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十.神女【肆】

    章七十.神女【肆】
    扎莱被迎入宫中,陈政和心情极好,重赏了晁兆,有人寒窗苦读十年未能脱离贫寒,有人仅靠占卜之事一日就能平步青云,晁兆甚至被封为了正四品的司天监少监,从一介白衣到四品少监,此等飞升着实令旁人眼红,可谁敢多说什么?
    晁兆助皇帝迎来神女,此事不假。
    他们嫉妒之余,又等着看好戏,若是神女误国,那他们可就有好戏看了。
    嫉妒之心往往会蒙蔽人的双眼,他们等着看好戏的时候,不会想到若是皇帝昏庸,他们也难逃劫难。
    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罢了。
    神女迎入宫,陈政和特赐封号“熹”,熹字,有光明之义,神女随火光而生,踏水而来,便得此字。又将其设为熹妃,将昭仁宫易名为昭阳宫,设为一宫主位。
    后宫里的妃嫔听闻此事,个个心中有了不安感。
    后宫从来不缺少美丽的女子,可带着奇异传说的美丽女子让她们心中不安,一入宫就有了封号有了位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
    宫内的人,心中不安。
    宫外的人,同样对此事议论纷纷。
    只是议论此事时都比较隐晦,也没有人敢多说。
    俞府,二人坐于南北两方,同时看着棋盘,服侍左右的仆人早已被遣散开去,只有这二人专心于棋局中。
    “你说,神女之事是波斯皇子的手笔?”俞南星手执黑子,看着布满棋子的棋盘,他面带笑容,微微展露的笑容宛如冬日阳光,旁人看了都得红着脸。
    “不错。”林知意同他在棋盘上已厮杀半天,半晌才慢悠悠说道,也只有她对此等美色坐怀不定。
    “险棋。”俞南星对此事做了一个评判,旁人听来又像是在说林知意下了一步险棋。
    林知意轻呵一声,她得感谢司裴赫的这一步险棋,成功把陈政和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扎莱身上,陈璟的伤势,贪墨案的进展,全部都抛之脑后了。
    “看样子,你说的那位波斯皇子很会布局。”最终,俞南星落下棋子,一个中规中矩的位置,一时之间难以判断他的意图。越是规矩的位置,就越是难猜。恰如他本人,他处于一个规矩的位置上,没有展露野心,也没有表示颓败。
    他的棋风向来如此,然而对面的女子下棋则有一种蛰伏的狠厉,这样比较起来,他下棋的风格似乎比较温和了。
    “听闻此女,孤身入宫。”扎莱一人入宫,既显得清白,又显得独立,这才是神女该有的样子。
    孤身?
    在林知意看来并非如此,她拈起棋子,没有片刻犹豫,将白棋放在了一个极远的位置:“确实,孤身入宫才能不引旁人怀疑。”
    俞南星见她方才落子的位置极为诡异,微皱眉,春水被投入了石子,荡起的涟漪:“不对,那人定有眼线在宫中。”否则不会让扎莱孤身犯险,他脑海中有了初步的想法,只是不敢确定。
    “谁敢这般犯险,若不是做足的充分的准备,神女也不会现身。”她说得隐晦,司裴赫可不是没有打算的人,不做好准备,他也不会让扎莱现身。
    当俞南星再次落子后,林知意笑得极为明媚,这一笑,才让俞南星发觉了棋局的异样,她落子后,黑子已被白子重重包围,最大的突破口被她那颗诡异的远棋牢牢锁住,他像是彻底落入网中的猎物,只能坐等她收网。
    “你赢了。”俞南星服输,他举杯,“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自从林知意同他坦白之后,他才惊觉,林知意的改变有多大,沉稳且安静,却像是蛰伏的野兽,等待出击的时刻。
    林知意举杯,同他在空中碰杯。
    “是险棋,也是一招诡棋,俞哥哥,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他埋藏的一颗棋子吗?”就像她一样,将棋子放在最不起眼的远处,等待着一步步的包围,最后把逃离的路线封死。
    “晁兆?”俞南星突然意识到她在说什么,也正在这一刻,他发觉了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角色——晁兆。
    神女只是一个幌子,司裴赫要做的,是将晁兆推到陈政和面前。
    天命,只能由卜者算出,把握了司天监,就是把天命,彻底把握到自己手里。
    掌控本不起眼的司天监,就是一步险棋。
    俞南星感觉自己像被包在了一层密网中,而对他毫无保留的林知意,则是一把锋利的剪子,剪开一切秘密。
    ——未完待续。
    ------
    橘枳:想了很久扎莱的号,熹妃真的让我好出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章要不要写点肉汤了(俞南星每日被偏爱的日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