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对不起

    项风轻声说道:“你仔细听,枪声几乎都是从一侧响起,而且并没有哀嚎声,这就说明这些海盗只是在放空枪,起到恐吓的作用。”
    “是啊,军子,你是关心则乱。”李昌也听出了枪声的问题。
    很快,项风他们头顶上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项风笑了笑,说道:“等着吧,快轮到我们了。”
    一阵漫长的等待后,项风他们的隔离室门口终于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打开这扇门。”
    伴随着隔离室的舱门缓缓开启,那名赌桌上的大汉带着六名蒙面海盗走了进来,这些海盗清一色的ak47,枪口全部瞄准了项风三人。
    大汉看到项风,脸色不由大喜,他指着项风喊道:“就是他们几个,给我带走。”
    六个蒙面海盗立即走过来,用枪顶着项风他们的胸口,将项风三人带了出去。
    项风十分清楚,如果这支海盗和大汉有关系,那么这个大汉就算搜遍整条船,都会将他找出来。
    项风这个身份,在海盗眼里就是绝佳的绑架勒索对象。
    出手阔绰,又是这次航运的大户。
    很快,项风三人被带到了面积最大的赌场。
    赌场里的赌桌早就被搬到了一边,留出了一片上千平方的空地。
    在空地中央,七百多人抱头蹲在那里,脸色吓得煞白。
    一张赌桌上,一个扎着辫子的中年男子,这名中年男子光着膀子,脖子上盘着一条灰褐色的围脖,他的肤色是一种很深的古铜色,长得极其健壮。
    特别是他的双眼,透发出一股令人心寒的凶光,就算是普通人看到,也知道他是一个亡命之徒。
    “头,找到了,就是他。”大汉带着项风他们来到赌场中央,大汉指了指项风,邀功似的说道:“他就是这次航运的最大东家,后面那一船玉石矿就是他的货,而且这小子本身也非常有钱,我亲眼看到他进了赌场的大户室。”
    “哦?”中年男子颇有兴趣的打量着项风,用蹩脚的话说道:“玉石矿,卖往哪里?”
    项风很坦然的笑道:“卖往欧洲。”
    “价格怎样?”中年男子又问道。
    项风笑道:“没有经过深加工以前,每千克大概三百元左右。”
    “每千克三百元?”中年男子脸色狂喜,他又问道:“你们这次运了多少吨?”
    “扣除一些下脚料,纯原矿有三千四百多吨。”项风说道。
    中年男子更加激动起来,他估算了一下价格,喃喃道:“这次真他玛的发了。”
    中年男子的华夏语说的虽然蹩脚,吐字却很清晰。
    自从华夏国的影响力在非洲急速扩大后,华夏语已经成为很多非洲小国的第二语言。
    中年男子看着项风,说道:“我们亨利海盗组织从不贪心,我们虽然抢了你的货,但我们可以将这批货八亿卖还给你,并且负责将你这批货安全运送到任何地方!”
    项风听到中年男子,顿时流露出一丝苦笑,不得不说,现在就连海盗都懂得做细水长流的买卖了。
    项风轻声说道:“这个我需要和总公司商量一下。”
    中年男子冷哼道:“还商量个屁,赔八亿和赔十亿,傻子都能分清楚。”
    项风苦笑道:“我们的收购价,最多不过五个亿,我也不知道总公司会不会答应你。”
    “哼,加上你们三个的脑袋,一颗脑子一个亿,正好八个亿。”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了。
    众人都看得出来,这个中年男子就是海盗头目。
    海盗头目挥挥手,对项风说道:“你现在就和总公司联系,让他们在一个小时内给我答复!我会在船上等上一个小时。”
    海盗头目端起手里的ak47,高声喊道:“剩下的就是你们了,我这位助手,这段时间已经对你们的财力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我这个人做事不贪心,每个人拿出你们财产的八成来买命,我就可以放你们一马,要是让我知道你们有所隐瞒,就别怪子弹不长眼!”
    “乔治,你去收钱。”海盗头目看了看那名大汉。
    这个大汉的华夏话虽好,不过项风看得出,他绝对不是华夏人,尽管外国人看亚洲人都长得一个样,但每个亚洲国家的人都非常有特点,比如日本人普遍佝偻着身子,身材矮小,天天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比如韩国人的嘴巴大多是歪的,脸白脸大小眼睛居多,特点是不喜欢笑,而中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微笑。
    每个亚洲国家都有各自的特点,这个大汉,应该属于越南缅甸一带的人。
    乔治精神抖擞的走到了第一个中年人面前,掏出刷卡机喊道:“你,拿八十万。”
    中年人脸色一变,他哀求道:“我真的没有这么多钱啊。”
    “啪嚓!”乔治从怀里掏出手枪,抵到了中年人的额头上,说道:“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不刷卡,就死。”
    中年人哆嗦了一下,不情不愿的从怀里取出了信用卡,不情不愿的刷了八十万。
    项风他们所蹲的位置,正好在梁芸旁边。
    从项风出现到被勒索,梁芸全都看在眼里,她此时才明白,自己是真的冤枉了项风。
    梁芸小声叹道:“原来你是大海集团的人,你为什么不和我点明身份?”
    项风呵呵笑道:“你也没问我啊,总不能我和你赌了一场,我就要把我的身份信息都告诉你吧?”
    梁芸气道:“可是,可是你的登记册上也没有写明啊!”
    项风笑道:“我们其实算不上大海集团的人。”
    “什么意思?”梁芸有些不解的问道。
    项风呵呵笑道:“说的明白一点,我们是大海集团聘请的雇佣兵,就是为了防止眼前这种情况。”
    梁芸完全相信了项风的话,因为她见识过项风的身手,以项风他们的身手,不是雇佣兵还会是什么?
    这样也解释了项风他们为什么会携带武器。
    项风轻声叹道:“大海集团的尚关董事长其实并不怎么相信你们,所以才聘请我们进行二次保障,却没想到。”
    项风扫了脸色煞白的梁芸一眼,自嘲一笑,说道:“却没想到我们会栽到你的手里。”
    梁芸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突然想起了冷军的话。
    “我不想和你解释太多,很快你就知道!你欠我们一个道歉!”
    梁芸回头看了看蹲在地上的冷军,她轻咬芳唇,颤声说道:“对,对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