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添把火

    看清楚吕伟的长相,领头青年的脸色顿时变了。
    他的语气带有一丝惊恐,战战兢兢的说道:“吕哥,您怎么来了?”
    吕伟照着青年的胸口便是一脚,骂道:“你问我怎么来了?里面那是我大哥!你说我为什么会来?”
    领头青年彻底懵了,他看看吕伟,再看看不远处的项风,半晌没有回过这股劲来。
    马建国的亲戚是吕伟的亲戚?
    领头青年感觉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
    只要广陵市的混混,基本都知道吕伟的名号。
    早年吕伟追随袁天龙,之后又摇旗建了凌天会,可以说,吕伟现在已经是广大混混的终极目标了。
    袁天龙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可吕伟的成功,对这些混混来说还是有些许幻想的。
    吕伟冷冷瞥了领头青年一眼,冷声说道:“狗子,你胆子真不小啊。”
    “误会,吕哥,都是误会,呵呵。”领头青年不顾身上的疼痛,起身苦着脸笑道。
    他的笑,真的比哭都难看。
    吕伟没好气的摆摆手,哼道:“行了,一边待着去。”
    说完,吕伟快行了几步,跑到了项风身边。
    他望着项风,呵呵笑道:“风哥,这些人怎么处理?”
    项风轻笑道:“算了,让他们走吧。”
    “好。”吕伟点了点头,转身大声喊道:“全部都给我滚蛋!以后别让我看到,我看见一次打你们一次!”
    那些混混现在早就没了反抗的念头,吕伟的大名,他们可是如雷贯耳。
    不多时,这些混混就跑的一干二净了。
    项风一指那个打电话叫人的男子,轻声说道:“你先等等。”
    男子吓得一哆嗦,他身体僵硬的转过身,用惊恐的目光望着项风,颤声说道:“风哥。”
    “我也不想让别人说我仗势欺人,一百万医药费,我会派人给你送过去,不过以后,要是再让我见到你来医院找事,我就废了你。”项风眼神迸射出一道寒芒。
    男子吓得冷汗涔涔,连声说道:“是,是。”
    “滚吧。”项风皱眉说道。
    男子擦拭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赶忙逃也似的跑了。
    吕伟见到人都走光了,这才低声问道:“风哥,出什么事了吗?”
    项风轻声说道:“本来喊你过来,是打算处理一点社会上的事,不过现在来看,事态已经变了。”
    项风看着吕伟,问道:“再过几天,袁天龙就要面临一道很高的坎,搞不好,他就会被人拉下马。”
    “真的?”吕伟微微有些吃惊。
    项风呵呵笑道:“你这次来的正是时候,正好可以添一把火。”
    很快,项风将雷家的事说了一遍。
    吕伟从吃惊到惊叹,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赞道:“风哥,你太牛了啊,雷家可不是好惹的主,他们干的是走私的买卖,环县那些势力较大的同乡会,背后都有雷家的影子,雷承泽要是真卯足劲和袁天龙对抗,袁天龙要是不把周边城市的势力招回来,真可能会阴沟里翻船。”
    项风并没有说出赵雷的事,毕竟很多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呵呵笑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袁天龙让这些堂主出去容易,想让他们回来,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风哥的意思是?”吕伟有些明白了。
    项风轻笑道:“古往今来,裂土封王的帝王都没什么好下场,一个帮会也一样,袁天龙四个堂如果还在广陵市,谁都撼动不了他的地位,只可惜,他那四个堂主现在都是称霸一个市的大佬了,从势力上来说,不见得比袁天龙弱,想让这些返回广陵市当一个堂主,袁天龙恐怕想简单了。”
    吕伟颤声说道:“这么说,袁天龙现在就是光杆司令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袁天龙的地位,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被人替代的。”
    “风哥,咱们需要做些什么?”
    “从现在来看,袁天龙依旧比雷承泽要强的多,你想办法接近雷承泽,给雷承泽提供一些帮助,这把火烧的越久越好。”项风说到这里,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我明白了。”吕伟点了点头。
    项风继续说道:“你千万要记住,提供帮助可以,但要撇清关系,现在不是以前了,袁天龙要是和雷承泽闹得太厉害,谁都没有好下场。”
    吕伟指了指上天,惊道:“风哥,你是说上面会干涉?”
    “以前我不知道,不过现在这位米荣兴市长,可是一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人,要是袁天龙真敢大动干戈,谁都保不住他。”项风轻声说道:“如果袁天龙也想到了这些,那他就不敢真和雷承泽冲突,到时候,雷承泽就会一步步蚕食掉他的势力。”
    “我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双刃剑!”吕伟惊呼道。
    项风笑着点头,说道:“勉强算是吧,这对于袁天龙来说,就是慢.性毒药和烈性毒药的区别,他全力反抗,就等于服下了烈性毒药,很有可能朝不保夕,他要是不反抗,那就是服用了慢.性毒药,早晚会被雷承泽一点点蚕食掉。”
    项风说完这些,也有些疲惫了,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么一次简单的任务,会引发出这么多的事。
    他按了按眉心,说道:“你将这些事转告给小凌,他会知道怎么做的,这场争斗,我就不参与了。”
    “我明白。”吕伟点了点头。
    项风回头看了看病房楼,说道:“你和猛子嘱咐一下,等到那个叫马建国的病人可以转院了,就通知我。”
    “是!”吕伟现在看向项风的眼神里满是崇拜之色。
    在项风刚进入广陵的时候,吕伟还收了袁家的佣金教训项风,而现在,这个他差点教训过的人,随随便便就将两个庞大的组织拉近了争斗的旋涡里。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正如项风所料的那样,雷承泽的怒火,在遭到暗杀后达到了峰值,丧子之痛加上暗杀之怒,让雷承泽彻底失去了理智,环县大批的同乡会成员,纷纷冲入了其他区县,又一次将袁天龙刚刚装修的场子砸的稀烂。
    很多人都知道,走私大亨雷家和黑道世家袁家,正式开战了。
    与此同时,程氏海航公司的誓师大会也在禾王大厦正式召开。
    如今袁天龙被雷承泽逼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有闲心去顾忌程家的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