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杆子帮

    “滚!”为首大汉冲着上官浩怒吼了一句,他脸上的横肉颤抖着,说不出的狰狞。
    上官浩毕竟是个孩子,面对穷凶极恶的大汉,他不禁被吓了一个哆嗦。
    上官浩后退了半步,感觉在项风面前露了怯,不由壮着胆子喊道:“我就不滚,你能拿我怎么样?”
    为首大汉怒视着上官浩,狞笑道:“你信不信我让你变得和他一样?”
    他指了指蜷缩在路边的陈一发,表情狰狞可怖。
    上官浩又打了一个哆嗦,眼前这些人的狠辣,远远超出了上官浩的想象。
    项风望着瑟瑟发抖的陈一发,心里轻叹了一口气。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陈一发从踏上这条不归路开始,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
    不过既然遇到了,项风就没打算置之不理。
    而且,项风感觉陈一发的遭遇,很可能和史家六兄弟有关。
    陈一发根本不知道史家六兄弟的狠辣名声,只以为自己手里有人,就忽视了面临的危机。
    项风扫了为首大汉一眼,冷声说道:“他的伤,是你弄得?”
    “是又怎样?”为首大汉昂着头,一脸阴狠的瞪着项风。
    项风的眼神里闪出了一丝寒芒,他一个箭步冲到为首大汉身前,低喝道:“是的话,我也让你感受一下!”
    眨眼功夫,项风已经到了大汉身前,他猛地一抬手,一把掐住了大汉的喉咙,随即项风右脚横扫在了大汉的小腿上,只听咔嚓一声,大汉的右小腿应声而折。
    紧接着,项风左手抓住了大汉的手腕,他运起暗劲,直接掐碎了大汉的手腕。
    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大汉的有手有脚全都断了。
    “啊!!!”钻心的痛楚,疼的大汉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其余两个大汉都呆住了。
    他们站在陈一发左右,傻呆呆的望着在地上打滚的大汉,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惧意。
    特别是当他们看到项风直接掐断大汉的手腕后,内心的反抗之心就彻底消散了。
    项风冷着脸站在原地,看着大汉在地上不住的哀嚎翻滚,轻声说道:“这种感觉好吗?”
    说话间,项风的右脚已经踩住了大汉的左脚脚腕。
    意识到项风的目的,大汉强忍住剧痛,大声喊道:“饶命啊,陈一发的伤,不是我们干的啊。”
    大汉的额头簌簌的流下冷汗,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项风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说道:“不是你,那是谁?”
    大汉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昏厥过去,喘着粗气咬牙说道:“是魏子安干的!”
    “魏子安?”听到这个名字,项风的脸色微微一变。
    项风问道:“你说的这个魏子安,是不是那个被关在黑石监狱的魏子安?”
    大汉点了点头,说道:“是。”
    项风沉声说道:“也对,按照时间来算,他的确也该刑满释放了。”
    这个魏子安,曾经是东北地区最大的黑社会头目,论他的影响力和地位,不比袁天龙逊色多少。
    大汉继续说道:“这个人是魏子安交给我们的,让我们好好看管。”
    “你们是杆子帮的人吧?”项风打量着大汉,问道。
    大汉的神色流露出一丝犹豫,就听项风又说道:“你最好给我说实话,否则的话,我让你生不如死!”
    “是。”大汉眼神闪烁的点了点头。
    杆子帮,就是武侠小说里丐帮的原型,这个帮派和民国时期的洪门,青帮不同,这是一个非常松散的帮会组织,又称为叫花子帮,他们并不像是小说里那般侠胆义胆,而是一个被无数势力唾弃的帮派组织,在民国时期,几乎到了人见人打的地步。
    归根结底,就是他们行乞的方式遭人唾弃,杆子帮行乞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文乞,一种是武乞,一直到了民国时期,文乞几乎绝迹了,而武乞又出现了一个流派,最让人熟知的,就是碰瓷。
    除了碰瓷以外,还有一种更让人厌恶却鲜有人知的方式,那就是陈一发这种情况。
    在杆子帮当中,这叫做放牧乞。
    杆子帮的成员购买一些天生残疾的人,或者是诱拐一些孤儿,将他们弄成残疾,然后将这些人赶到闹市,就像是放羊一样,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牟取暴利。
    民国时期,杆子帮的帮主被民国第一杀手之王的王亚樵挑断手筋脚筋后,人数达到数十万的杆子帮分崩离析,变成了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每支势力各自为营,像是老鼠一般苟且在各个城市的角角落落里。
    项风很久没有见到杆子帮的人了,他望着这个打扮时髦的大汉,直接扯住头发将大汉提了起来。
    “你们手里除了陈一发之外,还有多少羊?”项风又问道。
    大汉颤声说道:“只,只有三个,但那三个人都是天生残疾啊,他们和我们合作,我们保护他们,他们行乞给我们分成。”
    “我不想听假话。”项风沉声说道。
    大汉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我要是骗您,您一刀捅死我就是,我们几个入行五六年,只想赚点小钱,不敢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啊。”
    “是啊,我们对天发誓。”另外一个大汉插嘴说道:“现在查的这么严,稍微一个不注意,那就是无期徒刑啊,我们还不想早早的进去。”
    项风将大汉丢在地上,冷声说道:“我就相信你们一次,要是让我查到你们做过那种事,我就把你们三个削成人棍!”
    大汉摔在地上,再也承受不住剧痛,一翻白眼,昏厥了过去。
    项风缓步走到陈一发面前,将陈一发扶了起来,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此时陈一发的脸上,终于不再恐惧了,他用激动的目光看着项风,哎哎呀呀的说着什么。
    只可惜,项风根本听不懂。
    “尚关,将他扶上车。”项风将陈一发交给上官浩,又转身看向了路边的两个大汉。
    两个大汉各自咽了一口口水,战战兢兢的望着项风。
    项风开口问道:“你们和魏子安什么关系?”
    一个大汉颤声说道:“我们老大,和这个魏子安认识。”
    “这个魏子安现在在什么地方?”项风又问道。
    大汉看了看东南方向,说道:“在,在四方航运的仓库区。”
    “滚吧。”项风了解完这些,挥手骂道。
    两个大汉如释重负的一躬身,赶忙将地上的大汉抬起来,狼狈逃窜。
    “站住!”这时,项风又喊了一声。
    两个大汉的身子一僵,全都停在了原地。
    “大哥,还有什么吩咐?”一个大汉壮着胆子问道。
    “钱。”项风指了指大汉的口袋。
    大汉这才恍然大悟,赶忙将口袋里的六千多块钱取出来,胆战心惊的送到了项风的手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