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

    项风有点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转头看向正在熟睡的轩辕香。
    这一眼看过去,项风的鼻血差点没飙出来。
    只见轩辕香侧躺着抱着松软的牛奶被,一条修长白皙,完美无瑕的美腿搭在了牛奶被上,她的脚趾就像是一件件艺术品,晶莹剔透,白皙动人,让人惹不住想要抓起来怜惜一番。
    床的左右,到处丢满了衣物。
    现在轩辕香的身上,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小内内。
    因为她紧紧地抱着牛奶被,项风看不清轩辕香那对可爱的小白兔,就算如此,眼前的一幕依旧非常勾人。
    轩辕香一边睡,性感的小嘴一边吧唧着,小声嘟囔道:“我要吃这个,嗯,还有这个。”
    项风心里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他是去叫醒轩辕香,还是装作不知道继续睡?
    看到了这么香艳的一幕,他恐怕很难睡着了。
    项风小心翼翼的将香奈儿文胸放在了轩辕香的床边。
    他刚要躺下,就看到轩辕香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刹那,那一对兢兢玉兔瞬间暴露在了空气里。
    “杨妈,我要喝水。”轩辕香睡意朦胧的喊道。
    她叫了两声,发生没人应声,便缓缓睁开了睡眼。
    “这是哪儿?”轩辕香环顾着四周,还没从睡梦里彻底清醒过来。
    这时候,她的目光正好看到了坐在床边的项风。
    目光迎向项风的刹那,轩辕香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项风有些尴尬望着娇柔动人的轩辕香,只能冲着她笑了笑,笑容里满是无奈。
    轩辕香刚要说话,就感觉到胸前有些凉,她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那对在空气里调皮微颤的小白兔。
    “......”短暂的沉默。
    “啊!!!!!!”
    一阵尖利的高分贝尖叫声瞬间穿透了整个酒店。
    “啧,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又拿走一血。”酒店负责人被尖叫声吵醒,他打了哈欠,很不爽的嘀咕了一声,转身继续睡。
    项风捂着耳朵,任凭轩辕香尖叫了一阵。
    项风一脸无辜的坐在床边,看着轩辕香放声尖叫。
    过了半晌,项风才轻声劝道:“那个,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再叫吧,这样......容易着凉。”
    经过项风提醒,轩辕香这才抓起被子挡住了娇躯。
    她怒视着项风,声音里带着哭腔说道:“林,项风,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项风哭笑不得的说道:“轩辕大小姐,天地良心啊,这件事可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要是和我有关系,让我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您自己的睡相您自己不清楚嘛?”
    轩辕香俏脸微红,她渐渐也想起了昨晚的美梦,她梦到自己在泳池里游泳,游完泳又在水池边吃着美味的点心。
    想到这里,轩辕香的脸颊更红了,她冲着项风喊道:“那也是怪你!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我去,我睡的正香,你当头就丢下这么个玩意,我被你打醒的时候,你已经这样了。”项风再度将香奈儿文胸拿起来,说道。
    “你,给我拿过来!”轩辕香看到项风拿着自己最贴身的东西,羞恼万分的喊道。
    项风捏了一下文胸,呵呵笑道:“还有,以后不要垫这么厚的胸贴,会影响发育的,你现在还在长身体的时候。”
    “我打死你个淫贼!”轩辕香快被项风的话气哭 ,她拿起一个大枕头,狠狠砸向了项风。
    项风现在也不想继续招惹这个丫头了,赶忙将文胸丢了过去,哈哈笑道:“行了,行了,你赶紧穿衣服吧,我背过身不看你。”
    轩辕香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冲着项风背影咬牙切齿的一通,暗道:“不该看的都看了,现在还和我装起正人君子了!哼!气死我了!”
    轩辕香又羞又气的将衣服穿上,说道:“好了。”
    项风回过头,对轩辕香轻笑道:“这完全就是一个误会,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行了。”
    “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过。”轩辕香气呼呼的说道。
    “对对对,我们还是两个完璧无瑕的金童玉女。”项风立即答道。
    轩辕香被项风的话逗笑了,她笑了两声发现不对,立即又佯装恼怒的板起了脸。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轩辕香心里不禁有些庆幸。
    轩辕香很清楚自己的睡相,有一次,她还在睡梦里把程可瑜给侮辱了。
    从此以后,程可瑜心有余孽,不敢再和轩辕香一起睡了。
    “现在宿舍开门了,还是回学校吧。”项风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给可瑜打个电话,让她过来。”
    过了半个多小时,项风三人便离开了这家酒店。
    刚走出酒店,程可瑜就凑到了项风身边,小声问道:“项风,昨晚没有什么特殊经历吧?”
    项风心中一惊,表情未变的说道:“什么经历?”
    程可瑜嘻嘻笑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可瑜!你在说什么呢?”轩辕香一脸警惕的快走了几步,和程可瑜并肩。
    程可瑜咯咯笑道:“没什么啊,我就是问问项风,你昨晚有没有非礼他。”
    “你再乱说,看我怎么教训你。”轩辕香伸手捏住了程可瑜的脸颊。
    程可瑜赶紧求饶:“香香姐,我错了,我错了,你快松手呀,人家的胶原蛋白都被你捏没了,你这是得到了江月姐的亲传呀。”
    “哼哼,那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江月姐捏过我多少次。”轩辕香很得意的松开了手。
    程可瑜揉着小脸,一脸失望的嘀咕道:“切,我还以为会发生点什么呢,真是让人失望。”
    很快,项风三人先去学府大酒店吃了一点自助早餐,这才分开了。
    那本日记本放在项风身上,让项风感觉像是挑着一个担子,来自良心的督促,让项风不敢将这件事情放下。
    今天,他就打算将这件事调查清楚,如果真如日记本上说的那样,那他就只能痛下杀手了。
    这世间很多事,总要有人出来解决,他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行侠仗义的人,不管在什么时代,都不会缺少,就如同网络上披露的恶劣事件,那些为之呐喊为之流泪为之讨伐的网民,何尝不是在行侠仗义呢?
    项风抬手拦了一辆的士,又一次回到了环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