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招招毙命!

    项风那双冷厉的目光很快落到了上官秋身上,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狞笑,说道:“上官秋,我已经你上次记住疼了,没想到你这么不长记性啊。”
    上官秋就算再不懂,也明白了项风的身份不一样,要不然,这些捷豹组织的人不可能对他那么恭敬。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因为紧张,上官秋的声音已经有点破音了,显得异常沙哑和尖利。
    项风眼神一寒,呵呵笑道:“我是谁,你已经没有知道的必要了。”
    “你要杀我?”上官秋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要不然呢?再让你去请这些阿猫阿狗过来给我添乱吗?”项风的声音很轻,却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怒火。
    上官秋战战兢兢的说道:“我,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我并没有为难你的女人,你......你看看,她安然无恙。”
    “刚才我要是没进来,你告诉我,会发生什么呢?”项风的语气里满含杀机。
    上官秋咽了一口唾沫,颤声说道:“这,这都是他们的意思,我不敢阻止啊。”
    项风不屑的扫了上官秋一眼,随后看向了迪让他们,问道:“你们考虑好了吗?”
    “好,就按照你说的,一对一。”迪让现在已经没有第二条可走了。
    “我先上。”一名满脸胡渣的捷豹成员从橱柜上跳下来,他在原地活动了一下手脚,直视着项风冷笑道:“我还没瞧上这个战狼中队,上次在中东,他们还不是被我们打死一个。”
    他快步走到了项风面前,望着项风说道:“我叫奇乐,你给我记住了,你要是死了,也知道是谁杀了你。”
    “别废话,动手吧。”项风冷哼了一声,全身的注意力全都凝聚了起来,这一刻,他眼里只剩下了眼前的对手,再也注意到周遭的任何事了。
    迪让感受到项风的气势变化,赶忙对奇乐喊道:“奇乐,不要轻敌,先消耗他的气力,感觉不行了就退下来,换下一个上。”
    奇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很快摆出了格斗的架势。
    “可以开始了吗?”项风轻声问道。
    奇乐点了点头,开口讥笑道:“要不要我让你几招?我可是......”
    “呼!”
    项风哪里有心情听他废话,他一个箭步切上去,一拳抡向了奇乐的脸颊。
    奇乐本还想说几句场面话,哪里料到项风出手如此快,眨眼功夫,项风的拳头已经到了他面前。
    拳头未到,劲风先至,奇乐只能一咬牙,抬手硬挡了一下,入手处,他感觉自己像是碰到了一根铁管。
    项风这一拳何止千斤,一拳打下去,奇乐的身体顿时被这股力道推飞了出去。
    项风根本不给奇乐任何喘息的机会,他蹂身而上,双拳的中指凸出化钉,一拳打在了奇乐的心口,另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奇乐的咽喉。
    不到三秒的时间,原先还信心百倍的奇乐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项风左右手一个回旋,再一次摆出了形意拳的架势,冷声说道:“下一个。”
    项风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这些人可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和他们动手,他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留手,一出手,必是杀招!
    “......”迪让他们的眼神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奇乐在他们当中,已经算是上游的水准了。
    本以为他能消耗一点项风的体力,却没想到一交手便被项风用雷霆手段击杀。
    加拉瓦脸色阴沉的可怕,缓缓说道:“奇乐这个白痴,这就是轻敌的代价。”
    听到加拉瓦的话,不少捷豹成员的面色缓和了许多,他们心里也认为,刚才奇乐是在说话的时候被项风给偷袭了。
    迪让用异样的眼神看了加拉瓦一眼,刚才项风和奇乐的交手,那完全就是力量的碾压,根本不能单单用轻敌来解释。
    加拉瓦感受到迪让疑惑的眼神,对着迪让轻轻摇头,眼神里满是担忧的神色。
    迪让一下子明白了加拉瓦的意思,加拉瓦这样说,完全是为了士气着想,说的难听点,是为了让剩余的炮灰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明白了加拉瓦的意思,迪让也只能断臂求生了,他一咬牙,喊道:“昆桑,你上。”
    很快,一个印度青年快步走到了项风面前,他看向项风的眼神里,多了一丝丝畏惧,因为前车之鉴,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单脚提膝,摆出了泰拳的格斗架势。
    “可以开始了吗?”项风又问道。
    “去死!”项风的话音未落,印度青年已经怒喝了一声,右腿像是鞭子似的扫向了项风的脖子。
    项风一撤退,印度青年的右腿横扫而过,将客厅的一个陶瓷的聚宝盆踹的粉碎。
    借着满天的陶瓷碎片,印度青年又是拔步而上,迅速贴近了项风,右肘狠狠的砸向了项风面门。
    “好!”迪让的眼神里闪出了一丝兴奋。
    “哼!”项风冷哼了一声,面对印度青年凌厉的攻势,他竟然没有丝毫闪避,反而朝前迈出了半步。
    半步崩拳!
    项风冲进印度青年的怀里,右拳划出了一道撕裂空气的爆响声。
    “嘭!”
    项风这一拳瞬间击中了印度青年的心口,凌厉的暗劲,顷刻间击碎了印度青年的心脏。
    印度青年始终保持着扫肘的姿势,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怎么回事?”迪让看着印度青年缓缓躺在地上,神色终于变了。
    “下一个。”项风再一次摆出了拳架,开口说道。
    迪让和加拉瓦互视了一眼,彼此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担心与惊恐。
    项风的实力,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照这个状况看,和项风一对一几乎等同于自杀。
    加拉瓦的眼神闪烁了几下,看了看不远处的上官秋,最终下定了决心。
    “没人敢上了吗?就你们这点胆量,也敢号称是印度第一雇佣兵组织?”项风冷冷的瞥了一下在场的捷豹成员,每一个迎上项风目光的人,全都垂下了头。
    项风冷笑道:“既然你们不打算反抗了,那就别怪我没给你们机会,现在给我全部抱头,蹲在地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