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真十假的买卖(第二更)

    听完薛天空的话,周围不少客人全都面露兴奋之色,在玉石界,打擂切磋是常有的事,玉石大师的约斗,危险性不亚于是武者的擂台较量,因为玉石大师的胜负都会非常惨烈,轻则名誉扫地,重则血本无归!
    这就是玉石产业聘请玉石大师坐镇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有能人故意捣乱。
    薛文哲看着面露难色的江月,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怎么了?你刚才的威风呢?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就去请高人啊,你要是请不来高人,我们可就走不了了!”
    江月一脸恼怒的望着为老不尊的薛天空,她实在没想到薛天空的脸皮竟然这么厚。
    既然薛天空敢摆下擂台,心里就有必胜的信心,毕竟每一位玉石大师都是极为爱惜羽毛的人,再加上薛天空在禾王宝阁经营了这么多年,早就和玉石界那些大师们非常熟悉,江月就算真去高薪聘请,恐怕也没有人来挑战薛天空。
    在玉石界里面,薛天空的名气还是非常大的。
    看着江月为难的神色,薛天空冷哼了一声,很不屑的说道:“哼!真是幼稚可笑,你这丫头根本就不懂玉石界的传统,今天你可以行使股份的权力将我驱离,不过我话说在这里,我走的那一天,就是禾王宝阁倒的那一天!没了我坐镇,这里会被那些玉石高手淹没。”
    正当薛天空洋洋洒洒的大放厥词时,一旁的项风忍不住笑道:“老头,你这一个高帽子加一个高帽子,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玉石有难度吗?我小学就会辨别翡翠玉石了。”
    “哼!”薛天空冷哼了一声,看着项风说道:“年轻人,别光动嘴皮子,有本事就过来比比看。”
    “行啊。”项风呵呵一笑,走到了薛天空身前,笑道:“说吧,你想怎么比。”
    薛天空冷哼道:“我也不想欺负你,咱们现在就上街鉴宝,看看谁收集的古董多!记住了,至少要是一百年以上的古董!”
    “外面的店面里?”项风有些好奇的问道。
    外面的店面很少有什么真正的古董,大多都是现代手艺仿品而已,想在那些店面找古董,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怎么?你怕了?”薛天空冷笑道:“这样好了,我和你一起,先让你选,怎么样?”
    项风内心嗤笑了一声,他真的很佩服薛天空的胆量,以他的透视能力,他能把所有店面的古董全都翻出来。
    不过这也进一步说明了薛天空对自己的鉴宝水平十分自信。
    项风给了江月一个安慰的眼神,笑道:“薛大师,现在请吧?”
    听到项风阴阳怪气的声音,薛天空脸上有多了几分怒容,他实在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程度,他本想写个报告和势头正盛的程家要点费用,却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在无数客人的簇拥下,项风和薛天空一起走出了禾王宝阁,能够见到薛天空和人打擂,这可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
    很快,项风和薛天空已经步入了第一个店铺,这片玉石园区的玉石商贩很少能够见到薛天空的真容,这个店长一看到薛天空,立即面露惊喜之色的迎了过来,连声说道:“薛大师,您,您有事直接说话就行了,干嘛还亲自跑一趟啊。”
    薛天空很不耐烦的瞪了这个店长一眼,说道:“把你店里所有的古董玉器都取出来,让这个小子见识一下。”
    店长心里虽然有些不解,却还是将自己很多得意的玉器全都取出来摆在了柜台上。
    待到店长将这些玉器摆放完毕,薛天空冷笑了一声,对项风说道:“你先请吧。”
    项风轻笑了一声,瞬间开启了瞳术的透视,顿时间,柜台上所有的玉器都被项风一览无余,除了一对玉扳指里面有些元气外,其余的玉器,几乎全部都是现代手工艺品。
    项风也不想影响了人家的生意,他故意摆出了一副很专业的姿势,一一将柜台上的每一件玉器都看了一遍,最后将这对玉扳指拿起来,说道:“我就要这一对吧。”
    见到项风只选取了一对玉扳指,薛天空心里冷笑了一声,他很清楚这个店长的实力,这个店长手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要不然,他的店面也不会开到核心区域。
    在薛天空看来,这个店长至少也有三四件能拿得出手的古董玉器。
    薛天空扫了项风一眼,说道:“你确定不再检查一遍了?”
    项风轻笑摇头,说道:“不需要了。”
    “哼,那输了可别怪我。”薛天空动作很迅速的开始查看起那些玉器的真伪,每一个玉器,他都看的极为仔细,就连有些玉瓶的瓶肚里,他都用鉴宝专用小手电仔细的检查一遍。
    薛天空每放下一个玉器,心里就微微有些发凉。
    到了最后,薛天空面前只剩下了两件玉器,如果这两件玉器也不是真品,那他第一抡可就输定了。
    “又是假的!”薛天空感觉肚子里蹿出了一股火气,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店铺里竟然只有一对玉扳指是真品,这未免有些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待到薛天空发现最后一个玉器依旧是赝品后,气的直接抱起那个玉瓶,狠狠摔在了地上。
    一时间,玉片纷飞。
    那个店长完全被薛天空的举动吓坏了,他颤声问道:“薛大师,您这是怎么了?”
    薛天空一脸怒容的瞪着这个店长,咬牙切齿的说道:“奸商!”
    店长被薛天空骂的有些模棱两可,他苦笑道:“薛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您可把我给说糊涂了。”
    薛天空也知道玉石市场的规定,在玉石市场,并没有真假的区别,更不能破坏了同行的生意,因为玉器行业,一向都是一真十假的买卖。
    薛天空凑到了这个店长面前,咬牙说道:“我让你将好东西拿出来,为什么全都是仿品?”
    “仿品?”店长的表情比哭还难看,他支支吾吾的说道:“薛大师,你可别跟老弟开玩笑啊,这里有很多玉器都是我高价收购的啊,有些还是从明器呢。”
    “明器个屁,除了那对扳指能看以外,其他的全部都是赝品!”薛天空狠狠抛给了这个店长一句话,气冲冲的走出了店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