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操她

    迎新晚会来的人很多,观众席上乌泱泱一片。虽然时夏从小到大,在舞台上表演过无数次,可这次,还是有些怯场。先不论底下坐满了众多师生,光是长裙底下毫无束缚、赤裸的身子,就足以让时夏双腿发软,有种光着身子被众人欣赏的羞耻感。
    倒V型露背的杏色长裙,柔软顺滑,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缓缓走向舞台中央,微笑着朝台下的观众欠身行礼,尔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钢琴旁边坐下。纤细的十指轻轻放在黑白键上,悠扬悦耳的琴声缓慢响起,引来台下观众的热烈掌声。
    时夏从5岁就开始学习钢琴,至今十几年了,舞台经验丰富。如今,她坐在舞台中央,弹奏着熟悉的曲子。音乐,确实能让人安定下来,慢慢扫去那股紧张不安。
    她一边弹奏,一边偏头去寻找台下的那抹身影,直到与他眼神交汇,互道情意。
    时霖坐在舞台的右下方,前面几排的位置,是时夏特意交代的,因为想离他近点。
    舞台上优雅弹奏的女人,她自信大方又美丽,即便是扔在人群中,也是最耀眼的那颗星。时霖有些感概,这么优秀的人,是他的女儿,是他从小培养的孩子,他很欣慰。同时也是他的女人,他刻在心底里爱的宝贝。
    转眼又想,谁能想到此刻坐在舞台上完美演出的人,半个小时前,和她的爸爸躲在杂物间里做爱;她赤裸着身子、娇媚的呻吟、夹着小逼去含弄她爸爸的肉棒,一副淫荡又清纯的模样......光是这么想着,时霖发现自己硬了,西裤下的分身挺立起来,想操她~
    为了掩饰尴尬,时霖拿了张宣传海报,挡住那处顶起的小帐篷。
    一首钢琴曲表演很快过去,在掌声如潮中,时夏退了场。时霖快她一步到后台休息处等她,俩人交换了个眼神,先后离开。
    时霖明天下午有个重要的收购会议,必须赶回去主持,所以俩人只有一个晚上的相处时间,自然想好好珍惜。时夏回了趟宿舍简单收拾了衣物和生活用品,随时霖去了酒店。
    大学生活比高中自由,除必要时点,倒也不强迫要求必须住宿舍。可时夏不想让舍友起疑,发了信息说好朋友来访,今晚不回去了。
    时霖订的酒店离学校不远,俩人步行过去。走进酒店大堂,时夏警惕起来,生怕遇到认识的人。
    由于要留宿,所以时夏需要去前台登记身份。不知是她太过敏感,总感觉服务人员看她和时霖的眼神带着不善。她看了下俩人的身份证,又抬头望,目光落在俩人交缠的双手,时夏一时心慌,从他掌心抽了手。时霖疑惑,偏头扫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只顾从前台手中接过俩人的身份证。
    这一小插曲,让时夏的心情有些堵,却又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刚进房门,时霖热情地把她压在门板上亲吻。他的动作很强势,强有劲的长腿蛮狠地挤入时夏的双腿之间,硬挺的某处直接抵在时夏的私处,隔着俩人的衣物去磨蹭她的。
    时夏还是穿演出时的那条裙子,下面没有穿内裤,所以被他磨蹭时,那股感觉更强烈。他的手掌,直接罩住时夏的乳,揉搓着,力道比平时重了些。
    时霖着急的在她口腔内横冲直撞,略带粗粝的舌,情色地扫过她的每一寸池城。时夏有些承受不住他这般暴风雨般的热情,加上脑海中总浮现在前台的那一幕,情绪难免受影响。
    “你怎么了?”时霖吻了好一会儿,发现怀里的人不似往日那般热情回应。他停了下来,捧着时夏的小脸,强迫她直视自己。
    对上他深邃的黑眸,时夏一时间不知作何想法,本能地想躲开。她偏头,时霖掰回,来回几次,时夏放弃,小嘴吐出一句:“我没事~”语气平淡。
    话音刚落,耳边传来一阵响声,原来是时霖一拳打在她身后的门板上,又重又狠。时夏很心疼,担心他受伤,低头想去检查他的手,时霖冷着脸拒绝。
    一时间,场面气氛有些压抑。时霖看了眼跌坐在地毯上的时夏,心有疼惜,可话到嘴边,却多了几分冷漠,“地下凉,起来吧!”他说完,脱了上衣,径自去了浴室。
    留下时夏一人,望着紧闭的浴室门,心里,似乎缺了一块儿,难受的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