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微信又响了一声,【真想把大鸡巴插进你的骚穴里,捅烂你的小浪屄。】
    “……”
    黎漫好几次都想删了这人的微信,但几次打开手机看着男人发过来的荤话和图片,删除就点不下去了。
    蜜穴里涌出来的粘液越来越多,黎漫夹紧腿摩擦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分开腿,从裙摆下面探进去,手指拨开内裤抚住了自己的阴唇。
    “嗯、啊……哦~”
    女人细长的手指慢慢地插进自己的淫穴里,然后由慢到快地抽插起来。
    下面这张肉穴不知道吸了多少男人的精液,被那么多的大鸡巴插干之后依然没有松动的痕迹,还是紧的不可思议。
    黎漫了解自己的身体,也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更加舒服。
    女人闭着眼睛分开腿,蜜穴里抽插的手指从一根增加到了叁根。
    脑海里一帧帧地闪过自己之前和不同男人做爱的画面,激烈的撞击、凶猛的抽插,让她欲仙欲死的感觉。
    越想,身体的深处就越发地空虚起来。
    黎漫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唇瓣,脑海里开始幻想着大鸡巴正在干自己的骚穴。
    “嗯~啊……大鸡巴、大鸡巴……用力……啊……”
    女人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另一只手忍不住隔着衣服揉捏起了自己的乳房。
    衬衫的扣子解开两颗,黎漫把手伸进去,推开内衣,手指捏住了乳头拉扯揉弄。
    淫穴里水儿越来越多,顺着女人纤细的手指流出来,座椅下面很快湿漉漉一片。
    黎漫呼吸越来越重,身体里快感积蓄到了一定的程度,爆发了出来。
    “嗯……好舒服……”
    女人身体一阵颤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高潮了,可还是不够,随着高潮的落下,身体里空虚的感觉更加强烈起来。
    黎漫一边平复着,一边拿起那枚粉色的小跳蛋,打开开关,把跳蛋塞进了自己的穴里。
    跳蛋是静音的,震动的感觉刚好合适。
    酥麻的感觉瞬间在黏哒哒的淫穴里扩散开,椭圆形的小东西在穴儿里一上一下地跳动起来。
    “嗯、哦~”
    黎漫舒服的瘫软在椅子上,伸手把跳蛋往穴里推了一下,让它更深入自己的淫穴里。
    “啊、啊啊啊啊……哦~嗯、嗯啊……啊……唔……”
    跳蛋在敏感处震动着,黎漫爽的表情都扭曲下来了。
    连绵的快感不断在身体里发酵着,淫水哗啦啦地往外喷出来,女人腿心处一片泥泞。
    “哦、啊……好舒服、嗯、啊……好……爽……”
    黎漫喘息着把穴儿里的跳蛋拉出来放在自己的阴蒂上面,奇异的快感让她瞬间就又到了高潮。
    “啊、啊!”
    女人白嫩圆润的脚趾头用力蜷了起来,阴水从骚穴深处喷出来,跟尿尿似的。
    不止是椅子上,就连地上也湿了好大一片。
    黎漫喘息着平复下来,用手拉着跳蛋的另一端,把被淫水浸染得湿漉漉的跳蛋拿了出来。
    还是好空虚。
    黎漫吁了一口气,收拾好自己。
    中午下班的时候她接到了黎清夜的电话,对方问她最近有没有空,想请她吃顿饭。
    黎漫婉拒了。
    她和黎清夜虽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但是想到那天晚上粗暴激烈的性爱,黎漫难免还是会觉得尴尬。
    发泄过后,穿上衣服,大家还是陌生人。
    黎漫没有拉黑黎清夜的电话,但是聪明如他,自己一而再的拒绝,黎漫觉得,他应该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了。
    年后上班事情多,黎漫渐渐开始忙碌起来。
    医院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商老爷子可能没多少日子了,病危通知书下了好几次。
    最近商绍言和商湛北往医院跑的勤快,公司医院两点一线。
    黎漫听之前总部的秘书小姐们在小群里说,老董事长最近在忙着给商总相亲呢。
    自从陶家出事之后,商绍言的婚事就成了商老爷子的心头大事。
    一天没有看着商绍言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他就一天不甘心闭上眼睛。
    黎漫自从来了分公司之后就没怎么在之前的小群里说过话了。
    平时秘书小姐们有什么八卦会在小群里互相分享,这次也不例外。
    黎漫随手翻了翻聊天记录,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干脆关了手机看着外面发呆。
    ……
    一直到元宵节这天。
    黎漫这几天刚刚签了个大单子,元宵节这天她给自己放了个假,在家里睡了个天昏地暗。
    傍晚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有好几通未接来电,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归属地是本地的。
    黎漫蹙了蹙眉,随手回拨了过去。
    那边几乎是秒接的,“喂……是我……黎小姐,我、我想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这个声音黎漫并不陌生,是傅肆的母亲,傅太太。
    “……”
    黎漫还没回答,那边又急急地说道,“你放心,我没有恶意的,我就是、就是想请你吃顿饭而已。”
    “好吧。”
    黎漫轻叹了一口气,傅太太报了个地址,择日不如撞日,黎漫今天刚好有时间。
    她起床,洗了澡换了身衣服,随意化了个淡妆就出门了。
    傅太太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方便她,选的地址离黎漫的公寓不远,步行过去十多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家私房菜馆,一楼不接待客人,二楼则是一间间装修雅致的包厢。
    黎漫到的时候,傅太太已经到了,正在看菜单。
    “来了?”
    傅太太脸上挂着笑意,招招手,“过来坐,他们家的鱼做的不错,要不要尝尝看?”
    “您决定吧。”
    黎漫隔着一个座位在傅太太旁边坐下,点完菜服务员出去之后包厢里瞬间有些尴尬下来。
    “黎小姐……要不然我还是叫你黎漫吧。”
    傅太太轻吁了一口气,看着黎漫开口:“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你现在,对傅肆到底是什么打算?”
    “嗯?”
    黎漫奇怪地看着她,“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傅太太:“我知道,你应该是喜欢我们家阿肆的吧?傅肆那孩子心眼儿实在,我跟他谈过几次,他话里话外的态度都很明确,这辈子非你不可了。”
    “……”
    黎漫静静地等着她的下文。
    傅太太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现在也看开了,没有什么比得上傅肆的幸福更重要,如果你……如果你还喜欢他的话,我不介意你们俩在一起。”
    “哈?”
    黎漫彻底懵了,“您的意思是---”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被打断,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门口站着一脸无措的服务员,还有一脸阴沉的傅肆。
    “……”
    傅肆沉着个脸,大步地走进来,皱眉看着傅太太,“不是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插手的吗?”
    傅太太无奈地叹气,“阿肆……”
    随后她站起身来,看看黎漫,说道,“你们俩也好久没见了,好好地一起吃顿饭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
    然后拉着门口一脸茫然呆滞的服务员走了,包厢的门重新关上。
    黎漫脑袋里还有些懵,直到傅肆一脸紧张地在她的身边坐下来,“我母亲她没跟你说什么难听的话吧?”
    “没有。”
    黎漫弯唇笑了笑,“她刚刚说,不介意我跟你在一起了。”
    傅肆脸色顿时复杂起来,随即自嘲一笑,“她介不介意无所谓,我知道,介意的是你。”
    黎漫心头一抽,有些不是滋味儿起来。
    服务员敲门把菜端进来,傅太太先前还点了一瓶价格昂贵的红酒。
    傅肆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红酒,轻吸了一口气,脸上恢复了一贯的淡漠。
    “对不起。”
    黎漫握着酒杯低叹,如今除了这叁个字,她已经不知道该和傅肆说什么了。
    回应她的,是男人倏然吻过来的唇。
    傅肆刚刚喝了红酒,男人呼吸炙热,直接粗暴的撬开女人的唇齿攻城略地。
    黎漫被迫仰着头承受他的激吻,没一会儿身体就软软地倒进了男人的怀里。
    炙热的吻持续了几分钟才停下,傅肆赤红着眼睛看怀里的女人,嗓音哑的不行。
    “不要说什么介不介意,也不要说什么对不起,我说过了,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阿肆……”
    黎漫抬手轻抚上男人线条刚毅的面颊,心里转过千言万语,最后化为了主动。
    黎漫主动吻了上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