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成长

    快到日子,商然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其他人也会轮流过来照看。司元晨更是常常抽空过来,还准备了不少婴儿的衣物。
    生产这日,感觉到宫缩和腹痛,简柠心里大概也有了预感,拽商然的胳膊:“感觉要生了,叫医生吧。”
    这一句就是兵荒马乱的开始,气氛登时就紧张起来。商然扶着简柠,一旁的程念赶紧按铃叫医生。
    各项指标都不错,最好还是顺产,等待宫口打开的过程因为宫缩带来的阵痛而变得格外漫长,这时候还不到真正分娩,待产可以留人陪护。
    为了保存体力,还要尽量减少喊叫,简柠疼得浑身都在沁冷汗,其他人只有焦急却替代不了。
    梁辞煮了鸡汤小馄饨,在宫缩疼痛的间隔见缝插针地喂简柠吃,几个小时的等待比跑马拉松还要艰辛漫长。
    商然握着简柠的手,任由她用力攥着,可时不时还是会传出一声痛呼,闷闷的,真的很难忍受了,才会这样。
    苏呈谨坐在外间的椅子上,抓着椅子的把手,简柠每叫一声,他的心都要揪一下。程念走来走去,看得曲忱心更慌乱,不停让他坐下等。只有林聿珩比较镇静,圆周率已经默默背到了小数点后第3000位。司元晨收到消息也匆匆忙忙赶过来,一起在外面等。
    六七个小时煎熬过去,宫口终于开到九指,要进产房了,医生说可以有一位陪产,但是简柠却拒绝了。
    商然和梁辞无论如何也不同意,既然可以陪产,总要带一个,多少可以让人放心些。
    后面才是真正的战场,自己的战场,简柠觉得到这一步既没什么尊严又要独自承担,陪护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意义,最脆弱最没有人格的时候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带一个人,必须带一个。”不管怎样自己都应该去陪产,但如果简柠想让梁辞去,商然也觉得至少比不带人好些。
    “是啊,柠柠,带一个人吧,总有点用。”梁辞也劝她,但简柠最不想让陪产的人第一个就是梁辞。
    被缠的没法,简柠疼得打颤,咬着牙说:“那就,程念吧。”
    两个人都有点懵,但还是去喊程念进来,让他跟着医生去穿手术服。
    商然很是不放心地叮嘱他,口气甚至带上了威胁:“这时候,你千万给我仔细点,照顾好她。”
    “知道。”程念也明白这事不能玩笑,很严肃地跟医生走了。
    坐在床头的位置,能做的还是言语上的鼓励,给简柠一些精神支撑。尽管已经回避掉了直观视角,生产的过程还是看得程念脸色煞白,最后在医生的指导下,亲手给孩子剪了脐带。
    是个女儿,刚出生的婴儿还皱巴巴的,像个丑陋的红猴子,放在简柠胸口给她看了一下,然后就被助产士托去清洗、称重。
    随着孩子的哭声传出,大部分人都跟着松了口气,苏呈谨却还是紧张,一点也没觉得轻松。顺产后,还要继续观察两小时,并发症不止会出现在产程,像羊水栓塞这样凶险的情况在产后半小时也有可能会出现。
    虽然孩子已经娩出,但这时候简柠还要清理胎盘和缝合,痛苦依然在继续。
    从产房出来,程念就像变了个人,默不作声地按照要求把简柠抱到病床上,连商然也没能插上手。
    简柠的头发早就被汗水浸湿了,脸色疲惫又苍白,身上还带着浓重的血腥气,商然却没敢瞧女儿一眼,只看她,握着她的手,亲她的额头,语气温柔也感激:“辛苦了。”
    也不是不想看女儿,而是苏呈谨一早就告诫过他,要是敢先看孩子忽略简柠,一定跟他没完。从简柠出来,苏呈谨就死死盯着他,简直如芒在背。
    还是简柠说了句:“你抱抱她。”商然才敢偏头去看。
    强按下做父亲的喜悦:“先不抱她,陪着你。”
    简柠浅浅地笑了,现在她有真正的家,有爱人,有女儿,有归属,也有寄托。
    喝了些热粥和水,艰难地排出尿液后,简柠才终于可以睡觉休息。商然去看女儿了,苏呈谨才坐在病床前守着,程念去和助产士学习如何抱婴儿,如何照顾产妇,事无巨细问地清清楚楚。
    等简柠一觉醒来,程念就开始抢着插手照顾她,连抱孩子的姿势都正确得让人放心。伤口还很疼,也必须下床走路,帮助盆底肌恢复。程念扶着她慢慢在病房里走动,少有地耐心。
    简柠疼得直抽气,却还是笑着问:“怎么感觉变化这么大?”
    程念小心地扶着简柠回到床上侧卧:“因为该长大了,不能再那么不着调。”帮简柠盖好被子,坐在床边认真道:“不管她是因为什么不要我,我都原谅她了。单单把我生下来,就已经这么难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