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活好

    空气仿佛凝结了一样,叁个人相对着久久地沉默。
    最后是路芙试探地拉了拉戚蓉的袖子,“妈。”
    戚蓉挣开她,“别叫我妈。”她气到说不出话来,“你们...能耐了啊。”
    戚易捏着眉头,一手还搭在路芙腰上将她搂着。
    叁个人干坐在学校外边的咖啡馆里,直到咖啡馆暂停营业。
    戚蓉跟着两个人进了屋,看着路芙熟门熟路地给她拿鞋。
    再看看几间房,明显另外两间都没有居住过的痕迹,这俩人分明晚上睡一张床!她捂着心口,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
    眼看着戚易还拉着路芙想要进房间,戚蓉喝到,“站住!”
    路芙不动了,戚易看了她一眼,手却还抓着路芙不放。
    “你,今晚跟我睡。”戚蓉指着路芙。
    路芙不敢不从,赶紧挣开了戚易的手,讨好地跑到戚蓉身边。
    “你先进去。”
    路芙只好可怜巴巴地进了客房,看着房门在她眼前关上。
    戚蓉把糟心的女儿赶走了,这下开始跟自己的哥哥算账,“戚易,她可是我的女儿,你的亲外甥女儿,你...你怎么下得了手。”
    她说的咬牙切齿,实在是没想到啊,这两人竟然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戚易的目光落在紧闭的房门上,“嗯,我知道,我是你哥。”
    “小蓉,对不起。”戚易看着自己的妹妹,那张常常严肃的脸此刻愧疚清晰可见,但更多是浮现出奇异的柔和和温情,“但是我很爱她。”
    路芙贴在房门上,外面的动静一点也听不到,她有些着急。
    妈妈会怪罪戚易的吧?
    门突然被打开,路芙跟门口的戚蓉四目相对,很快怂下去了,主动给妈妈让道。
    母女两人一个抱胸坐在床边,一个可怜兮兮站在对面,像是审讯一样,戚蓉对着犯人“路芙”抬了抬下巴,“说吧,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搅在一起的?”
    路芙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戚蓉的脸色,好像缓和了一些?
    “嗯...那个暑假...”
    哪个暑假?戚蓉还想追问,突然想起来,自己再婚的那一年,不就是路芙刚好暑假然后到了清城?
    那天路芙还是跟着哥一起过来的,两人还都被蚊子...蚊子?
    戚蓉以手抚额,深吸了几口气,“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见面的第一天就到床上去了?”
    那时候的戚蓉虽然觉得两人脖子上的痕迹像吻痕,可是压根儿就没有怀疑过,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可真是有够蠢的。
    看着不说话的路芙,戚蓉觉得自己大概离升天也就那么一点了。
    “你们,第一天晚上,做了?”她又问。
    路芙避无可避,点头,“我哪知道他会是我舅舅啊...看起来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我就随便找个人打了一炮而已嘛...”
    她小声咕哝着。
    “嗬”,戚蓉冷笑,“那后来呢?后来你们两个都知道对方的身份了,怎么又搅到了一起?”
    路芙缩缩脖子,“他活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