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反击

    今天晚上,正好碰到吕伟和四个青年留守,吃过了饭,他们正在百无聊赖的打着扑克牌,突然间,他们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什么情况?”吕伟从凳子上窜起来,将手里的扑克牌随手丢下,快步冲向了风云楼的门口。
    他才刚跑到风云楼门口,就看到那扇本就不怎么解释的红木门被人一脚踹开了,数十名手持木棒和油漆的青年疯涌进一楼,抡起木棍就抽向了吕伟。
    吕伟硬生生挨了一棍子,挥拳将那个青年打倒在地,怒吼道:“你们是什么人?敢来我们风云楼闹事,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们打的就是风云楼!”孙建双眼通红的环顾着风云楼奢华的装饰,怒吼道:“给我砸!砸不烂的就给泼漆!我要让项风付出代价!”
    面对六十多个青年,吕伟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是对手,过了没多久,他们便就打的奄奄一息,一个个躺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那些青年在风云楼里肆意打砸,整个风云楼,到处都弥散着一股油漆的味道。
    吕伟躺在地上,发疯似的吼道:“你们最好搞死我,不然我就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孙建一脚踹在吕伟脸上,哈哈笑道:“小子,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贝爷的人,想找我报仇是吧?可以啊,我在市北的名车坊等着你,有本事你就过来。”
    “贝爷?”吕伟并不知道贝爷是什么人,他拼命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后背和右腰又挨了孙建几脚。
    看着一片狼藉的风云楼,孙建忍不住哈哈笑道:“兄弟们,撤!”
    这些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功夫,孙建等人便逃得无影无踪,只留着这个面目全非的风云楼。
    吕伟趴在地上,气的牙齿咬破了嘴唇,他右手颤抖的伸入怀里,拨打了一个电话,咬牙说道:“潘子,给我带人来的风云楼!”
    “吕哥,带多少人?”
    “有多少给我带多少!我今晚要杀人!”吕伟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将手机狠狠拍在了地上。
    吕伟从小习武,身体素质远非常人能及,他从地上爬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另外几个兄弟身边,那几个兄弟,早就被孙建等人打的昏死了过去,有一个兄弟的脑袋也被棍子开了瓢,正在汩汩的流血。
    吕伟强忍着浑身的剧痛,取了一块布条给那人包扎了一下伤口,又拨打了急救电话。
    过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十几辆依维柯直接硬闯过了护栏,气势汹汹的驶入了大街。
    每一辆依维柯车上,都下来了十多个身穿皮夹克的青年,他们冲进了风云楼,一眼就看到了伤痕累累的吕伟。
    最前面那青年几步冲到吕伟身边,他颤声问道:“吕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吕伟咬牙说道:“玛的!别问那么多,今晚我非要宰了那群混蛋!”
    吕伟连续指了三个人,喊道:“你们三个人留下,将这几个兄弟送到医院,其余人跟我走。”
    “吕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青年追在吕伟身后,不断地问道。
    吕伟冷声说道:“市北名车坊!”
    “市北名车坊?”听到这个名字,青年的身体微微一哆嗦,他忍不住说道:“吕哥,那个地方可不能去啊,那是贝爷的地盘。”
    “贝德明?”吕伟扫了青年一眼,冷声说道:“潘子,你知道这个贝爷是谁?”
    潘子连连点头,说道:“吕哥,你对赛车不感兴趣,所以没听说过这个贝爷的名头,这个贝爷的名气虽然不大,可广陵市却是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他,去年的时候,袁辰赛车输了故意赖账,结果过了没两天,袁天龙亲自领着袁辰去和这位贝爷道歉。”
    吕伟咬牙说道:“我不管他让谁登门道歉,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今天我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吕伟打量着一片狼藉的环境,沉声说道:“风哥将这里交给我,我却没有保住这里,我就算死,也要把场子找回来。”
    听到吕伟这么说,潘子也不再劝说,他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咱们就去那个名车坊走上一遭。”
    “走!出发。”吕伟一挥手,率先冲出了风云楼。
    很快,十几辆依维柯一字排开,车速极快的赶往了市北区。
    越靠近市北区,吕伟内心的火气越发的旺盛,他自从追随步凌烟以来,还没有吃过这么大亏!
    将风云楼毁掉,那就等于是在向他们宣战,吕伟现在唯一想的,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些人毁掉了风云楼,他就要去毁掉名车坊!
    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吕伟他们终于赶到了市北区名车坊。
    这个名车坊位于市北区的郊外,占地越有五十亩,建造风格看上去科技感十足,整个名车坊从外形看,就像是一辆法拉利跑车趴在地上,通体都是由玻璃建造而成,入口便在法拉利跑车的轮胎位置。
    吕伟他们将车停在法拉利建筑前,一百多号人纷纷从车里走了出来。
    吕伟手拎一把开山刀,怒道:“给我开车撞开一条入口。”
    “是!”一个青年立即跳上一辆依维柯,猛地将油门踩到了底。
    刹那间,那辆依维柯就像是一支离弦之箭,直接将一堵钢化玻璃撞得粉碎。
    “进去给我砸!”吕伟双眼通红的吼道。
    一些负责看守名车坊的工作人员听到动静,纷纷跑了过来,他们一边跑过来,一边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他们还没等见到吕伟,便被几个青年撂倒在了地上。
    吕伟一马当先的冲进名车坊,他见到跑车便砸,手里的开山刀,在那些跑车上劈开了一道道口子。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名车坊里面的车已经被砸的差不多了。
    整个名车坊里,到处都是碎裂的玻璃残渣,吕伟走到一个摄像头面前,手持开山刀指着那个摄像头,怒吼道:“今天我只是收点利息!你们最好别让我遇到,不然我就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吕伟说完,猛地抡起开山刀,直接插入了身边那辆跑车的车前盖上,锋利的刀刃刺穿了车前盖,将里面的线路割断了七八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