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喜欢我

    贫民窟四区右巷,她上午一直好奇的地方,如今终于见到了全貌。
    从右边的巷道穿过去,是外区同样可以称得上是火树银花的中心街,贫民窟的灰暗被这里的灯火阑珊取而代之,许知渝的目光追随着这里繁华到奢侈的大楼,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
    于洋不方便露脸,半隐在她身后的小巷里,黑眸忽明忽暗的,侧脸的线条俊美得不可思议,自从进入到这里,他的表情都开始有细微的变化。
    许知渝在巷口人流极少的地方几次借用电话,不是遭到骂骂咧咧的拒绝就是遭到不同程度的猥亵,她烦躁的皱起眉。
    中心街是黄赌毒最密切的地方,果然这里的人都是一副被下了蛊的模样。
    她又一次避开男子伸过来的手,礼貌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先生,我不是站街女,如果你再动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那名中年男子正在接电话,闻声冲手机说了几句她听不懂的外区方言,然后翻身过来抓她的手腕,怒视:“臭婊子,跟老子玩欲擒故纵?”
    许知渝脸色都没变,刚想动身,中年男子眼眸一缩,突然身体一软,轰然倒了下去!
    他的身后是戴着棒球帽,眉眼阴郁的于洋。
    少年淡定的收回劈在男子后颈的手,从男子手上夺下手机递给傻眼的许知渝,然后非常熟练的把他的身体拖向身后灰暗的角落里,和另一具昏迷的身体扔在一起。
    “靠谱。”小姑娘回过神,笑着锤了锤他的肩膀,从而忽略了他藏在帽檐下转瞬而逝的表情。
    许知渝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拨通了那人的办公室内线电话,电流噼里啪啦的占线声持续响了很久,依旧没有人接听。
    怎么回事?他不在吗?
    她咬紧下唇,心里莫名的不安,挂断电话后拨了分区的内部电话,叁秒后,电话被人接起,是专业冰冷的女性声音:“您好,这里是印里HZ分区,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是HZ成员许知渝,代号19,密码0419。”
    “?许小姐?!您没事吧,您现在具体在哪个方位?”
    前台的工作人员疲惫了一天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整个HZ分区这几天所有的工作都推掉了,执行长几乎处于精神失常状态,所有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就是为了找这位掉进印里海的许小姐。
    “我没事。”许知渝抿了抿唇,然后把地理位置具体说了一遍后,“对了,Boss这几天?还好吗?”
    那边突然没了声音,随后是电话被挂断的滴声,她皱起眉,和一旁没什么表情的于洋对视一眼,回播过去,下一秒传进耳朵的,是另一个人愉悦的笑声。
    许知渝浑身一颤,这、这个声音?!
    “小知渝,好久不见啊,还记得我吗?”染着金发的男人靠着前台弧形的边沿,摘掉无镜片眼镜,指尖一点一点敲着腿侧。
    “??”
    “咦?都过去这么久了,还这么怕我啊?”他听着电话那边止不住的吸气声,俊朗的眉目舒展开,果然,还是让她感觉到恐惧才最好玩。
    许知渝咬牙,硬着头皮:“林?林长官,您怎么在HZ?”
    “当然是军阀那位老头子派我来的,还有你的执行官大人现在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她浑身控制不住的发寒,搪塞几句挂了电话,下唇被咬的出了星星点点的血迹,趔趄着往前走:“我们回去吧,凌晨之前他们应该会来接我。”
    于洋接过手机,随意扔回中年男子身上,看着她几乎要倒下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
    另一边的印里内区,风起云涌。
    那位林姓的长官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在前台工作人员惊惧的眼神下,拿出点火机点燃,直到残余的火舌舔上指尖,他才微笑着开口:“这件事不准到处伸张,如果让执行长知道了,你们就不用在这工作了。”
    “?是?”
    男子望了望整个HZ空旷冰冷的接待区,眼底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
    ……
    许知渝低着头走出好远,暴雨后闷热的天气熨贴着皮肤,再抬头时眼前是一处极其陌生的赌场,霓虹灯的灯影绰绰,金碧辉煌的大门内正有一个喝醉的酒鬼被人扔出来。
    他哭着抵挡四面而来的拳脚,西装男踩着男人的胸口使劲碾了碾,眉眼嚣张:“债务再凑不齐,你家里的几口人就等着上黑市吧。”
    许知渝侧过脸,她一向不喜欢看见这种场面,也没办法制止眼前血色淋漓的一幕。
    于洋滚热的胸膛从后面覆盖上来,她的身体霎时陷进他的阴影里,少年低头看她小脸上不太愉快的表情,又看了看不远处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男人。
    “还看吗?”
    “不看啦,我们回去吧。”
    周遭的声音渐行渐远,像是溺死在海里般不甚清晰。
    许知渝仰头看他,勾唇笑了笑,她的眼底翻滚着斑驳的光影,骨相柔和,唇红齿白,就连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浸着柔软的光晕。
    夜色弥漫,于洋不经意的看了看那座寸金寸土的赌场,视线晦涩的划过赌场侧门阴影处的某个地方,然后揽着小姑娘的肩膀往回走。
    他们穿过形形色色的人,穿过奢侈到不输给内区的赌场和夜总会,越走就越是人烟稀少,再走回刚开始的地方时,原先那处小巷里躺着的人也早已不见踪影。
    于洋的身体走进了巷道大半的阴影中,身后却不适时宜的传来一道干净微哑的声音,那人正慢条斯理的用手帕擦掉手骨上沾着的黏稠液体,嘴角一抹妖冶的弧度。
    “七号。”
    于洋身体顿住,耳边轰隆的一声。
    许知渝不解的瞥了眼僵住的少年,这才察觉到身后好听的声音是在叫他,下意识转过身,看见一个同龄的男孩站在灯火通明处。
    他染着一头银发,五官清秀,眼眸明亮,眼尾微微下垂,耳垂上有黑色的耳钉,抬手冲她身旁的少年打招呼,笑起来的时候脸颊边还有浅浅的梨涡,让她莫名想到了一种名叫萨摩耶的宠物狗。
    她忍不住咂舌,不得不说外区小孩颜值真高,就是总莫名让她想起各种品种的小狗。
    银发少年和许知渝对视上,眼底掠过一抹惊艳,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血液都开始沸腾。
    他怔了两下走过去,在她一步远的地方停住,勾唇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你好,我是谢纵。”
    “啊,你好。”她刚回一句话,于洋就非常烦躁的转身,把她往身后拉了拉,看向谢纵的眼神冰冷且凶狠。
    “这么宝贝啊?难得看你跟别人走这么近。”谢纵笑了笑,指腹抵着右手食指上的银色戒指磨了磨,喉头吞咽了一下:“不过确实长得很好看。”
    他话音刚落,脸上猝不及防的挨了一拳!
    “于洋!”小姑娘吓了一跳,从来没看见他这么失控过,他的指骨用力到发出骨头断裂的声响,指缝间满是黏稠的血迹。
    对面的少年也仅仅是侧了下脸,这么大的力度居然没让他的身体移动分毫,只是嘴角撕裂出猩红的血迹而已,换做别人估计早晕死过去了。
    于洋满脸的阴鸷,眼眶深红,那眼神,分明是想置谢纵于死地。
    许知渝浑身一僵,扑过去抱住于洋的腰,刚一抬头就被他脸上的表情吓到脸色发白,这种捕食者的眼神,她也曾在另一个人身上看见过。
    “于洋!”她又叫了他一声,转过头冲对面的少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他脑子不太好?”
    谢纵挑了挑眉,对于她叫七号的称呼有些好奇,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笑意盈盈的:“没关系,他性格不好,我能理解。”
    于洋眼眸一凛,似乎是还想给他一拳,小姑娘用尽了力气抱紧他的身体,声音都紧了:“不许打架!你浑身都是伤,还想再添一道吗?!”
    许知渝见他情绪骤然稳定了点,回头非常歉意的颔首,然后揪着于洋的衣领往巷子里拉,恨铁不成钢的:“打什么打?人家惹你了吗??”
    谢纵站在原地,紧盯着女孩的背影,然后看了看旁边巷子里满地狼藉的身体,嗅了嗅满鼻腔黏稠的血腥味,随后扯出一抹晦暗不明的笑意。
    如果许知渝在场,她一定能认出,那群倒在巷子里半残的身体,其中有一个是不久前曾试图猥亵过她的中年大叔。
    许知渝拽着于洋踏进贫民窟四区的瞬间,停下嘴里的唠叨声,想到那句“七号”,有些迟疑的抿唇,这难道是某种代号吗?
    “为什么打他?”她站在黑透的路边,声音平静的问。
    于洋的神色很冷,视线描摹着女孩在黑暗里模糊的轮廓,哑着嗓子,声音压的很低:“我不喜欢被人看不起。”
    “他没有看不起你啊,笨蛋。”许知渝无语凝噎,于洋的身上有太多自己看不透的谜团,她最不希望他无缘无故的打架把自己弄的一身伤。
    “我也不喜欢?你和他说话。”他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炙热的体温好像要融进夜晚的低温。
    “??”她傻了眼,突然脸有点红,忍不住去踢他的小腿,紧张:“喂,你不要喜欢我啊,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是我们这样不合适。”
    于洋乖巧地点了点头,一边往烂尾楼的方向走一边回复她:“嗯,不喜欢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