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魏子安的野心

    魏子安冷笑道:“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可以和你保证,最多三年,广陵市就有我的一席之地。”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项风装作不认识魏子安,轻笑道。
    魏子安说道:“以前,广陵市是袁天龙的天下,可现在,袁天龙的势力已经大不如以前,现在他连几个同乡会都收拾不了,说明他的时代已经到头了。”
    “广陵市藏龙卧虎,就算袁天龙倒了,恐怕也轮不到你。”项风讥笑道。
    魏子安哈哈一笑,说道:“事在人为,你不去做,怎么知道不行呢?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男人,就应该倒在追逐梦想的路上!”
    听着魏子安大谈梦想,项风不禁微微有些动容。
    不管是黑道还是商界,拥有魏子安这种思维的人,都不是池中之物。
    如果换做旁人,听到魏子安这番激昂的言辞,恐怕真有可能选择归顺。
    只可惜,项风对黑道称霸的事丝毫不感兴趣。
    “怎么样?考虑一下?”魏子安凝视着项风,问道。
    项风呵呵笑道:“你跟我说这些,是对牛弹琴,我对黑道的事,不感兴趣。”
    项风轻轻抬起军刺,说道:“别在说废话了,来吧。”
    魏子安的眼神里射出了一股冷厉的寒芒,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魏子安突然说道:“你走吧。”
    “什么?”项风有些惊诧的看着魏子安,以魏子安的实力,如果真拼起命来,项风就算胜了,恐怕也是惨胜。
    他没想到,魏子安竟然选择了放弃。
    魏子安看着项风,说道:“你不用觉得奇怪,第一,我没有把握赢你,第二,你不是我未来的对头,所以,我没必要以身犯险。”
    魏子安虽然放弃了,可项风却实在开心不起来,他心里很清楚,魏子安的到来,肯定会对广陵市的局面产生很大的影响。
    “你这个叛徒!”郑家鑫倚在墙边,指着魏子安破口大骂道:“收了我的钱,竟然临阵脱逃!”
    魏子安回头扫了郑家鑫一眼,冷笑道:“我收你的钱不假,可我不是卖身给你了,我不会和那六个傻帽一样,为了钱去挑战不应该挑战的人。”
    “叛徒!叛徒!”郑家鑫一口一个叛徒,说的斩钉截铁。
    魏子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了,他转身对项风问道:“你今天过来,目标就是他?”
    项风点了点头。
    魏子安脸上荡漾着灿烂的微笑,说道:“那好,从现在开始,你的任务就结束了。”
    听到魏子安这句话,项风心头突然升出了一丝不妙的念头。
    几乎在同时,魏子安的右腿突然扫了出来。
    只听嘭的一声,魏子安直接踢断了郑家鑫的脖子。
    看着失去了生机的郑家鑫,项风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他这次过来,并没有打算杀掉郑家鑫,如果他想杀,刚才已经将郑家鑫干掉了。
    郑家鑫和这些混混不同,他在广陵市的名气很大,再加上他建立四方海航集团,背后更是聚集了一批禾王集团的原股东。
    郑家鑫如果死了,恐怕所有的人都会将矛头直指程家。
    魏子安杀死了郑家鑫,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他抽了一点餐巾纸,擦了擦鞋尖的血渍,冷笑道:“你可以走了。”
    项风看着这个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的男子,沉声说道:“你就不怕我出去报警?”
    魏子安呵呵笑道:“想去尽管去,我既然敢杀他,自然就有脱身的办法。”
    项风打量着魏子安,咬牙说道:“广陵的水,不是你想趟就能趟的,你好自为之吧。”
    此时,项风的右臂早就已经抬不起来了,他眼神几度变幻,最终还是决定暂时离开。
    他有种预感,他和魏子安之间,早晚会有一场血战。
    看着项风转身离开,魏子安的眼角慢慢眯了起来。
    他舔了舔嘴唇,目光落到了那群瑟瑟发抖的舞女身上。
    那些舞女哪里见过这种血腥的场面,她们蜷缩在角落里,眼神惊恐的望着魏子安。
    魏子安双眼闪出了一抹疯狂的神色,他缓步走到那些舞女身边,随手抓起了一瓶红酒。
    很快,包间里传来一阵女人的惨叫声。
    项风走出这栋小楼,快步返回了一号仓库。
    此时的仓库区依旧一片死寂,还没人发现仓库的这些尸体。
    等到项风离开了仓库区,他终于听到仓库区传来了一片嘈杂声。
    项风开车回到广陵大学,这一路上,他脑海里都是魏子安的事。
    自从他来到广陵市,就感觉好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而且不时的,还会有些势力卷入这个旋涡。
    “哇塞,班长大人,原来你是高富帅啊。”项风的车刚开到广陵大学门口,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孩的赞叹声。
    项风抬头一看,就看到韩静和两名女生正站在校门口。
    项风轻笑了一声,将车停在路边,走到了韩静三女身前。
    韩静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项风,表情夸张的嘻嘻笑道:“好后悔哦,早知道班长是高富帅,我就猛追硬泡了。”
    “噗嗤。”韩静身旁的女生忍不住掩口笑出声来,她瞄了韩静一眼,小声说道:“还猛追硬泡,你怎么硬啊?”
    “你想法太污了。”韩静瞪了女生一眼。
    女生反唇相讥道:“是你的想法污才对,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呀。”
    看着韩静和这个女生斗嘴,项风的心情不禁好了许多,这就是他喜欢大学的原因,那种无忧无虑的气氛,真的可以净化一个人的心灵。
    “班长,你衣服上怎么会有血迹啊,你干嘛去了?”眼尖的韩静,很快看到了项风衣服上的血迹。
    项风轻笑道:“一个朋友不小心把手割伤了,我刚才送他去医院,这不,我把他的车都开回来了。”
    心思单纯的韩静,压根就没有怀疑项风的话,她轻声说道:“你朋友不要紧吧?”
    项风笑着摇头,说道:“不要紧,住两天院就能痊愈了。”
    韩静点了点头,有点幽怨的看着项风,哼道:“班长!上次你还说帮我们剪彩的,结果一直到现在了,你都没去我们店里看一眼!我和小雅她们都非常生气!”
    “这个。”项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苦笑道:“我这段时间太忙了,改天我一定过去捧场。”
    “不行,好不容易逮到你,绝对不能让你走了。”韩静说完,伸手就去抓项风的右臂。
    她的手刚碰触到项风的右臂,就看到项风的脸色顿时变了,眉头紧锁,似是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