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对抗

    项风左手揽着施玉,右手一把抓住了一个青年握着匕首的手腕,他直接拎着这个青年的手腕,将这个青年当成了武器,在身前猛地横抡了一下,只听呼啦啦一声,冲在最前面的七八个青年全都被抡飞了出去。
    项风脸色一沉,喝道:“不想死,就全都给我滚蛋!”
    那些青年狼狈的摔倒在石阶上,坚硬的大理石台阶,将他们的膝盖手臂磕碰的鲜血淋漓,这些青年哪里吃过这种苦,一个个坐在地上,大声哀嚎起来。
    就当后面的青年要扑上来的时候,他们就看到十多辆五菱宏光飞快的开了进来。
    这些五菱宏光还没停稳,车门已经被拉开了,一个个身强力壮的黑衣青年从车里鱼贯而出,杀气腾腾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项风本以为这些人是金链男的援军,待到他看到步凌烟下车时,他的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微笑。
    这次可真是太巧了。
    袁天龙被捕后,步凌烟的保安公司接手了广陵市近乎三成的场子,这段时间,步凌烟一直都在为了这些新接手的场子忙碌。
    “风哥。”步凌烟见到项风,赶忙快行了几步,跑到了项风身边。
    项风轻笑道:“你怎么来了?”
    步凌烟笑了笑,说道:“有人到我们公司借人,说要对付一个人,我看了他们提供的照片,才知道是对付风哥,这才赶紧带人赶了过来。”
    “你有心了。”项风点了点头,说道:“那这里就交给你们吧,注意,不要闹出人命。”
    “是!”步凌烟赶忙应声,现在在步凌烟的心里,项风已经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了。
    别人不知道,可步凌烟知道,袁天龙之所以倒台,全都是项风在背后操控,这才使得袁天龙一步步迈入了无尽的深渊。
    看到周围这些气势十足的黑衣青年,金链男顿时傻眼了,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的青年,大声喊道:“我们是安爷的人!你们动我们一下试试?”
    “安爷?”步凌烟不屑一笑。
    他们连袁天龙都扳倒了,还在乎一个和时代脱节的魏子安?
    虽说这段时间魏子安崛起的很快,可是魏子安毕竟被关了很多年,已经对这个时代不了解了。
    自从魏子安崛起后,广陵市的毒品交易几乎呈现出了井喷式的增长,完全不在乎现在的法律和政策。
    项风一边扶着施玉慢慢走下台阶,一边缓缓说道:“也不用出手太狠,每个人断根手指,以示惩戒吧,至于那些车,送到大修厂。”
    “明白。”步凌烟点了点头,她一挥手,大喝道:“给我砸!”
    一声令下,那些黑衣青年像是一头头饿狼,冲着这些细皮嫩肉的富二代便冲了上去,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根铁管,那三十多辆跑车,顷刻间便被打砸的面目全非。
    项风每走下一个台阶,便有几辆跑车成为废墟。
    等到项风彻底走下台阶上,在场所有的跑车,已经找不到几个囫囵货了。
    紧接着,这些黑衣青年又开始对这些富二代下手了,他们手里的铁管全是空心,只要将那些富二代的手指塞进铁管里一折,便能轻松将手指扭断。
    一时间,周围全都是一片哀嚎之声。
    这些富二代哪里受过这种苦,他们平时里就是拿着家里的钱财挥霍,偶尔赛赛车泡泡妞,本以为搭上了魏子安这条大船就能横行无忌了,可谁能想到,他们刚嚣张了不到两天,就踢到了铁板。
    项风完全无视了这些富二代的哀嚎,他冲着步凌烟招招手,说道:“这么一闹,想打车恐怕也没了,你找个车,先送我回去。”
    “好。”步凌烟点了点头,她用一种羡慕的目光看了看项风怀里的施玉,那丝羡慕的眼神很快消散无踪,尽管步凌烟心里对着项风有一丝感情,可步凌烟也分辨不清,这丝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感激。
    项风帮她报了血海深仇,步凌烟对项风的感情,也变得越发的复杂起来。
    “军子,过来。”步凌烟招呼过一个青年,说道:“送大哥回去。”
    黑衣青年早就听说过项风的大名,他在项风面前明显局促了许多,他看着步凌烟,支支吾吾的说道:“老,老大,用五菱宏光送大哥回去吗?”
    项风轻笑道:“五菱宏光怎么了?在我眼里,它和莱斯莱斯没区别,去开车。”
    “是!”黑衣青年赶紧跳上车,启动了车子。
    车子刚启动,不远处又冲过来了七八辆别克商务车。
    这些别克商务车开过来,正好将这条路彻底堵死了。
    商务车的车门打开,每一辆别克商务车里,都跳下了八九个青年。
    这些青年一下车,便让步凌烟的眼神猛地一缩。
    眼前这些青年的身上,个个都带有煞气,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桀骜之徒。
    项风先将施玉扶上车,然后顺手将车门拉开,他微微眯着眼,看着那些手持砍刀的青年,微笑道:“看来是魏子安到了。”
    “这个魏子安行事太嚣张了,竟然明目张胆的使用砍刀!”步凌烟皱眉说道。
    项风笑道:“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被关十年?”
    项风的话音未落,魏子安从第三辆商务车里走了出来。
    一下车,魏子安的目光便落到了项风身边,他冷哼了一声,说道:“竟然是你,我本来还以为,你不会成为的对手,看来,是我想错了。”
    魏子安的目光随后落到了步凌烟身上,他的眼神里充满着凶光,说道;“现在看来,这位广陵市风头正劲的凌哥,就是你的人了。”
    项风轻笑道:“你这么认为也没错。”
    魏子安的出现,已经让步凌烟的手下停止了攻击。
    看着那些富二代的惨相,再看看那三十多辆近乎报废的跑车,魏子安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他脸色冰冷一片,说道:“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需要吗?”项风笑的很灿烂。
    “他们是我的人!”魏子安的眼神里闪出了一抹疯狂的厉芒。
    感受到魏子安的气势,魏子安那些手下也是个个目光凶狠的瞪着项风。
    魏子安这些手下,全都是在黑石监狱待过的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有或多或少的人命。
    不管是格斗高手还是普通人,杀过人和没杀过人的差距都是非常大的。
    面对这么多亡命之徒,就连身经百战的步凌烟,内心也有些惴惴不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