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谈判决裂

    程大德推门走进房间,项风笑呵呵的站起身,说道:“二叔,坐吧。”
    程大德瞪了项风一眼,一肚子火气的坐在了项风对面的沙发上,袁天凤坐在程大德旁边,一双画着浓浓眼影的眼眸直视着项风,好似要喷出火来。
    项风冲着倪辉等人摆摆手,呵呵笑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有点事要单独和我二叔二婶谈谈。”
    “好的,风哥,有事你就喊我。”倪辉连忙点头,带人走出了房间。
    此时的房间里,只剩下了项风和程大德夫妇二人。
    袁天凤率先质问道:“项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接跟我们说清楚吧!”
    项风轻声说道:“我的意思很明确,你们放弃程氏投资集团,我保你们一条活路。”
    “呵,你保我们一条活路?项风,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就是轩辕念山请来的一个小保镖,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翻江倒海的龙王爷吗?”袁天凤讥笑道,语气里满是鄙夷之色。
    项风缓缓说道:“呵呵,不是猛龙不过江这个道理,看来你们不懂啊。”
    “就你?还猛龙?”袁天凤的语气始终都是不屑之意。
    一旁的程大德倒是不这么想,他眼神担忧的看着项风,心里暗暗有些吃惊,近一年来,项风发展的速度太快太快了,从轩辕念山到江月,从程可欣到倪辉,项风身边的势力,似乎有越聚越多,越来越大的趋势。
    项风始终一副胜券在握的架势,他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看来二叔二婶没什么诚意和我细谈,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送了。”
    听到项风下了逐客令,袁天凤的表情不由僵住了。
    她本以为项风会和他们讨价还价,谁想到项风直接来了一道逐客令。
    程大德赶忙冲着袁天凤瞪了一眼,他呵呵笑道:“项风,我知道你和江月的关系,按理说,咱们也算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咱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你把条件摆出来吧,想要程氏投资集团多少股份,你尽快开口,只要在我们能够接受的范围内,我绝不会拂你的面子。”
    袁天凤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如此决绝,她使劲拉了拉程大德的衣角,脸上写满了不爽的味道。
    这一次,程大德没有再考虑袁天凤的心情,现在随着袁天龙的倒台,程大德夺取程家的幻想也彻底破灭了,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程氏投资集团。
    面对程大德抛来的橄榄枝,项风笑着摇头,说道:“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唯一的底线,就是你们彻底关闭程氏投资集团,别的省市我管不到,但是在广陵市,我不想见到校园贷这个东西!”
    “项风,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救世主吗?”袁天凤的脾气一下子又迸发了出来,她使劲一拍桌子,站起身指着项风破口大骂:“政府还没管我们呢,你算个什么东西?”
    项风慢慢抬起头,用凌厉的目光看着袁天凤,冷声说道:“袁天凤,我给你面子,喊你一声二婶,不给你面子,你狗屁都不是,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要是再和我胡搅蛮缠,我就让你后悔走进这个门。”
    袁天凤怒火万丈的就要还口,却被程大德给拉到了沙发上。
    程大德低声喝道:“你是不是疯了,你忘记你和阿辰的遭遇了吗?”
    提到死去的袁辰,袁天凤不禁悲从心来,程大德的提醒,也让袁天凤回想起了以前的往事,那一次,她挨了项风一记耳光,而袁辰,则差点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疯狂的男人所为。
    项风看到袁天凤老实了下来,轻声说道:“你们只有半天的考虑时间,最好现在就能考虑出结果,否则,我恐怕也护不了你们!我实话跟你们说吧,程氏投资集团肯定是没了,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保不下来,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程可欣的叔婶,作为程可欣的朋友,我还做不到对你们置之不理。”
    “你一定要毁掉程氏投资集团?”程大德的语气变得低沉了起来。
    项风想都没想的回答:“是,这是一开始的目的,这个局,也是我故意制造的,为的就是今天,我本来想先引发社会舆论,再对市政府施压,对你们进行取缔。可是谁也没想到,你们的人,竟然干了一件自掘坟墓的事,这倒省了我很多事。”
    “大德,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们走!”袁天凤气呼呼的站起身,拉着程大德就走。
    项风看到程大德夫妇不听劝,心里不由暗叹了一口气。
    他本来还念着程大士的那层关系,想要保住程大德夫妇,可是现在来看,恐怕是不需要了。
    与此同时,在广陵市最东侧江边的一处偌大园林建筑里,一群身穿着医疗服的男女在一栋三层小楼里进进出出,不断地忙碌着。
    过了一会儿,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小楼门前,一看到走出来的女人,那些身穿医疗服的男女赶紧停住脚步,齐声喊道:“见过大小姐。”
    上官嫣然秀眉微蹙,问道:“少爷情况怎样?”
    一名年纪稍大的中年医生赶忙回答:“少爷的头部受到了重击,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现在还会伴有一些轻微脑震荡。”
    “查到是什么人做的了吗?”上官嫣然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身体周围的温度,好像是降低到了冰点,让周围的人感到一阵心惊胆战。
    上官嫣然这句话刚说完,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突然小楼旁边的阴暗处走了出来,拱手说道:“已经查明,行凶的人是金禾投资公司的高管,外号毒狼,这个金禾投资公司是程氏投资集团的子公司,法人是程家老二,程大德。”
    “程大德?”上官嫣然的眼眸微微眯起,射出了两道迫人的寒芒。
    她冷哼了一声,又问道:“原因查明了吗?他们是否知道了少爷的身份?”
    “查明了。”黑衣男子的声音不带丝毫情感,说道:“据我们调查的结果显示,前段时间,少爷先后从程氏投资集团的子公司中贷款十万元,之后少爷为了偿还利息,一次又一次的从其他公司贷款,拆东墙补西墙,十万的本金,现在已经涨到了三百多万,为了讨债,毒狼便给了少爷一点教训。”
    上官嫣然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个黑衣人,要是她知道黑衣人不会撒谎,她肯定不会相信如此荒谬的事情。
    堂堂上官家的继承人,会去找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十万?然后还要拆东墙补西墙?最后还因为欠了别人三百多万遭受了攻击。
    自从上官家建立家族以来,恐怕还没有出过这种弟子。
    上官浩这次的机会,可谓是打破了上官家的记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