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誓师大会

    没了袁天龙捣乱,程家很多准备工作都做的顺风顺水,一直处处使绊子的程大德夫妇也老实了很多。
    上午九点钟,一辆白色玛莎拉蒂轿车停在了禾王大厦门口,轩辕香望着禾王大厦门口那些熙熙攘攘的参会者,兴奋地喊道:“终于可以出来放风拉。”
    坐在副驾驶的项风没好气的说道:“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还以为你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呢。”
    “哼,天天闷在宿舍,还不如监狱呢,监狱还有出来放风的时间呢。”轩辕香冲着项风做了一个鬼脸,气呼呼的说道。
    这个月来,项风连续帮轩辕香她们完成了三个任务,打响名气的同时,也吸引了很多有心人的注意,为了轩辕香和程可瑜的安全着想,项风对她们的监控更加严格了。
    用程可瑜的话来说,项风对她们的监控,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走啦,走啦。”轩辕香跳下车,将钥匙递给了泊车小弟,很自然的挽住了项风的手臂。
    自从在宾馆经历过那场暧昧的误会后,轩辕香和项风的关系倒是拉近了不少。
    今天轩辕香穿了一套黑色的立肩轻摆荷叶小洋裙,小洋裙的裙摆仅仅只能盖住她的大腿,将她那修长的长腿展露无遗。
    而项风,则是在轩辕香的强烈要求下,穿了一套骚白色的阿玛尼西装。
    轩辕香穿着高跟鞋,身高已经达到了项风的眉心,他们两人一出场,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注视。
    今天是程氏海航公司的誓师大会,也宣告着程家终于重新拾起了本业。
    很多人都知道海航的风险有多高,所以大多数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过来参会,他们都不相信,程老爷子在世时都没有启动的海航,这个刚继承程家的小丫头能够成功。
    项风和轩辕香刚步入大堂,项风的手机再一次急促的响了起来。
    项风低头看了一眼,不由笑了。
    轩辕香有些不开心的说道:“这些人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天天给你打骚扰电话。”
    项风轻笑道:“谁让我欠他们钱呢?”
    轩辕香眼神闪烁的望着项风,问道:“你欠他们钱?欠多少?不够的话我借给你。”
    项风哈哈一笑,说道:“我可不喜欢被人包养的感觉。”
    “呸,谁稀罕包养你啊。”轩辕香俏脸微红,啐了项风一口。
    来电很快暂停了,过了一会儿,手机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你干嘛不接啊。”轩辕香忍不住催促道。
    项风算了算时间,也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他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你是项风吧?”对面是一个凶狠的男声。
    项风笑道:“是。”
    男人沉声喝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怕被骚扰。”项风很干脆的说道。
    男人故意装出了一副很凶狠的语气,说道:“一个月前,你从我们公司贷了二十万的过桥资金,现在你已经逾期二十天!按照合同规定,你一共需要偿还25万!限你今天立即把钱还上,否则我们就要采取必要的措施了。”
    “什么必要的措施?”项风好奇的问道。
    男人冷笑了一声,丢下了一句话:“你今天要是没把钱还上,会让你知道的。”
    说完,男人很傲娇的将电话扣掉了。
    项风苦笑了一声,将手机收了起来。
    电话的内容,一旁的轩辕香听的真真切切。
    她不太确信的看着项风,连珠炮似的问道:“多少钱?我没听错吧?25万?华夏币?”
    项风冲着轩辕香撇撇嘴,无奈的说道:“是啊,这段时间穷疯了。”
    “你少来啦!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前段时候还从袁辰那里讹诈了一千万!”轩辕香一脸鄙视的看着项风。
    “钱来的快,花的也快啊。”
    “那你就把上衣脱下来丢给他们吧,你这件上衣,就值三个25万。”轩辕香哼哼道。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喊声:“师傅,你也来了呀。”
    听到这声师傅,项风还以为是胡坤到了,他一转身,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上官浩?
    项风脸色微微一变,他轻咦道:“你不是上官......”
    “你好你好,我叫尚关,时尚的尚,关羽的关,这位肯定就是师娘了吧?”上官浩抢先握住了轩辕香的手,满脸堆笑的说道。
    轩辕香很大方和上官浩握了握手,粉脸显出两抹红霞,羞涩的说道:“你,你别乱喊啊,我可不是你师娘。”
    轩辕香嘴上这么说,可她的神情,却完全出卖了她的内心。
    项风的心思何等敏锐,他见到上官浩这么说,也不点破上官浩的身份,开口问道:“真是好久不见啊,你家里人竟然允许你单独出来。”
    上官浩满怀歉意的说道:“师傅,实在抱歉,这段时间我出国办理毕业手续了,这不是刚办完嘛。”
    “哟,还出国办理毕业手续,看你年纪不大啊,难道大学毕业了?”轩辕香打量着身穿一身嘻哈服饰的上官浩,好奇的问道。
    上官浩嘴巴很甜的笑道:“师娘,我只是高中毕业,还没读大学呢。”
    “高中毕业?你高中竟然出国留学?吃饱了撑的吧?”轩辕香的眼神里满是疑惑之色。
    上官浩悻悻然的笑道:“我父母都在国外,所以就跟着出去读书了。”
    “原来是这样。”轩辕香这才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
    上官浩很激动的对项风说道:“师傅,这段时间,还请您多多指导。”
    项风苦笑道:“我没什么可以指导你的。”
    “项风,他怎么喊你师傅啊?”轩辕香从没见过上官浩,忍不住问道。
    别说轩辕香没见过了,放眼整个广陵市,不含上官家族的人以外,真正知道上官浩身份的人,不足三个。
    项风轻声说道:“我和他打过一场球赛,勉强赢了,所以他就拜我为师了。”
    “绝对不是勉强赢了,师傅就绝对碾压了我。”上官浩立即纠正项风的口误。
    他那认真的样子,引得轩辕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轩辕香拍了拍上官浩的肩膀,嬉笑道:“看不出来呢,你倒是挺实在。”
    上官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期待的望着项风。
    说心里话,项风对上官浩的第一印象也不错,身为上官家的继承人,上官浩身上没有丝毫的傲慢,如果仅仅从他接人待物的态度看,他甚至连一个百万富翁的儿子都不如。
    在项风看来,这就是教养。
    这也是暴发户和世族大家最大的差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