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恩重如山

    见到项风不想多说,李昌也就不多问了,他低头看了看那具眼镜男的尸体,说道:“这个人怎么办?”
    项风轻声说道:“要不联系一下梁芸船长,暂时将他的遗体冷冻起来。”
    另一边,冷军已经将搜刮的财物打点清楚,他将这些财物全都塞进一个行李箱,走过来说道:“我看还是先让梁芸联系一下他的家人吧,征求一下人家家人的意见。”
    “军子说的没错。”项风点了点头,他端详着冷军,轻声说道:“不过军子,你搜刮这么多好东西,你是打算独吞吗?”
    李昌也拍了冷军的肩膀一下,骂道:“就是啊,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吃独食了?”
    冷军眉毛一竖,心安理得的说道:“我马上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当然要弄点小金库了,这些年在部队赚的钱,都被战友搜刮的差不多了。”
    “你这小子,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想着结婚了?”李昌哑然失笑。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梁芸的声音:“你要和谁结婚啊。”
    梁芸一出现,冷军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梁芸身上,嘿嘿笑道:“和你啊。”
    “谁要和你结婚啊。”梁芸白了冷军一眼,她慢慢走到了这边,神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梁芸看着那具眼镜男的遗体,轻叹了一口气。
    她刚才在赌场里听得很清楚,知道这个眼镜男是项风杀的,可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个秘密埋藏在肚子里。
    她望着眼镜男的遗体,叹道:“你们就不用联系他的家人了。”
    “为什么?”项风三人都有些好奇的看着梁芸。
    梁芸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叫梁永锋,是个it技术员,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没了,他只有一个妹妹,在也门开了一个饭店,他这一次,就是想去探望一下妹妹。”
    梁芸慢慢蹲下身,将外套脱下来盖在了梁永锋身上,轻声说道:“这件事你们就不要管了,交给我来处理吧。”
    项风轻声说道:“行,那他的遗体就交给你处理了,你把他妹妹的地址告诉我吧,我正好下一站要在也门下船,顺路过去替他探望一下吧。”
    “你要在也门下船?”梁芸一脸吃惊的望着项风。
    项风轻笑道:“嗯,我临时要去也门处理点事,有我这两个兄弟在,足够应付那些海盗了。”
    当着梁芸的面,冷军自然要表现一番,他自信心十足的说道:“媳妇,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保证没有海盗敢来骚扰。”
    梁芸的脸庞不禁一红,气道:“谁是你媳妇啊。”
    冷军言之凿凿的说道:“你啊,你不是说我活着回来就和我约会吗?既然是约会,那当然就是我媳妇啊。”
    当着项风和李昌的面,梁芸又羞又气的跺跺脚,怒道:“你要死啦。”
    看到冷军和梁芸亲亲我我的样子,项风的心里不由一暖。
    很快,梁芸安排人将梁永锋的遗体抬入了冷冻室,又专门给项风三人换了一个高档的卧舱。
    对于这些应得的享受,项风并没有拒绝。
    经过一天的清理,邮轮的血迹终于清扫干净了,要不是船体上还留着斑驳的弹痕,许多人可能会觉得这是一场梦。
    广陵市禾王大厦。
    “江总,咱们在印度洋海域遇到了一艘海盗驱逐舰的袭击。”
    “你说什么?遇到了海盗袭击?”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江月听完梁伯的汇报,俏脸顿时变色。
    她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一艘海盗驱逐舰,根本不是他们船队能够抵挡的。
    江月心慌意乱的问道:“梁伯,你们没事吧?”
    听到江月先问他们的安危而不去问那些价值十多亿的货物,梁伯心里莫名的一暖。
    梁伯赶忙说道:“江总,现在危机已经解决了,那些海盗死了一百多个,已经落荒而逃了。”
    “死了一百多个?”江月以为梁伯在和自己开玩笑。
    她虽然没有出过海,可是她一直照顾程老爷子,听了很多关于海盗的故事。
    江月对海盗的认知,就是停留在疯狂与凶残之上。
    江月颤声问道:“梁伯,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您还是一气和我说完吧,我感觉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
    梁伯连忙说道:“当时海盗直接强行登陆了我们的邮轮,控制了邮轮上所有的乘客,我们得到这个消息后,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将两艘货船也停下来听天由命,这次多亏江总你多加了一道保险啊。”
    “我多加了一道保险?”江月越听越迷糊。
    梁伯说道:“对啊,就是你一直提起的那个叫项风的年轻人,他和其余两个同伴,和海盗在船上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攻下了海盗的驱逐舰,击毙了一百多名海盗,当时打的是血流成河啊。”
    “项风?项风怎么会在船上?”江月内心一颤。
    她根本就不知道项风已经上船了,要是江月知道,肯定不会同意项风上船。
    想到项风三个人和数百名海盗在船上厮杀,江月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一些,颤声问道:“他,他没事吧?”
    “哦,没事,他们三个人都没有受伤,啧啧啧,真是太厉害了,我活了几十年,还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年轻人,江总啊,你可一定要把握机会啊。”梁伯慢悠悠的说道。
    江月的脑海里听到了没事这两个字,江月暗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坐在了椅子上。
    她想要说话,却激动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很清楚项风为什么上船,也清楚项风为了她们程家付出了多大的凶险。
    想着想着,两行热泪从江月的脸颊滑落了下来。
    她真的感觉自己已经无力报答项风了,从认识项风开始,她们就一直受到项风的照顾,却从来没有为项风做些什么。
    “项风,你是老天派来的使者吗?”江月轻声喃喃道。
    见到江月那边没了动静,梁伯也挂断了电话,他知道江月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走出通讯室,梁伯就看到冷军和梁芸有说有笑的坐在餐厅里吃饭,看到这一幕,梁伯不由笑了起来。
    他真心希望自己的孙女能够和冷军走到一起,在这个娘炮齐鸣的时代,能够找到一个硬汉已经很难了。
    更何况还是像项风一样的硬汉。
    在梁伯心里,项风、冷军和李昌那就是战神一样的存在。
    此时,项风坐在卧舱里,他轻轻擦拭着手里的ar步枪,思绪万千的想着那个将军和纳吉的话。
    “希望死亡十字军会为这个将军报仇吧,那么多海盗亲眼看到我杀了这个将军,死亡十字军应该也已经得到消息了。”项风的眼神渐渐浮现出一抹凶芒,他冷笑道:“赶快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我真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死亡十字军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