吧!”自她长大,就开始喊父亲母亲,现在突然像儿时那样喊林淮爹爹,让林淮扬起的手落了下来。
    林淮知道林知意是有意护着林江北和林峄南,对着这小女儿是生不起气来的,让寒酥把林知意带下去,他脸色极差,看得出来心情并不好:“知意,这与你无关,寒酥,带姑娘下去。”寒酥闻言,怎敢迟疑,上去预备搀扶林知意起来。
    那林知意更是倔,朝地面“咚咚”磕了两个响头,这架势就令在场的几人都露出惊愕的表情,那林淮看了,更是心疼不已,从这孩子出生以来,就养得金贵,要什么有什么,几乎要将她放在手心里呵护,现在唯一的女儿跪在地上磕头求情,让林淮几乎喘不上气来。
    那林知意磕了头,直着上身看着林淮,一字一句道:“爹爹,女儿有话要同您说。”她并不顾忌兄长在场,“姨母此番前来,居心不良。”林知意并不含糊,说此话时神情凝重,不像是玩笑话。
    “你说什么?”林江北此刻也是十分惊讶,刚刚林知意跪下求情的时候,他是悔恨怜惜,而林知意后续的话语,让他情绪复杂。
    “爹爹,娘亲性情纯善不会多想,但爹爹细想,若是姨母同姨夫有了争执,为何不先回宋家哭诉,反而千里迢迢来到汴州。”她冷静说道,林知意此刻脸上多了一份与她年龄不符的沉稳,若是不揭发她们二人,她深知之后会有怎样的变故。
    林淮闻言,缓缓道:“这……”仔细想来,不无道理,宋家在江南,谭家也同在江南,宋明婕与丈夫有争执,定会先回娘家哭诉。想起那年,林淮同宋明妤起了龃龉,宋明妤当场气得就要松月拾掇行李回江南,还是林淮轻言细语哄了大半月,二人才重归于好。
    娘家,是一个女人在婆家受气后,最后一道有力的保障,受了委屈,不回娘家哭诉,反而千里迢迢来到汴州,这事越琢磨,越没了道理。
    见叁人眉间疑色越浓,林知意又道:“父亲有所不知,前些日子我去挑珠宝首饰,听到了一事,这事虽然不过是伙计闲暇之时口中说出的话语,可仔细思量,让女儿心生疑惑。
    “他们所说何事?”
    “江南德瑞堂的大房二房闹着分家。”她道。
    江南宋家的德瑞堂,照理来说,与嫁到汴州来的林夫人——宋明婕已无半点关系,林家也不该插手此事,可林淮闻言,眉心一跳,大房二房以前关系算得上和睦,为何会突然闹分家,宋家内斗,暗自透露了一个信号,宋老爷子怕是身体不好。
    既然宋老爷子身体不大好,为何宋明妤未到跟前服侍,反而来了汴州。方才席间的一番话,又是从何说起呢。
    思及到这,林淮把那鸡毛掸子往书桌上一扔,哼了一声,继而说道:“你们两个先起来,快把妹妹扶起来,地上凉。”
    林峄南,林江北二人,这才有机会站了起来。大概是许久没有跪在地上,二人的膝盖都有点酸疼了,把林知意扶起来了,他们二人倒开始给自己揉膝盖起来了,那林知意,仿佛什么事都没有:“爹爹,您车马劳顿,还是先歇息吧。”
    林淮见状,立刻挥手道:“罢了罢了,都回去歇着吧。”
    叁人离开书房,林淮却没有要休息的意思,手指在桌上“哒哒”敲了两声,这是他思考时惯有的动作,刚刚林知意的话,让他陷入了沉思。
    宋家,谭家,林家。
    ——未完待续——
    橘枳:好久不见呀各位,马上要考试了我来更新我不要命了(不是)
    嗐,更完这篇我就去背书!!!
    吸一吸好运气,希望考场上所有的题都会,都下笔如有神!!!
    考完之后应该会有点时间更新啦,慢慢来慢慢来,我都不大记得以前的剧情了,梳理梳理先!!
    (精-彩-小-说:blṕσ⑱.νɨρ [Ẅσσ₁₈.νɨ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