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十九.神女【叁】

    章六十九.神女【叁】
    陈政和一向多疑,晁兆那一番话说得信誓旦旦,他却只信四分,祭拜之事并非一日便成,需宫中上下,宫内宫外负责礼仪、祭拜的官员准备过后才能行祭拜之事,晁兆说五日,现下已过去了一日,还有四日,他却迟迟没有吩咐下去。
    晁兆被安排进了宫中,说是好生招待卜者,其实也是变相的软禁他。
    被派来招呼晁兆的太监,名为小李子,身形瘦弱不说,晁兆打个喷嚏都能吓得他抖叁抖,这两人,一人心宽体胖,一人身形消瘦,站在一起倒惹人笑话,还只有晁兆心态极好,不时拉着小李子说说话,解解闷。
    小李子虽然瘦弱,可胜在机灵,晁兆闷了,他就拿些宫里的小玩意儿给晁兆解闷,晁兆累了,就收拾好了床铺让他休息。别人都说小李子傻,对晁兆这疯疯癫癫的卜者这么好,万一陛下不高兴砍了晁兆的头,恐怕会牵连到他。
    他却撇撇嘴,当那些戏弄他的人是空气,端着晁兆的饭食往他的住所走去。
    他一点也不傻。
    从陛下让他去伺候晁兆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陛下定会信晁兆,他不过是赌一把,晁兆若真有本事请到神女,他也会被提携,若晁兆所说皆是戏言,那么不过是丢自己的贱命一条。
    人活着,不往上争一争,他不甘心。
    他数着日子,还有四天,究竟是生还是死,他期望的同时又有些害怕。
    不过仔细想想,他无父母无妻儿,活着,是宫里的一条狗,死了,也就死了。想到这儿,他又有了些希望。
    陈政和最终还是信了晁兆的话,祭拜四日后开始,“牺牲”之物需求量不多,仍要挑好的来杀。
    礼部上下为此事忙得晕头转向,四日时间,他们要做太多准备,上至祭拜时帝皇所穿的衣服所戴的冠冕,下至祭拜时所需的小物件,都得备好。
    祭祀举行时,皆以昼漏十四刻为初纳,夜漏未尽七刻初纳,进熟献,送神,还,有司告事毕。此事皆沿袭古礼,不得有分毫改动。
    祭拜当日,按晁兆占卜而言,众人着常服于东郊汴州河边行祭拜之礼,卯时开始。
    卯时。众官员跪拜在地,陈政和站于祭坛上,皇后因病未能到场,有明眼人知道,皇后是不想看到陈政和见到神女的那副模样,便称病躲开这烦心事。
    太阳即将升起,黑暗即将被阳光破开,众人连呼吸声都小了,也就是在这黑暗之中,有鼓声从远处而来。
    恰如那日的情景。
    阳光倾泻在汴州河的那一刻,一女子宛若从阳光中诞生,衣带飘飘,她敲击着腰间的小鼓,“咚”,她所乘的小舟划开的水波荡起,水珠再经由阳光的照射,如同金色的火花从她四周炸开,再一声“咚”,天地似乎被她唤醒,水声大了,有风从东边吹来,将照明的宫灯吹得摇摇摆摆,又一声“咚”,水流变得湍急,她击鼓起舞,站在小舟上像是一根轻飘飘的羽毛,任意的动作流畅自然。
    晁兆着常服看到神女的那一刹那,悄悄地勾起了唇角。
    待小舟靠岸,扎莱从上面走下,仍是赤足步行,河滩的泥沙沾到了她的双足,她也毫不顾忌,一步一步极为轻缓,陈政和急忙下祭坛迎神女。
    众人正在疑惑是拜神女还是神女拜的时候,扎莱轻轻地向陈政和行礼:“天佑梁安。”
    神女降临,跪拜梁安帝皇。
    众人大呼,跪拜神女扎莱。
    只有晁兆跪下的时候,面朝地面,露出了极为诡异的笑容。
    ******
    扎莱启程前夕。
    鲁雅同她絮絮叨叨嘱咐,陈政和的性子,宫里不好惹的女人,她需要提防的人物。
    扎莱望着自己的房门,半天不做声,最后才问了一句:“殿下不来看看我?”
    鲁雅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美丽女子的问题,只安慰道:“七皇子殿下许是还有别的事给绊住了,扎莱你先预备着。”
    说到最后,他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扎莱。
    司裴赫并不喜欢她,她自己知道。
    可她仍有一点点希望寄存于司裴赫身上,今晚过后,可能再也不能见到他了,他为何不肯给自己一点点温情。
    扎莱叹了一口气,拾起了一串玛瑙手钏,看了半晌,又扔回了那一堆首饰里。
    忽然,有人在门外敲门。
    扎莱急忙前去开门相迎,却见到梭苦特站在门外,给了一对琴竹给她,以及一封信。
    她认得汉文,那封信极为简短:平安,珍重。署名并不是她期待的那人,而是林知意。
    那一对琴竹是新的,可是竹身平滑,尾端竟是用两块小玉石镶嵌,价值不菲。
    她将那张纸揉成了团,扔进火里烧了。
    就这样吧,念想,什么也没了。
    ——未完待续。
    ---------
    橘枳:嗐拖更了抱歉!!
    珠珠收藏评论谢谢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