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俘虏战神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扔雷?”孟昊言怀疑项风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项风轻声说道:“他们人那么多,居然迟迟不冲上来,肯定是有大动作,他们ec军的装备不亚于正规军,每个士兵身上都会携带两颗手雷和一百发子弹。”
    “接下来怎么做?”孟昊言看着项风问道。
    项风轻笑道:“等,等到他们冲上来的时候再说。”
    项风和孟昊言躲在树冠中,静静的注视着不远处。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颗照明弹投向了半空,数十颗手雷再度倾泻而下。
    手雷过后,又是一片死寂。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瞧见项风他们这边没了动静,那些ec士兵终于慢慢压了上来。
    项风按住了蠢蠢欲动的孟昊言,轻声说道:“不着急,先让他们找一会儿。”
    孟昊言低头看着脚下走动的士兵,强行按捺住了内心的冲动。
    那些士兵搜寻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项风他们的踪迹,一个士兵忍不住嘀咕道:“那两个人是不是被炸成肉块了?”
    “也可能跑了吧。”另一个士兵说道。
    这时候,项风就看到身穿白色战斗服的阿尔东尼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
    阿尔东尼腹部的衣襟早已被鲜血染红,他双手持枪一步步走过来,大声喝道:“给我仔细搜!他们绝对没有离开这里。”
    阿尔东尼心里早已是万丈怒火,他亲眼目睹自己最得力的旅团长被孟昊言一剑封喉,那种从心底升腾出来的怒火,让他直欲发狂。
    此时,阿尔东尼距离项风他们所在的树干已经只有六七米的距离。
    孟昊言看了项风一眼,就看到项风的眼神平静如水,项风只是保持着先前的动作,连枪都没有端起来。
    孟昊言现在已经对项风的身手极为了解,他心里很清楚,现在项风没有端枪,那就代表着项风没有把握将这个家伙一枪毙命。
    阿尔东尼周围都有树干,以他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完全有能力躲到树后面。
    很快,阿尔东尼又朝前走了两步,距离项风他们已经不足五米。
    项风微微皱眉,说道:“你能不能让他在原地固定一秒钟?”
    孟昊言目测了一下他和阿尔东尼的距离,摇头说道:“很难,这个家伙对危险的感应力太强了。”
    “如果我固定他一秒钟,你能不能干掉他?”项风又问。
    孟昊言微微一愣神,他反握手里的短刃,咬牙说道:“能!”
    “好!那我来固定他一秒钟。”项风低声说道。
    “你怎么做?”孟昊言满脸都是不相信的目光。
    他虽然见识过项风的枪法,可却没有见识过项风的功夫。
    项风将手里的m21放在树冠上,说道:“准备好了吗?”
    “嗯。”孟昊言半蹲在树梢上,只要项风一声令下,他马上就用俯冲下去。
    “动手!”下一秒,项风右手猛地甩出了一把飞刀。
    飞刀呼啸而过,下方的阿尔东尼立即就感应到了。
    阿尔东尼整个人朝后一跃,堪堪避开了项风的飞刀,而这时候,项风已经纵身跃下,一拳打向了阿尔东尼的脸颊。
    阿尔东尼出枪的速度极快,在项风距离他不足三米的时候,他的双枪已经瞄准了项风的脑袋。
    “嗡!”就在阿尔东尼将子弹打出去的瞬间,项风动用了还不太熟练的瞳术。
    一刹那,周围所有的事物都定格了。
    尽管只有不到短短一秒钟,这已经足够项风动手了。
    “呼!”项风先躲开两颗子弹,随后又一次甩出了一柄飞刀。
    短暂的定格很快结束了,待到阿尔东尼回过神来时,飞刀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前。
    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死局,可阿尔东尼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飞刀,竟然猛地一低头。
    他的额头正好磕在了飞刀的刀身上,将飞刀磕碰到了地上。
    就算如此,他的额头依旧被飞刀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
    这短暂的瞬间,已经给了项风接近的时间,待到阿尔东尼反应过来时,项风已经到了他面前。
    眼疾手快的阿尔东尼再次抬起了手里的双枪,未等他瞄准自己,项风已经飞快的纵到了他身后,猛地一拳打向了阿尔东尼的耳朵。
    这一拳要是打实了,足以让阿尔东尼丧失平衡感。
    “啪!”阿尔东尼一抬肩挡住了项风的抡拳,随即一脚踹向项风的小腹。
    阿尔东尼的目的,就是想逼迫项风后退,以期拉开彼此的距离。
    项风这次没有闪躲,他硬生生挨了阿尔东尼一脚,整个人揉身而上,和阿尔东尼斗在了一起。
    项风根本不敢和阿尔东尼拉开距离,因为周围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将枪口瞄准了他,只要他离开阿尔东尼半米的距离,那些士兵的子弹就会将自己瞬间吞噬掉。
    阿尔东尼越打越是心惊,他已经认出了项风就是先前那个枪法精湛的家伙,只是他没想到,项风的拳脚功夫竟然比枪法更好。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阿尔东尼好几次想要逼退项风,却发现根本无能为力。
    渐渐地,他竟然开始被项风压着打。
    “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战神级别。”阿尔东尼内心哀嚎着,他拼尽了全力,好几次都想脱离出战圈。
    如果他实现知道项风的实力,他绝对不会以身犯险。
    此时项风只是采用短打的技法,时刻不离阿尔东尼左右,这种粘着打的技法虽然无法让项风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却能将阿尔东尼牢牢的牵制在原地。
    周围的士兵不断着瞄准着,却迟迟不敢扣动扳机,因为项风和阿尔东尼交手的速度太快了,一个呼吸间便能交手两三次,两个人几乎身影叠着身影,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躲在树上的孟昊言,心里也在暗暗着急,他知道现在不是出手的时机,项风虽然压制住了阿尔东尼,却无法让阿尔东尼停留在原地一秒。
    就在孟昊言感到有些着急的时候,只见项风一把抓住了阿尔东尼的手腕。
    阿尔东尼一翻手,想要施展关节技挣脱,却没想到项风另一只手也攥住了阿尔东尼的手腕。
    项风双手全都握住阿尔东尼的手腕,上身的防御已经全部丧失,阿尔东尼想都没想的一抬腿,膝盖狠狠的撞在了项风的小腹。
    项风任凭阿尔东尼击打,他死死的攥住阿尔东尼的手腕,大声喝道:“动手。”
    几乎和项风的声音同步,树梢上的孟昊言嗖的一下跳了下来。
    他的速度,比项风还要快上几分,不等那些士兵开枪,他已经飞快的冲到了阿尔东尼面前,他手里的短刃,直接贴住了阿尔东尼的咽喉,大声喝道:“全都给我放下武器。”
    感觉到咽喉处那冰凉刺骨的刀刃,阿尔东尼的全身紧跟着一凉。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眼前这两个人俘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