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龙腾贺俊

    项风只是内敛的笑了笑,他知道,楼若兰为了保养这辆车,花费的代价足够可以购买十几辆同款的新车了。
    项风抚摸着方向盘,眼神深邃忧郁的说道:“花钱保养的不是这辆车子本身,而是一段不忍舍弃的记忆。”
    施玉的芳心微颤,从第一次见到项风开始,施玉就能感觉到项风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想吃什么?”项风很快收起了严肃的笑容,笑问道。
    华巧嘻嘻笑道:“你不怕破费吧?”
    项风哈哈笑道:“想吃什么随便点。”
    华巧想了一会儿,开玩笑道:“我想去江南小筑,你舍得吗?”
    “行。”项风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你说真的啊?”华巧有点吃惊的看着项风。
    项风哈哈笑道:“不就是吃一顿饭吗?出发!”
    江南小筑作为广陵市菜价最昂贵的老字号酒楼,是很多工薪阶层做梦都想来体验一把的地方。
    很快,项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江南小筑,他上一次过来,还是参加广陵会的时候,项风怎么都没想到,他这一次过来,一样见到了熟悉的画面和熟悉的人。
    看到江南小筑门口站的女人,项风的眼神微微有些发愣。
    竟然是,上官嫣然。
    此时上官嫣然站在江南小筑门口,在她左右,还跟着无数的年轻男女,这些年轻男女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骄傲。
    他们的脸面,全都写满了骄傲与优越感。
    只是他们在上官嫣然面前,姿态全都放着很低。
    “是上官嫣然小姐。”施玉稍微有些激动起来。
    望着这位风华绝代的上官嫣然,项风也感觉有些百感交集。
    整整十年啊,当初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成为令人仰视的天之娇女。
    “天啊,她是我这辈子不变的偶像。”严诗雯的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项风忍不住笑道:“拿她当偶像?为什么?”
    严诗雯用看外星人的目光打量着项风,没好气的说道:“这还问为什么呀?她可是上官嫣然啊,统领着上官集团数万名员工呐。”
    上官嫣然的出现,也让那些被挡在门外的富豪们为之疯狂,一直到上官嫣然走进江南小筑,这些人的心境还没有平复下来。
    “项风,今天恐怕我们没法在江南小筑吃了。”施玉轻声说道。
    华巧哭丧着脸说道:“好亏哦,我还没有在江南小筑吃过饭呢,好不容易有人请客。”
    施玉瞪了华巧一眼,吓得华巧吐了吐舌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施玉斥责道:“你还说?知道这里的消费这么高,你们两个还选择这里,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们。”
    华巧和严诗雯赶紧讨饶,严诗雯从后面抱着施玉,撒娇起来:“我们最最伟大的施总,这次算我们错了行吗?你要是放过我们,我就把我祖传的丰胸大法传授给你。”
    施玉俏脸微红,娇羞难当的呵斥道:“胡说什么!”
    严诗雯嘻嘻笑道:“施总,你可是跟我要过好几回了哦。”
    施玉再也受不住严诗雯的调笑了,她反身去挠严诗雯的痒痒,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就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打闹起来。
    一阵阵香风扑鼻,让项风不由多看了几眼,这一眼看过去,那可真是波澜壮阔引人遐想,严诗雯那劲爆的身材,绝对可以碾压娱乐圈大多数靠胸上位的女星。
    两个女人打闹了一会儿,这才发觉项风正直勾勾的看着她们,两人的脸颊微微一红,有些娇.喘的各自坐了回去。
    项风收起欣赏的目光,轻声说道:“你们要是真想吃,也不是没有办法。”
    “你有办法?”三女全都看向了项风。
    项风笑道:“我可以找朋友帮忙。”
    “这行吗?”施玉有些担心的问道:“看这阵势,上官嫣然小姐好像要在这里宴请客人啊,按照规矩,江南小筑是要清场的。”
    “她请客也不过就是用一个包间,江南小筑可有上百个包间啊,再说了,只是吃顿饭而已。”项风语气轻松地说道。
    “项风,你要是真能带我进去吃饭,那我就支持你泡施总。”华巧拍打了一下项风的肩膀,很没义气的说。
    “我也是!”为了口舌之欲,严诗雯也选择了叛变。
    项风嘿嘿一笑,说道:“行,我就等你们这句话呢。”
    紧接着,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兰姐,有没有办法帮我在江南小筑订一个包间,我一会儿要过去。”
    “没问题,我马上让人安排。”楼若兰很干脆的应了一声。
    项风知道,楼若兰肯定有办法安排,因为,江南小筑的幕后老板,也是龙腾集团的老人!
    远伯他们这些年的筹划,已经让龙腾集团的人全都潜伏进了广陵市,就等项风记忆恢复的那一刻,而楼若兰,便是负责和这些人联络沟通。
    说完这句简单的话,项风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包括施玉在内,三个女人全用一种异样的神色望着项风。
    项风诧异道:“怎么了?”
    华巧颤声问道:“这,这就行了?”
    “是啊,吃个饭还要多复杂吗?”项风觉得有点好笑。
    华巧惊呼道:“这怎么可能,你看看被挡在外面的那些人,那个光头看到了没?他可是广陵市的一个大人物,连他都被挡在门外,你为什么打个电话就能进去?”
    严诗雯的神色也充满着警惕,说道:“快坦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对这两个女孩的逼问,项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项风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笑道:“江南小筑的老板贺俊,是我发小的父亲。”
    “贺俊是你发小的父亲?你吹牛吧,他只有一个女儿,还是现在当红的影视明星。”华巧又被项风的话给震撼住了。
    项风撇撇嘴,无奈的说道:“你们到底还想不想在这里吃饭?”
    “想啊,当然想。”严诗雯生怕项风会反悔。
    项风呵呵笑道:“既然想,那就给我乖乖闭上嘴巴,你们要是惹我不高兴了,咱们就只能去吃麻辣烫喽。”
    两个女孩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连连摇头,示意不敢乱说了。
    过了一会儿,项风开车来到了江南小筑后门,项风的车刚刚停下,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快步迎了过来,这个中年人国字脸,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步伐稳健,给人一种虎虎生威的劲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