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美吗?

    韩寒没有理会齐涛飞和岳卓的胡闹,他轻轻挽着女孩的手,一脸满足的说道:“她叫金慧妍,是广陵外国语学院的大二生。”
    “不得了啊,胖子,竟然连外国语学院的美女都能泡到手。”齐涛飞干嚎了一声,很快,他感觉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连声说道:“呸呸呸,瞧我说的,我收回我收回。”
    韩寒呵呵笑道:“没事,慧妍的华夏语还不太流利,听不懂的。”
    “韩寒,你不给我介绍一下吗?”金慧妍用生硬蹩脚的华夏语问道。
    韩寒立即指着齐涛飞说道:“这是齐涛飞,我们宿舍的老大。”
    “你好,我叫齐涛飞。”齐涛飞说的很慢。
    金慧妍眼角带笑的和齐涛飞握了一下手,说道:“暗码锁,卡格思密达。”
    “俺妈说,看个四d哒。”齐涛飞现学现卖的笑道。
    韩寒很快又指着岳卓说道:“这是岳卓,我们护理系最厉害的男吉他手。”
    听到韩寒的介绍,项风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个称号听起来极其霸气,而且还不含一丝水分,他们护理系只有四个男人,而且只有岳卓会弹吉他,可不就是护理系最厉害的男吉他手吗?
    “你好厉害。”金慧妍这次用生硬的华夏语对岳卓说道。
    岳卓一脸骄傲的和金慧妍握完手,说道:“我最近刚学了一首韩语歌,我送给你当见面礼吧。”
    逢人便唱的岳卓说完就要开始拨动琴弦,齐涛飞赶紧把他按住了。
    韩寒暗松了一口气,最后用很庄严正式的语气指着项风说道:“这一位我就要给你隆重介绍了,他就是我们广陵大学名头最大的超级大拿,也是我的舍友,项风。”
    “你好。”金慧妍朝着项风伸出了白嫩的小手,眼尖的项风发现,她伸出来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只是很快这种抖动就消失了,这转瞬即逝的细节,让项风心头浮现出了一丝疑虑。
    他装作无事的站起身,和金慧妍轻轻握手,笑道:“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金慧妍用生硬的话回答。
    “走啦,走啦,咱们先吃饭。”看到齐涛飞他们眼里的羡慕之色,韩寒心里涌出了一股浓浓的优越感和自豪感。
    “韩胖子,你找了一位这么娇艳的女朋友,今晚我必须要吃穷你。”去包间的路上,齐涛飞大声怒吼道。
    韩寒哈哈笑道:“没问题,你们敞开了吃。”
    项风走在最后面,他心里始终都带有一丝忧虑,他始终无法将韩寒和这个女人联系到一块,哪怕现在两个人手牵着手。
    纠结了一会儿,项风心里也就渐渐的释然了,不管这个女人因为什么和韩寒走到一起,他都应该祝福才是。
    不多时,他们已经进了包间里,伴随着饭菜上桌,齐涛飞他们全都闹在了一块,场中的气氛也变得热闹和谐了许多。
    金慧妍不怎么懂华夏语,只是坐在那里掩口发笑,倒也显得十分和谐。
    酒足饭饱,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钟。
    韩寒和齐涛飞他们喝的都挺多,只有项风没有喝几杯酒,因为他还记得唐翠和自己的约定,今晚他们要赶工练习桑巴舞。
    散场以后,项风刚刚走到大堂,衣兜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果然是唐翠打来的电话。
    项风接通电话,笑道:“唐翠,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咱们是不是明天再练?”
    唐翠的声音有些古怪,支支吾吾的说道:“明天,明天就来不及了。”
    “我其实已经和朋友学了一个下午了,我觉得应该不会让你出丑。”项风轻声笑道。
    现在已经是深夜八点多钟,他要是和唐翠独处一室的练习桑巴舞,难保不会让人误会。
    唐翠的声音有些颤抖,说道:“项,项风,地方我已经找好了,你,你能过来吗?”
    现在虽然已经是初秋时分,可天气并不算冷,项风听唐翠的语气,像是身体很冷一样,不由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在学府大酒店4318房。”唐翠说完,立即挂断了电话。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项风感觉唐翠的语气有异,脸色微微一沉,他迅速又拨了唐翠的电话,手机里面传来了无法接通的嘟嘟声。
    “难道是上官家族已经开始行动了?”项风不敢再怠慢了,这个时候,上官家族肯定已经得知了上官秋疯掉的消息,以上官家族庞大的势力,想要绑架唐翠简直太轻松不过了。
    项风找前台问清楚了楼层,快步朝着4318房冲了过去。
    不一会儿, 他已经到了4318房门口。
    让他内心一紧的是,4318房的房门竟然是半开着的。
    项风的眼神蓦然变得冷厉了许多,更加坚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
    他一脚将房门踹开,几步就冲进了房间里。
    让他惊讶的是,这个两室一厅的总统套房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项风迅速进了两个卧室,始终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难道他们已经将唐翠抓走了?”项风站在第二个卧室里,内心一阵焦急。
    突然,项风感觉到背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他猛地回过身,眼神里迸射出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杀气,等到他看清身后的人,他浑身的杀气顷刻间消失无踪了。
    只见唐翠只裹了一件粉色的浴巾,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刚刚洗完澡的唐翠,就如同是一朵出水芙蓉,美艳不可方物。
    她的发丝尽头,悬挂着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就像是一粒粒的珍珠,伴随着她的呼吸,这些水珠滴落到她雪白的粉颈上,再顺着粉颈缓缓滑落,汇入了浴巾包裹下的那道引人犯罪的乳沟深处。
    “咕嘟。”项风吞了一口口水,双眼有些发直了。
    眼前的唐翠,简直就是一副绝美的美人出浴图,她的青涩可人,她的娇艳欲滴,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唐翠,你,你这是做什么?”项风憋了好久,才憋出了一句废话。
    唐翠那双美目里涌动着一泓清泉,她含情脉脉的望着项风,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项大哥,我,我美吗。”
    “美。”项风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不太清晰的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