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再遇陈一发

    项风现在也没心情和上官浩开玩笑了,他皱眉说道:“江月给我打电话说出事了,可是却又不让我帮忙,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她有什么难言之隐?”
    上官浩小声说道:“说不定她刚打完电话就后悔了。”
    “你觉得可能吗?”项风无奈的看了上官浩一眼。
    上官浩理直气壮的说道:“怎么不可能了?我在英国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做过一个实验,实验的名字我忘记了,反正就是假设我们遇到了危险,会第一个想找谁帮忙。”
    “有什么意义吗?”项风还没明白。
    上官浩耸耸肩,说道:“英国人就喜欢玩这种调调,他们说,我们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你想起了谁?”项风饶有兴趣的问道。
    “当然是我姐了。”上官浩很爽快的回答,又说道:“哥,你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谁啊?”
    “祖国。”项风回答。
    上官浩一脸不相信的说道:“能不能说实话呀?”
    项风表情严肃的说道:“我不会拿这个开玩笑,我们这些人如果遇到危险,只有祖国能够救我们。”
    上官浩不理解项风他们这种人的情结,他转移话题说道:“好吧,我虽然不理解你的想法,但我应该理解那位江总的想法,我猜她的心里,肯定全部都是你。”
    “行了,别瞎扯了,你怎么确定江月第一个想起的人会是我?”项风不相信上官浩的话。
    上官浩撇嘴道:“江总又不是精神分裂,难道她还给很多人打电话说遇到了麻烦,然后又拒绝对方的好意再挂掉电话吗?这又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不去想这些事了。”项风皱眉道:“你今天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我每天都很闲。”上官浩立即回答。
    “那我就坐你的车吧,带你去见识点特别的场面。”项风冷声说道。
    上官浩眼神一亮,一脸激动地说道:“难道是去干架?”
    项风笑道:“差不多吧。”
    “我现在就去开车。”因为激动,上官浩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他跑出了几步,又回头对项风喊道:“哥,要不要把燕大哥喊上,他小时候,可是广陵街头的小霸王啊。”
    项风真心被上官浩打败了,他摆摆手,说道:“你知道飞鹰大队是什么存在吗?燕承天要是去了,那就不是干架了,那叫平叛!别废话了,赶紧去开车。”
    “好好。”上官浩连连应声,他现在俨然忘记了刚刚跑完了二十圈,一溜小跑就离开了操场。
    看着上官浩精力依旧充沛,项风心里不由暗道:“看来明天应该要改成三十圈了。”
    等到项风走出操场的时候,上官浩已经开着一辆保时捷suv停在了路边。
    见到项风上车,上官浩连忙问道:“哥,咱们去哪?”
    “去多龙湾码头。”项风轻声说道。
    “多龙湾?那不是个河运码头吗?”上官浩很快设置好了导航,好奇的问道:“哥,那个地方都是一群小混混在胡闹,他们怎么敢惹程家啊,你不会只是打算找一些小混混撒撒气吧?”
    “开车。”项风懒得和上官浩解释什么,直接吩咐道。
    上官浩瘪起嘴,很快发动了车子。
    他一边驶出广陵大学,一边说道:“哥,你觉得这件事会不会是袁天龙做的呢?要是真是袁天龙做的,我可以让我姐警告一下他,这次出海可是有我一船的货呢。”
    项风摇头说道:“哼,袁天龙现在都自顾不暇了,怎么可能有精力做这种事。”
    “那就奇怪了,除了袁天龙以外,好像没人敢招惹程家吧?”上官浩虽然年纪小,可耳濡目染下,对广陵市的势力布局还是很了解的。
    项风说道:“你只管开车就行,很快你就知道了。”
    在好奇心的促使下,上官浩立即加快了车速。
    过了半个多小时,他们已经到达了多龙湾码头。
    此时的多龙湾码头,比项风先前来的时候明显整洁了许多,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四方海运的广告牌以及招聘启事。
    在项风的指引下,上官浩开车赶往了四方海运的仓库区。
    开了十多分钟,项风突然一招手,喊道:“先停一下。”
    上官浩立即踩下了刹车,他顺着项风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趴在地上行乞的年轻乞丐。
    上官浩轻咦道:“哥,你认识他?”
    项风脸色一沉,从车里跳了下来,他走到那个年轻乞丐面前,轻声说道:“你抬起头来。”
    年轻乞丐的身体轻轻一颤,缓缓抬起了头。
    看到年轻乞丐的模样,项风的脸色顿时大变。
    这个年轻乞丐,赫然就是他认识的陈一发。
    此时的陈一发,手腕脚腕都被人割断了,他看到是项风,立即哎哎呀呀的喊了起来。
    他的舌头,也被人割掉了。
    见到项风的激动,让陈一发用手臂夹着的铁碗掉落在了地上。
    “他是谁啊,这么惨。”这时,上官浩也走到了项风身边,他打量着被人割断手筋脚筋陈一发,暗暗有些咋舌。
    项风轻叹了一口气,转头对上官浩说道:“有现金吗?”
    上官浩赶忙从怀里掏出了一沓钱,说道:“我就带了六千多的现金。”
    项风接过那些钱,塞进了陈一发的衣服里,轻声叹道:“毕竟咱们有过一面之缘,钱不多,你留着吧。”
    “唔唔唔唔唔唔。”见到项风要离开,陈一发突然像是发疯似的趴到了项风脚下,他用双臂紧紧盘着项风的小腿,喉咙里不断的嚎叫着。
    嚎叫声里,带有浓浓的哀求之意。
    “哥,他想让我们带走他?”上官浩轻咦道。
    项风低头看着陈一发,神色微微有些犹豫。
    在项风心里,最讨厌的就是陈一发这种恃强凌弱的混混,他和陈一发并没什么瓜葛,尽管陈一发的样子很惨,可项风也不是圣母心爆表的人,他总不能因为一面之缘,就养这个陌生人一辈子吧?
    陈一发并没有让项风离开的意思,依旧死死的抱着项风的腿,他的声音既凄惨又尖利。
    项风低头望着陈一发,轻声说道:“我只能将你送到你家里。”
    陈一发一脸惊喜的点头,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渴望。
    这一下,项风不禁心生疑惑了。
    察言观色,项风终于看出了一丝不妥,陈一发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并不是在哀求他收留。
    也就是说,陈一发并不是心甘情愿跪在这里行乞。
    似乎是为了证明项风的猜测,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很张扬的笑声:“陈一发,你是不是又皮痒了?谁教你这样纠缠路人的?”
    项风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三个膀大腰圆的大汉大刺刺的走了过来,为首的大汉大概三十多岁,手臂纹着一个非常怪异的图腾纹身,他一把扯住了陈一发的头发,直接将陈一发丢到了路边。
    陈一发似乎非常畏惧他们,他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起来。
    大汉冲着项风咧嘴一笑,说道:“抱歉啊,吓到你们了,你们可以走了。”
    另外两个大汉走到了陈一发身边,没过多久,一个大汉就从陈一发的衣服里搜出了那沓钱。
    这个大汉哈哈大笑道:“哥几个,咱们几天可是发了啊,这小子可以啊,一天能讨这么多钱。”
    另一个大汉使劲拍了陈一发的脑袋一下,笑骂道:“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天赋。”
    陈一发的身体哆嗦了一下,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怎么还不走?”为首的大汉扫了项风和上官浩一眼,冷哼道。
    现在就连上官浩都明白怎么回事了,他指着那个大汉,义正言辞的喊道:“我明白了,你们是故意将这个人弄残的,就是为了让他给你们讨钱!对不对!我在新闻里看到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